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七十五章 自有清梦

第一百七十五章 自有清梦

    回家的路上,我和雅典娜手牵手,慢慢地走着。 .COM由于便衣与墨镜,我们倒也没被人认出来,这也幸亏麦卓没把这样的时刻也定义为公共场合。

    “雅典娜,你害怕过吗?”似乎,就我的印象中,雅典娜从来是运筹帷幄加胸有成竹……哦,除了关于拳崇的事情。

    “应该……没有吧!”雅典娜偏头对着我,虽然离开草薙家的餐厅后这墨镜便不方便取下,但即使看不见她的眼睛,我也能从那轻微发烧的脸上察觉出一些慌乱……大概,她仍在为了那个“某人”二字思绪,“谋事于未至,尽力则无憾,何必害怕什么?”

    “是吗?”诚然,雅典娜的是对的,但我忍不住揶揄几句,毕竟在那么多次言辞交锋中我惟有一败涂地的记录,而今天,似乎很有可能改写历史,“我怎么听着有些欲盖弥彰的感觉?某人啊……”

    “合冰!”雅典娜不依了,气恼间单手按着我胸襟,一股酥麻从此弥散开去,我竟使不上力气!

    “怎么,不过就动手?”我笑得放肆,因为雅典娜绝对不会伤我,因为她此刻的神色另有无限风韵。

    “手是要动的,因为你气着我了。但那不代表我不过你,”雅典娜咬牙而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哦,颇有些森然,“你得知道,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明知不可得而付出,这便是人类的感性。”

    “那么,为了某人,你又愿意如何作为,如何付出呢?”拳崇,我可是多次替你旁敲侧击了啊……既然视我为一家人,我也就希望一家人能幸福美满,那个不是什么……投桃报李?

    “……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雅典娜放手,憋了许久,却是这么一句,“想发言,先别让我操心你的三角恋。”

    ……三角恋……看着她得意的反击,我只有沉默……我,我容易么我!

    回到别墅时我故意仍牵着雅典娜的手,很自然,很自然地让拳崇看到。可惜,并没出现我预计的什么事情,哪怕一个略有深意的眼神都没——我该泄气于自己的九九徒劳呢,还是该为他们之间的信任而高兴?

    “回来了?那就休息吧,晚饭早儿吃。”拳崇扔下话,便捏着本书上楼了。

    “他的心情……似乎很不错?”

    “嗯,我们约好,晚饭后一起逛街。”雅典娜道出了答案,语气却平凡得无法推敲其中的寓意,“另外,你也该放手了吧?都握出汗了。”

    “这个……哈哈……哈哈……”讪笑下,我自个儿回屋……雅典娜,精明着呢!

    大概是因为虚弱,整个下午我直接躺了过去,拳崇叫我吃饭时见此,免不住关心一二:“听你被草薙葵修理了?”

    “什么?”这……哪儿跟哪儿啊!

    “不然,你怎么一副柔弱样儿?还在草薙葵那里待了一夜,莫非……”

    “别,”眼看他一脸“你不中用”的暧mei,我不由挺拔起一身鸡皮,“和人切磋了一回,完败,在病房昏迷一夜罢了。”

    “哦……看来,草薙葵对你很好,好得不正常。”

    “……拳崇!有力气这些,直接冲雅典娜来真的,别把我的生活主观篡改成!”我终于忍无可忍,虽然大好青年在这个年龄对某些事情兴趣浓厚很正常,但八卦的目标落在自己头上的滋味可不好受。

    “可惜,今晚上似乎还不是总攻的时机。”拳崇倒真研究起来了。

    “你自己研究吧,反正我碰着机会帮你就是了。”闪身出门,不再管他喃喃自语,先下了楼。

    晚餐不及中午丰盛,却是我喜欢的,或者,在这个世界里,我的胃已经打上了雅典娜的烙印。看着那纤纤十指灵活地借着筷子指餐桌,我不禁微笑——漂亮的雅典娜,狡黠的雅典娜,精明的雅典娜,神秘的雅典娜……不管怎样,只要拳崇在,雅典娜几乎必然是贤妻良母的气质,又有青春少女的脾气,换句话,拳崇面前的雅典娜总是最好的一面,同时又是最真实的一面——十几年的相处,金不换啊!

    想着,我又扒了口饭,却瞧见那盘鱼香肉丝即将只剩葱花,忙打断那些贻误“战机”的遐想……

    残羹冷炙是我收拾的,毕竟这是他们难得的一次称得上约会的事情。希望拳崇能努力一些,花前月下,浪漫或者浪费,让自己在雅典娜心中的位置更上一层楼。

    ……只可惜,雅典娜仰慕的那个什么传中的大作曲家……却是那外冷得近乎自闭的家伙……雅典娜啊,你自己又何尝不是处在三角恋中?你为我操心,我难道就不为你操心么?老人家现在一门心思培养包,家里的事情都是你在操心,井井有条的背后你又做了多少?十七岁的年纪里本该享受的,挥霍的,你又有着多少?格斗家,真的就得如此少年老成么?

    又联想到了尤莉,那无忧无虑的女孩有着相仿的年龄,却幸福得太多……

    当最后一个盘子擦拭干净,放回碗柜,眼看着水槽的龙头让双手破开无数水珠,不禁又想起雅典娜经常叫拳崇陪她一起洗碗的情景,那可是我从未有过的“殊荣”。似乎,我释然了——雅典娜聪明,拳崇也不傻,他们从来是相互默默关心着的,一辈子有一个人相知相守,足够羡煞多少人了,我又何必考虑那么多呢?他们之间迟早会有爱情的,也免不了长跑,再长跑,但那又有什么关系?萨特和伏波娃是个很经典的例子。

    渐渐的,我有些倦意,爬上chuang,盖上柔软的被子,惬意地闭上眼,回忆着从遇到雅典娜开始的一一滴……一切自然谈不上尽善尽美,却也差不多让人安心,安心地睡上一个好觉,去迎接那所谓的决战。

    大概,今夜,各人自有清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