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八十八章 融合?

第一百八十八章 融合?

    “看样子,你已经放弃了生存的信念?”沉沉的意识中,一个声音响起,哦不,这不是声音,倒像是草薙阳与我对话时的感觉,嗯,也不是,草薙阳的话语仿佛来自一个若有若无的地方,而现在,这个声音却是凭空而生,犹如本就在我脑海里。 .COM

    “你……是谁?”我应该没有能力话,但闪过这个念头时仿佛听到这样一个声音,似乎是我的声音……似乎。

    “在我的空间里,还有谁可以进入别人的思维?”

    大蛇?他……进入了我的思维?“什么意思?”

    “救你。”大蛇的话从我心底传出,淡定,品觉不出什么痕迹。

    “……你究竟在做什么?”这个状态很不好,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心中却有很浓烈的危机感。

    “融合……好吧,换一个你容易理解的词汇——附身。”大蛇似乎有些无奈,“现在的情形,在本质上来,和我附身于八杰集的某一个人身上并没有区别。但是,你的血统并非疯狂之血,所以,本来很轻松的事情多了不少变数。”

    附身?难道他不选择克里斯当触媒体了?“……可以解释一下吗?”难道,当他真正出现在三神器面前时的肉身,会是我?玩笑开大了吧?如果真那样了……我又存在于何处?

    “你的记忆里不是有一个例子吗?我附身在克里斯身上,支配他的**,而他的灵魂则暂时封闭。不过,现在的你却不是这样——八杰集对精神的控制远远强于一般人类,所以能够自主的封闭,你却不行,所以,在我们融合的时候,你仍能感受到**的行为,却丧失了支配权……毕竟,附身这个词语很不专业。”

    不专业……很好,我反正就是一外行,可是:“你做这些和救我有什么关系?”

    “你的身体失血过多,又精神松懈,凭你自己根本活不了了;而我,没有实体,有心救你也不过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虽然拥有强大的能力,却也挑战不了能量守恒定律。唯一地办法便是由我控制你的**,强行改造,挨过这次危机。”

    “改造?你打算怎么操作?”大蛇的话得童叟无欺,但刚刚就给我下过暗桩!

    “我没有蚩尤的血脉的配方,但你的身体的基础和那姑娘的一滴血藕断丝连,所以我只能努力让你身体里的疯狂之血变得更加纯正,最终与你身体中那一滴无所不在的血液达到一种平衡状态。”

    “这……这有用吗?”

    “其实血液的最主要的作用便是给身体输送氧气,而疯狂之血的效率远远超过普通人血液能达到的量级,哪怕你失血过多,但只要身体中保证了一定量的纯粹的疯狂之血,吊命,还是可以的。”

    吊命……“也就是,有后遗症了?”

    “循环系统突然动摇了根基,又不能及时恢复,怎么可能完好如初?就算你真的活下来了,你的身体也会因为这段失血过多的时间而造成很多不可修复的伤害。”

    “难道……我两年来辛辛苦苦的努力会付诸东流?”很茫然的,我似乎流出了泪。

    “就病理来,在这之后还想成为一个格斗家,比登天简单不了多少,但凭你半路出家的资历在两年里达到今天这样的水平,完全可以你已经登了一次天了——我不能断定你是否还有希望,有毅力与智慧的人永远是不可估量的。不过首先,我不保证你能活下去。”

    “你是打算让我精神崩溃吗?”你这不是把我踹在地上再拉起来,然后onceagain么!

    “我是尽量让无知的你明白发生了什么。”一阵沉默之后,大蛇道出这么一句。

    “……那你继续科普吧。”又是一阵沉默,我终于退让。

    “你知道,你的身体早就以那一滴血为基础,这本来和疯狂之血是冲突的,你的幸运在于你的身体能够让两种血液维持一种平衡。而我现在为了救你,将改变你体内疯狂之血的……浓度,这必然打破原来的平衡——如果不能及早让最纯粹的疯狂之血和你的那一滴血达到新的平衡,你还是难逃一死。”

    “那么……你觉得我有多少希望?”

    “希望,而不是机会,看来你已经有气馁的迹象了。”大蛇绝对洞察了我的思维!“你希望我从数学的角度给你分析,还是按哲学的思维去看待?”

    “有区别吗?”

    “如果仅仅概率,连续两次达到平衡的概率——你现在就可以放弃了;可是,你已经达到过一次平衡,就意味着你的身体有了一次经验,这种经验不是我所掌握的,而是你。这就像医生不愿意告诉病人手术的成功率而宁愿鼓励他保持良好的心态——如果一个不算漫长的过程中有太多不可预期的因素,我们能做的便仅仅是尽量争取,而不是追求确定的统计数字,特别是在人命关天的时候。”

    “……哦……”大蛇的解释很对,起码我找不出问题的破绽,“另外,你的及早,是什么意思?既然你能操控**的改造,快慢问题应该不大吧?”

    “是的,要救活你的**不过是个时间问题。但你不知道怎么封闭自己的精神,如果太久保持与我融合的状态,你的思维将会被我融合,最终消失。”

    “有那么严重?”我不敢相信,但从刚才开始便存在着的危机感又让我不得不相信,哪怕危机的不是这个。

    “难道你没发觉我话的口气越来越和你相似了吗?当我们之间不需要任何交流便能知道对方的一切时,我们之间的融合就不可逆转了——这恰好也是一个时间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