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七十二章 猜疑

第一百七十二章 猜疑

    什么!吃饭?雅典娜和……king?

    “……没有leona吗?”

    “似乎你更在意那个雇佣兵姐啊!”阿葵揶揄一笑,竟伸手捏住我鼻子,“想不到你移情别恋得很快嘛!”

    “……呜……不是,我的意思是……”徒劳挣扎着,我想解释,却又决定放弃——这终是我自己的经,阿葵没法替我念的。 .COM

    可是,为什么leona没来?雅典娜她会替我暂时解决……她是怎么做的?偏袒了谁?还是倾向于谁?哦不,雅典娜的口气应该是希望我能够有自己的选择……姑且称为选择吧,那么她应该处理得比较公平的……那么,leona究竟怎么了?

    另外,king……有些时间没和她相见了,而且,考虑到她可能获得的信息,她多半会认为我对不起她……最近,我和leona的交集的确太多了。我该怎么和她解释?直?且不问她会不会相信我的实话,单问一个女人会不会容忍另一个女人,一个漂亮女人闯入自己的二人世界吧!起码,我对那没见过几面的坂崎良的莫须有的敌意就很明问题。

    ——问题,为什么我总是有这些麻烦的问题啊!

    “别一副怨妇的模样,一会儿她们来了你自己表现得精神些,我不想被她们误会我虐待你。”阿葵放开我鼻子,喂来最后一口粥,起身居高临下,“另外……作为师父,我还是特意提醒你吧……这话出口之后,我没过,你没听过,如何?”

    “……嗯。”见她如此郑重,我头,因为那可怜的好奇心,以及她从不无的放失的记录。

    “留意麻宫姐,虽然她几乎肯定是真心为你好。”阿葵轻飘飘完,便离开了病房。

    雅典娜?我勉力扬头看阿葵的背影,却终于失败。

    为什么要留意她?还有,“几乎肯定”?这是什么意思?阿葵的话很多时候算得上是春秋笔法,而这句,绝对值得琢磨。

    ……想想,从我一开始到kof的世界,雅典娜除了第一时间赏了我一颗精神力球,从此便对我格外的好。就人与人的关系来,如此的付出很不对劲儿,她又不可能和我有什么血缘关系,除非……她认为我奇货可居?

    我,值那个价么?也许……真有那可能。虽然自我感觉不怎么样,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似乎越来越多的势力或者门派对我产生了兴趣。或者,仿佛king对我的评价,不定,所有的势力都认为我的天赋值得他们追逐……当然,除了阿葵的哥哥。事实上,他们也真的追逐了——如果把所有事情都从坏的角度考虑……雅典娜为了我将来报答她,king是为了和她相濡以沫的丈夫是世界第一,藤堂家为了让我替其重振日渐衰落的声威,八杰集和三神器都打算给把我当成一个变数塞进对方阵营的中,吉斯把我当成与八杰集拉上关系的一条线,巴西雇佣军把我看成与其他势力的一个可能的纽带……

    什么跟什么啊!真都成那样了,还让不让人活了?

    不过,我却不能完全否认这些猜想。我可以他们不是那么打算的,但我不可能他们完全没有那样的目的,或者那样的目的至少促使他们作出判断的一个因素,哪怕是很的一个因素。

    话回来,阿葵在这个时刻这么提醒我,又是处于什么目的?要从坏处想,她也可以非常邪恶……嗯,就称为邪恶吧。大概,她只是想提醒我;大概,她是希望我多一个心眼;大概,她是想我闻弦歌而知雅意,进而推敲出什么?毕竟,雅典娜是第一个对我好的人,如果连她都不可完全信任,那么,所有人都不得不心对待……包括阿葵本身。

    可关键是,我该怎么做?阿葵所的“几乎肯定”又是想透露什么样的信息?阿葵对雅典娜又有多少了解?难道……她知晓了雅典娜的某些秘密?

    ……浪淘江湖,渐溅波澜浣清浊……什么是清,什么是浊?哪怕是kof的江湖,水也是如此的深啊……

    雅典娜和king来的时候大概是下午5,阿葵事先将我从病床上撬起来,督促我努力走走路,跑跑步什么的,倒也从表面上看来不出什么不健康。

    不过,所谓的吃饭,并非什么阿葵亲自下厨,而是由她带领我们杀进附近勉强能入她阿葵姐法眼的西餐厅——理由还很充分,如果在自家的附属医院里就餐,太过掉价,也不能显露对客人的亲近。

    可是……为什么你要选择西餐厅啊?除了king,谁会喜欢那些东西?

    罢了,远远看到结伴而来的两位,我立马跑了过去:“king,我……”

    “阿冰,对不起。”king打断我的话,一把抱住我。

    等等……“你有什么需要道歉的?”看着她那光洁的脸,我茫然。

    “我太揠苗助长了。”king忽然随意一吻,“你毕竟也是一个人,一个普通的人,我却给你提了不可能的要求。”着,她对一旁的雅典娜赧然一笑,“如果不是麻宫姐,我根本不知道你有多少苦衷。”

    “别问我,我可是暗箱操作,什么都不会的。”雅典娜俏皮一笑,眨眨眼睛,“我先去看看今晚吃什么了!”

    看着雅典娜清爽的微笑,心念似乎一动,困饶着的烦恼烟消云散,至少,暂时褪散了……管他什么别有用心,就像第一次遇见雅典娜时的想法——如果真是欺骗,花那么大的成本来骗我,被骗也值了!

    嗯……但首先,我的怀里是king:“雅典娜对你了什么?”

    “麻宫姐都不,我可不敢。”king顽皮地腻在我怀里,“阿冰……你先把赝品还给我,好吗?”

    “……为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