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大蛇乱入

第一百八十三章 大蛇乱入

    “你是……”不可能,在这个空间里怎么可能会出现……一个身着古代汉服的人!

    “你的分析能力不是很强吗?”这人羽扇纶巾,淡定的笑容在我眼里颇为莫测,“怎么不猜猜我这呼之欲出的身份?”

    看上去他没有敌意,但是……在这个时间这个地能够出现的人物……结合到他平淡而震撼的出场方式以及我零零碎碎得知的过往,加上这年轻面容上的白发——“大……蛇?”

    “这名字虽然不雅,但我没打算和多少人交流,你知道我是谁也就行了。 .COM”眼前的人承认了我的猜测,走到Leona身边抚mo她的脸,“这孩子,可怜了……”

    那慈祥的表情不是装的,但显现在那英俊的脸上就很是不伦不类了,我忍不住打破他的心情流露:“解释一下吧,为什么他们看不见你?”着,我指指一百来米外的战场。

    克里斯的屠镜之炎正碰上草薙京的独乐屠,双方都受了儿伤,但仍没有脱离试探的范围;带电的谢尔美如箭石般在神乐千鹤身旁噼里啪啦地穿梭着,但对手正好是虚虚实实的高手,一时间都奈何不了彼此;七枷社和八神庵则打得飞火流星,一拳一脚的碰撞带来的听觉效果绝对比得上音乐棚里的电子鼓,那岩浆与蓝炎的交织更是斑斓。

    “现在的我不过是灵魂的状态,能够看见我的只有你一个人,至于为什么,”尽显温文尔雅的大蛇把Leona抱在怀里,如同呵护女儿,根本不抬头看我,“你去问高尼茨好了,他在你的头脑里留下了印记,而你本身也流着合适的血液。”

    “问他?他不是烟消云散了吗?”我仅仅疑惑了一瞬,紧接着便意识到他话里的东西,“难道你……”

    “读取别人的心思是我的能力,但并不代表我喜欢那样做。”大蛇终于认真打量我,那如电的目光很使我不自在,“我获取的不过是高尼茨留下的,当然,我也知道了你的身份。”

    那还不是一样,可怜我最后的底牌啊……“那你想……”突然,Leona的身体似乎和大蛇相融!“你在做什么?”

    “我过,现在的我是灵魂的状态,”大蛇微微一笑,“本来想好好抱抱这孩子,可惜终究还没有身体。”

    “你……没有打算把她当触媒体吧?”我忐忑地问,要真是那样,到时候我能够出手么?

    “嗯……这个建议不错,我还没有试过女性的身体,不知道感觉是什么样的。”大蛇若有所思的样子让我欲哭无泪,“不过,我还是不改变你记忆的中的历史为妙。”

    他的话让我放下担心,却又提起好奇心:“历史?莫非你会那游戏的编排?”

    “那些东西,与我何干?”大蛇终于放弃怀抱Leona的打算,站起来,简直是个俊秀儒将的模样,“不过,选择克里斯为触媒体是最好的办法——他的脾气太暴躁,等我现身时要是他还在场,不定会弄出什么乱子来。”

    暴躁……这个倒是很有服力……

    “而且,我已经有1800年没有出手了,不找他们三个中最弱的,不定会不心弄的玉石俱焚。”

    敢情他还担心“用力过猛”……或者,他对我的所谓“记忆”无动于衷?

    “克里斯最弱?”

    “当然,火焰白了就是氧化反应,是一种不可逆转的行为,我又怎么可能让代言火焰的属下成为四天王之首?”大蛇的话让我开始头晕,“我怎么也是大地万物衍生出来的人格啊!”

    我真的不知道该什么了,面对一个身穿汉代服装,一副青年白发样子的灵魂……我真想撞墙!哪怕是印象中威风凛凛的半裸加白西裤也好啊!

    “不必仿佛见鬼的表情。”大蛇嘻嘻笑着,“我知道你为什么耿耿于怀,呵呵。你猜猜,我这打扮是怎么来的?”

    “我只能……你的样子让我想到了一首词——《念奴娇·赤壁怀古》。”我嘟囔着,灵台一清,“莫非……你是学的周瑜?”

