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八十五章 稀释的血液

第一百八十五章 稀释的血液

    “祸福之间,你又何必忧心那么多?”大蛇叹了口气,“如果没有那姑娘的一滴血,在刚才的空间变化中,你早就尸骨无存了。 .COM”

    “什么意思?”实话,对今天发生的太多事情,我根本不知其所以然。

    “虽然那仅仅是一滴血,却已经成为你身体的基础构成部分。而你体内的那些疯狂之血,虽然很多,但严格起来不过是能量的载体。”大蛇看着远处的战斗,眼神空灵,“简单地,现在就算将所有疯狂之血从你体内抽取,你也不过失血过多,却不会死亡,而那区区一滴的神器血,却早已和你共生——如果不是这样,刚才空间变换时,你的疯狂之血将会暴动,而你的身体将在本质上却和普通人没有区别,会破碎分解;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不会仅仅放任你生存……再给你个命令吧:当你回到地球之后,不要将你身体的真相告诉我的族人,就让他们以为存在那样的一个奔头吧……八杰集的轮回太过孤独,能找到一些事情打发时间和心思……也好。”

    “……好。”想不到,我莫名其妙的就成了一个美丽的谎言……但我不得不答应,因为他的所谓命令,其隐含的意义中又加大了我存活的希望,“可是,为什么刚才我有生命危险?”似乎,我并没有什么不适感。

    “普通的血脉是不可能对这空间变换产生感应的,或者,除了特殊的血脉能够在空间重叠时维护自身系统外,其他的生物不过和空气一样,仅仅是不同化学元素的组合,而那些赛场附近的观众,多半已经成了废墟中的亡灵,你所见的剧烈的振动在地球的空间中是一场灾难,毕竟,德布罗意波长的改变将不可逆地破坏物质结构……所幸,山崎龙二将雪带到了附近,连通空间的两大条件相隔并不远,所造成的破坏还不太大……而你,因为有那一滴神器血,便得以不受空间共鸣的影响。”大蛇轻轻着,眼睛依旧那么波澜不兴,“我不知道现今的自然科学能否完整解释关于这次空间对接的理论,反正我没有能力从物理角度给你彻底解释清楚,不过,这些并不重要。对于你来,好奇的事情不等于必须明白。”

    远处的战斗有了些变化,克里斯已经不再和草薙京对攻,屠镜之炎不仅是一种攻击方式,更是很好的虚招;谢尔美让自己的双手充满了电弧,无论这样的手笔将消耗多少能量,至少一时之间千鹤不敢硬攻;而七枷社与八神庵的身上都有了不少色彩,青肿,或者血痕,他们的对攻很有些大巧不工的味道,一招一式间全是简单,全是迅猛。

    “不用在意他们,当真正的三神器的威力出现之前,一切不过是前戏。”大蛇终于将目光放在我身上,“现在,我们看看身后的睡美人。”

    话间,Leona有了动静,身体凌空而起,平移到我们面前。

    “因为你有神器血,而且是非常稀薄的神器血,所以她的暴走状态被压制了,并且没有对身体造成伤害,但这样的途径不正常,这蓝发中些许的红色便是痕迹。”大蛇让Leona躺在我们腿边,“当然,神器血不会被消化系统轻易破坏,哪怕是一也能维持一段时间,如果你一直守在她身边,时常让她吸儿血,如果你喜欢她这样的发色,让她就这样醒来也不错。不然,你就得想个办法。”

    “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在你这样神一般的存在面前,我能有什么办法?

    “我当然可以解决,但你需要付出代价。”

    “娜娜不是你的族人吗?为什么要我付帐?”似乎,我越来越觉得大蛇很有商业思维。

    “因为我能够建议的办法中,你都得付出代价。”大蛇仿佛一个诱惑犯,“你愿意为这姑娘付出多少?”

    “……你先怎么办吧……”

    “两个选择——我可以将目前在她肠胃中的神器血分解掉,但这样一来,她的暴走问题依然没有解决,所以,你得选择一样她必然随身携带的东西,将你的血液保存于其中,以达到可以随时处理她暴走的情况,而据我所知,这样的东西目前只有两件——她的匕首和狗牌。”大蛇轻轻抚mo着Leona的脸,“如果选择匕首,我将把你的血液淬在整把匕首上,只要她自己发觉有暴走的可能,只要用这匕首在自己身上划一个见血的伤口便能有效预防;如果选择狗牌,我将用你的血液浸染在那丝带上,只要她将狗牌戴在脖子上或者用来扎头发,由于离大脑很近,也能达到预防暴走的效果——好了,既然是使用你的血液,方法就让你来选择好了。”

    我的血液?想不到稀释的草薙血竟有这样的功效……如果是为了Leona,用一些血也不用在意,但她终于是要过普通人的生活的,而无论匕首还是狗牌,似乎都不太适合……“用丝带吧!狗牌可以当作纪念,而匕首终究太过危险,让她在自己身上比划……我不忍心。”

    “好。”大蛇毫不含糊,“我现在就取你的血液了。量不是很多,只会有一危险。”

    你这……你这不是欲盖弥彰吗?什么叫只有一危险?什么叫量不是很多?一种莫名的恐惧涌了出来。

    可惜,我没有反抗的余地。大蛇仅仅一探手,一股吸力便将我送了过去,然后,他那虚幻却很有粘稠感的手便伸进了我心脏,随着他取出手,我的衣服破开了,一道很细的血流很有指挥地从我胸口喷出,径直飞向了大蛇,与此同时,Leona的狗牌也从她的头发林间飞到了大蛇的另一只手边。

    “放心,不会就这样让你死的。”大蛇一边动手一边轻声安慰,“毁灭一个生命必须要有很高级的意义,而你的性命,至少比这么一个物件贵一些。”

    ……有些刺痛,但完全在可承受的范围。但关键是这视觉效果——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心脏失血,我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荣幸此刻的心绪。

    为了Leona么?终于,我不敢再看下去。闭上眼,努力回忆刚才那一吻的甜蜜……兴许,这样可以分散大蛇给我造成的这平稳中的恐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