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暴走

第一百八十一章 暴走

    难道,这样就进入了大蛇空间?难道,雪的身体便是连通大蛇空间与现实世界的桥梁?难道,所谓祭品的含义便是如此?

    一切的猜测是在一瞬间产生的,而这些猜测在我恢复视觉的时候便几乎全被推翻——这里的确不像现实世界,但也绝对不是什么大蛇空间……确切地,我所见的,仍然是KOF97的主会场,但这会场的一草一木一人一物全是静止的!哦不,是在静止中波纹般地轻微震荡着,而且,这一切都渐渐覆盖着一层由浅而深的诡异的红色!

    这个场景……这个有些熟悉的场景……这应该是Leona与八神庵暴走的时刻!

    嗯?Leona!

    猛然间,我才发觉一直拽紧我手腕的Leona不见了!

    惊慌之下,我四望起来,才惊觉一件事情——赛场上对峙着的三神器与三天王并非静止的,更保持着原本的色彩!不仅如此,那里还有Leona与山崎龙二……嗯,不对,除了这八个人,我能够看见的其他一切竟然逐渐像是虚幻的影象,而Leona他们……是漂浮着的!

    “你们做了什么?”Leona既没在三神器旁边,离三天王也不近,正警惕地打量着周围,仿佛寻找着什么,“合冰……在哪里?”

    “合冰?”谢尔美一愣,“他在附近?那样的话……也许他仍在原本的世界,也许他在这里的某个地方,也许……”

    “也许什么?”见谢尔美欲言又止,Leona脸色一寒。 .COM

    “**毁灭。”谢尔美的沉吟导致了克里斯的抢答,“以普通人的身体,受你的那么丁儿影响,在这样的场效应下,**很可能自动撕裂。”

    “什么!”Leona一下失神。

    “虽然只是推测,但却是最大的可能。”谢尔美有些歉然。

    “不!”Leona猛地埋下头去,双手捂着脸,那凄厉的叫声响彻……也响彻我的心房。

    “Leona……”千鹤与谢尔美不约而同地开口,旋即剑拔弩张地对视起来。

    “无聊。”山崎龙二突然让大家注意到他的存在,“这是什么鬼地方?老子要出去!”

    “……山崎龙二……”三天王同时凝视着他,良久,就在他不耐烦时,七枷社终于长叹一声,“直到此刻,你都不愿意面对责任……既然如此,我就成全……”

    “啊……”一声长嚎打断了七枷社的话——就在所有人注意力转移的短短几十秒,Leona的蓝发已然变得鲜红!

    她……暴走了?

    “死女人……”山崎龙二很讨厌自己的话题被人打断,但他的声音反而引起了Leona的注意——威武军刀!

    “锵!”山崎龙二在Leona那恐怖的速度下简直促不及防,举手格挡的匕首只阻止了这一击便一分为二壮烈了。而疯狂的Leona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时间——涡旋发射器!

    球型的光圈由无数气刃构成,血肉横飞着山崎龙二的胸口,甚至,Leona根本没有出招后的延迟,在气刃尚未消失时又是一记月光锯!

    可是,月光锯只完成了起手势——七枷社已经来到Leona身后,抓住她的手腕,横臂一拉,将她扔向了草薙京。

    “……八噶。”草薙京皱起眉头,似乎想使大蛇薙,但Leona真的临近时又变了主意,只用鹤摘将她挑飞,然后……抓着下落中的Leona的脖子,随手一扔,扔向了我。

    他……真的是随手一扔?似乎在那个瞬间,他的眼光聚在了我的位置,可那也仅仅是一瞬。不过,我已经没有时间去考虑了——Leona几乎砸到我身上;另外,千鹤身旁的八神庵也有了异动。

    藤堂锁,标准的藤堂锁。以我的实力,想制住真正暴走的Leona,似乎也只有这老土的方法。希望……她能早些清醒。

    较远处的八神庵大概正受着疯狂之血的煎熬,所有人都意识到他的不妥。七枷社更是玩味一笑:“看来,八神家族终究伴随着苦楚。过来吧?我们一无所有,却可以消灭你的孤独。”

    “庵……”千鹤很着急,却只能守在他身旁;而草薙京,则一言不发地站在八神庵的另一侧,面沉如水。

    捂着嘴的八神庵终于从那指间滴出血来。从我的角度看不清他的眼睛是否变了血红,但那颤抖的身躯分明昭示了他的精神状态正处于一个临界。

    “又一个发疯的……”山崎龙二的话或许没太大错误,但他又一次在不合适的时刻出声——八神庵突然动了,以所有人追之不及的速度挥出一朵紫色的火焰,刹那间便袭在山崎龙二身上,如莲花般爆炸,一丝火柱耸冲天地——八酒杯!

    山崎龙二成了一个紫人,准确地,他已经无法动弹,全身燃烧着紫焰。而八神庵一击之后,转身就向千鹤举起了利爪般的手。然后……一口血狂喷着便扑在了千鹤怀里……然后……

    “嘶!”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我不得不将所有精力集中在Leona身上——她扭头狠狠一口咬在我肩上!

    “Leona……Leona……娜娜……”难道得叫祖宗她才肯松口?嗯?你是吸血鬼么?还真在吮吸啊!

    所幸的是,Leona竟真的逐渐安静下来……暂且不去思考原因,此刻有个更严重的问题摆在面前——Leona没有再咬我了,却换成了死命的吮吸,虽然那个伤口离血管还有些距离,但就在我一个恍惚间,她竟挣脱了我的压制,转过身来,死死地抱着我,仿佛……就我们之间的姿势,仿佛一个……猴急的女色狼……

    我很想儿什么,却不知该怎么,而且,就在这个当口,四周的一切又一次发生了变化——那红色的影象,那KOF97会场的背景,那细微震荡着的波纹……那振幅突然急剧地狂烈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