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原由

第一百八十六章 原由

    等等,好象有些不对。 .COM大蛇是让自己选择,但他的话语中分明引导我忽略第三种选择——就这样放任,由我守在Leona身边,随时准备为她献血。虽然我肯定不会如此选择,但以他承诺的话来看,应该还不清楚我的想法,那么……他这么引诱的目的是什么?

    “你这招应该是掏魂吧?”慢慢地,我睁开眼,努力将目光集中在大蛇的手上,我的血液已经包裹了那狗牌以及丝带,很有沸腾的倾向,却还在可以控制的范围。

    “但我掏的不是你的魂。”大蛇的动作有条不紊,“不然,你不可能如此悠闲。”

    悠闲……我现在像是很悠闲么!不过,话是不能这么的:“你是……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灵魂?”

    “灵魂……这个词语有些笼统。”大蛇沉吟起来,“灵是灵,魂是魂。如果我们真要讨论,得给你普及太多的基础知识,还是算了吧。”

    基础知识……突然间,我发现自己所知道的自然科学体系竟如此苍白。“那你至少告诉我,八杰集是灵,还是魂?”

    “……不好界定。”大蛇想了好一会儿,直到那丝带开始泛红才开口,“虽然结果仅仅是一个字,但其中的理由却不草率。而且,人生不满百,求知欲是好事,但并非事事都能通晓。”

    这是隐瞒?还是,八杰集的存在形态真的比较奇异?我不知道,但我不觉得大蛇有什么地方需要骗我。

    “对了,你希望用多少血液?”大蛇突然问道,“其实,现在的话,这个狗牌已经可以防止暴走了,但由于用的血量不多,当那姑娘有暴走倾向时,除了大脑不受影响,其他身体部位将非常痛苦。”

    “……那你怎么办?”我很无奈,因为眼前这个神级人物似乎在耍推销员的把戏。

    “用更多的血,增大效果。”大蛇早已将羽扇随手扔在一边,看着我的眼神颇是慈眉善目,但在我的感受中却很狡猾,“放心,不会要你性命的。”

    “性命……你又何必拿这名头来玩弄我?如果我就这么死了,娜娜的心情绝对不好受,做这个东西完全是得不偿失。就算你真想要我命,弄个慢性绝症效果会好得多。”

    “哈哈……”大蛇笑了,那英俊的脸让人看起来惬意,“不用激将。我过,毁灭一个生命必然需要更高级的意义。如果你真在意自己的生命,就向我证明,目前还没有比你生命更贵重的东西需要用你的命去换取。”

    ……得,这家伙和雅典娜异曲同工的让人郁闷:“我,你还要把我放血放到什么时候?正常人的血只有6000毫升。”

    “现在才用了不到600毫升,还早。”大蛇的口气绝对把我当一物件了!“如果你觉得无聊,或者害怕眼看自己心脏失血,我们可以谈谈别的。”

    谈别的……好吧,转移注意力……“那么,你授意举办KOF97究竟是为了干什么?我指的是具体的东西。”

    “如果我我要将世界回归于无,你会怎么办?”大蛇看了我一眼,继续对付那狗牌。

    “不怎么办,先弄清楚这个所谓的‘无’到底是什么意思。”麦卓姐过,锐减人类人口是副作用,那么这个无,显然就不是单纯意义上的毁灭了,况且,以大蛇的由来而言,他的行为无论如何也不该比人类自身更具有破坏性。

    “你果然很聪明。但人类的社会很可能会被毁灭,这是很基本的问题。”

    “……为什么?”我不明白,既然大蛇会赞赏雅典娜,会耐心和我话,为什么要如此坚持。

    “……虽然你知道很多对于这个世界来属于未来的事情,但你知道的不过是历史书一般的春秋笔法。”大蛇又沉思了一次,“这个世界的发展虽然和你本知道的世界本质相同,但那不代表历史的背后也是如出一辙。三神器家族拥有如此庞大的财富,这不是凭空而来的,其中的过往,你不知道;就算是我大蛇一族,在人类社会也有非常可观的势力,这些东西也不可能不与他人重叠——权力的颠峰永远只有少数人存在,而三神器与我族都站在了上面,那些本在你记忆中的显贵又何处容身,这些,你想过吗?”大蛇轻轻摇头,“你肯定没有。不然,你也不可能如此问我了。”

    财富?权力?我有些失措,那些东西在我的潜意识中应该离格斗家的圈子有些距离,但事实上,从我存在于这个KOF的世界开始,这两样东西无时无刻不捉弄着我。或者,从千鹤软禁我时的忙碌,从阿葵找我单挑时的气魄中我便已经察觉到她们身上蕴涵的能量,只不过我从未真正意识到她们背后的势力竟处于人类社会的尖位置!

    “你是……”难道,人类便是三神器与大蛇一族的争斗的陪葬品?哦不,不可能,已经拥有权力的他们不应该把毁灭作为手段,“你们两族争夺的,是人类……哦不,地球发展的舵轮?”

    “……你真的很聪明。人类毕竟是地球上的最高智慧群体,要让地球很好的发展,以人类社会为操作载体是理所当然的。”大蛇深深地看着我,当然,手也没有停下,“但那是八杰集与三神器的内容,而当我打算出面时,便意味着在人类社会范围内的操作已经超出了我的耐心。”

    “所以,你决定将人类社会毁灭?”我突然发现,我竟找不到规劝的方法,因为他那侃侃而谈的口吻中饱含着深思熟虑的气息。

    “本来是的,但当我发现麻宫姑娘,发现一些人之后,我似乎又有些打算再给人类社会一儿希望。”

    希望,而不是机会……我看着从容不迫的大蛇,思索着该怎么表达自己观。一时间,从我胸口绵绵而出的血液似乎不再让我心里发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