    “没错,在我初有人格的时候正是那时的守封人举族迁徙,他们要出海,自然需要联络江南的孙家,而那时,管事的正好是周瑜,风liu倜傥的人,从外观来,很不错。”似乎对大蛇而言,这是有趣的记忆,“所以我就用了这打扮。不过,事过境迁那么久了,一会儿依附的时候得换时尚一些。”

    “你的意思是三天王一定会败?”听他这么一,我又看向那战场——克里斯的咬四肢之炎掌掌打在草薙京胸口,但在最后一掌出手时遭到了反击——毒咬、醉咏、罚咏!不远处的谢尔美已经停止了华丽的穿梭,时不时地抛着“飞吻”,但除了让神乐千鹤的行走路线偏移外并没有什么实质的效果,反而是对方的神速之祝词让她频频格挡;而一出手就火暴非常的八神庵与七枷社正好相互凝视着,只不过八神庵的手中燃着一团火焰——分明是蓄势待发的八酒杯!而七枷社则身形低伏,如出击前一刹那的猛虎——两人打的都是一击必杀的主意?

    “克里斯不会赢,因为我本不赞成破坏性强烈的东西,他的火焰始终与真正的神器有差距;谢尔美也赢不了,她的身手退步了不少,也许是太习惯于当家庭主妇了;七枷社倒有实力,但他面对的是三神器中最聪明的八神庵。”大蛇逐一分析着,却没有多少担忧,反而像是在评后辈的切磋,“他们活了这么多年,居然连田忌赛马的道理都不能用……恨铁不成钢啊!”

    强忍着再一次的撞墙冲动,我试探着,“这也不能怪他们吧?毕竟这么多年了,不可能一门心思研究排兵布阵。”

    “这么多年?”大蛇喃喃一叹,忽然紧盯着我,“似乎,你的头脑里也有有趣的东西,别慌,我的读心能力没有副作用。”

    得,这话怎么听怎么像在骗红帽……可惜,我连反抗的方法都不知道……

    “原来如此!”没过多久,大蛇清然一叹,“我就这孩子潜力如此非常,原来她爸爸是八杰集,可叹高尼茨成全了他的逃避……也无可厚非,他自己都宁愿放弃轮回了……不过,山崎龙二也够光棍,为了那混得惨兮兮的黑社会生活,宁死不觉醒……嗯,算了……”自言自语间,他突然叫到了我,“合冰,拜托你一件事情。”

    “啊?”他这么一……原本有破罐破摔嫌疑的我不禁有了别样的心思,“你莫非不打算灭我的口?”

    “我代表的是地球万物的意志,当然也包括了人类,又怎么可能赶尽杀绝?”虽然大蛇从出现到现在,始终没有露出过肃杀的神色,但其谈吐间的样子也不简单,“确切地,自打KOF97决赛开始,我就苏醒了,能够发现麻宫那样单纯热爱生命的孩子也算一种收获,你很会选择队友,俗话不是物以类聚吗?如果你的心境不符合条件,现在你早已是死人了,我大蛇可无所谓你是哪个世界来的。”

    看着他的样子,我有些古怪地想——莫非,这就是传中的神的风范?“条件?我可不是什么善人。你还是你要我做什么吧。”

    “你怎么就始终对我这么敌意呢?我只不过叫你带个口信。”大蛇无奈地摇头,“记得告诉麦卓,就我的——情坚意执,又岂在男女之别。”

    “……”我算是彻底佩服了,在这关头他还惦记着下属的感情生活,“如果她她不明白呢?”

    “她是肯定明白的。”大蛇诡异地,“不明白的人是你吧?想知道内幕也可以,但你要是在麦卓面前露了破绽而导致了什么后果就不要怪我了。”

    你这不是钓胃口吗?而且,我也自信和麦卓姐的关系……也对她的私生活颇有八卦的动力……罪过。

    见我头,大蛇的脸色有些戏谑:“你这好奇的程度算得上个毛病了,高尼茨选择你究竟是不是个错误呢?算了,这些事情不需要我追究。合冰,你觉得麦卓美吗?”

    “举世无双。”这个我答得迅速。

    “作为可以轮回的人,本来对世事多少也习惯了沧桑,相貌的精细不过鸡肋般的锦上添花,可为了她会对此颇费心思而换来如此鬼斧神工的结果?”大蛇循循善诱,也似自问自答。

    “我很早就有此疑问。”我顺着道,“我本以为她有意中人,但转念一想,以她的身份,不可能为了一个会老死消灭的人如此付出,而八杰集里我实在找不出有人可以一和她配成一对……莫非,除了八杰集,还有可以轮回的人?”

    “谁八杰集中没有?”大蛇一时间完全没了那神一般的风范,一脸炒作,“在上一次轮回中,有一个人犯了规矩,我一怒之下,给了他儿处罚……也不算处罚,只不过让他品尝品尝不一样的生活。”

    “他是谁?”我实在不知道这一号过往能安排在谁的身上。

    “在这一次轮回中,那个人的名字叫……”大蛇笑得微妙,“Vic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