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爱情,是奢侈品

第一百九十一章 爱情,是奢侈品

    娜娜不明白我的意思,大概在她看来,在没有任务干扰时执行自己所希望的事情便是理所当然……嗯,的确是理所当然,只可惜我有不自量力的企图,自然需要付出代价,而一见钟情,便是我可望可及却不可得的。 .COM看着她茫然的脸,我努力坐起来——似乎体力正在逐渐恢复:“娜娜,天长地久的爱情是有排他性的,而现在,我没有那样坚挺的保质期。”

    “你……”娜娜抹了把泪水,很失望,“因为King吗?”

    “……是。”沉默了一会儿,我向大蛇索要娜娜的狗牌儿。

    我当然不可能就此淡忘King而与娜娜琴瑟相和,但这是显然的,不可能让我如此沉默——事实上,我想了很多,想了自己所经历的很多事情,很多当时根本没有注意到的蛛丝马迹,大概,便是经历了精神封闭后不自觉地改变了眼光吧……

    娜娜,或者King,简单地看去,是一次选择,一个是惊风厉雷的砰然心动,一个是潜滋暗长的日久生情,这代表着两种不同的感情,也暗示着两种不同的婚姻以及生活——相爱,进而相处;相处,进而相爱。很有鱼和熊掌的滋味。

    这便是我一直以来无法决断的主要原因,哪怕是到了清楚自己对于娜娜是怎样的感情的时刻。

    然而现在,我却明白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娜娜是喜欢我,很单纯地喜欢,但她根本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希望我最终和她走在一起。诚如藤堂龙白所,打我主意的势力实在是不少,而暗战不断的三神器家族与大蛇一族更是对峙得尖锐。

    对于大蛇一族来,我不仅仅可以看成一个族人,更是可遇不可求的白鼠,能够将我网罗实在是志在必得,而喜欢着我的娜娜显然是达到目标的最隐蔽的捷径;与此同时,内部维持着紧张平衡的三神器家族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了。虽然千鹤很看重我,但她实在无法做到麦卓那样的境地;阿葵更是看重我,但她并非一家之主,至于她哥哥,似乎对我不存在多少好感;而八神庵虽然有时能够耐下性子和我好好话,可惜能够作为他的后盾的只有自己,或许作为一个格斗家能够给予我很多交情,但作为一个存在与社会中的人,他有心无力。另外,更直接的问题是,除了娜娜,就算King最终和我花好月圆,对于他们三神器来,能够获得的价值远远不及娜娜的成功能给大蛇一族的利益。

    或者,三神器根本不像大蛇一族那样迫切地需要我,理所当然便没有那么卖力地追逐。

    所以,当我的手指头插进那钥匙孔的那一刻,King和我见面的机会便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少了,而娜娜却逐渐走进了我的生活。我不需要也没有能力去推想这是否手大蛇一族环环相扣的计划,但打死我也不会相信这其中没有他们的影子。相对看去,三神器的作为就消极多了。

    似乎,无论我心里现在更爱着谁,只要我还会为了生存而奔波,我便不得不和娜娜越来越亲近,而King……既然是日久生情,那么在长时间的聚少离多后,再浓厚的情也多少会淡了下去。此起彼伏之间,我多半便只能留给King一声叹息。

    大蛇一族强奸了我和King的爱情,但我无法拒绝,甚至面对娜娜这个筹码,我完全可以躺下来享受。可关键是,大蛇究竟要做什么?

    虽然这些不过是我的推测,但如果不是这样,我真的无法相信以大蛇的身份会有如此耐心和我闲聊,也再无法想出自己身上还有什么筹码值得大蛇也有兴趣下注。而以灵或者魂的状态存在的他,应该不会像八杰集那样仅仅因为我能够无副作用地拥有疯狂之血就对我另眼相看,况且他已经知道了我的底细。

    “我没有猜错吧?”就在大蛇虚托着狗牌儿递在我手中时,我直直地看着他,发问,“反正你可以轻松了解我的想法。”

    “站得比人类高,看得也就比人类远,但那不代表我出尘脱俗。”大蛇淡淡一笑,“既然你认为一切是麦卓他们的把戏,又何必多此一问?时间不多了,有什么衷肠就快倾诉吧,那边的战斗快到尾声了。”着,他指了指远处的战场。

    克里斯早已不打算和草薙京硬碰,矫捷的身影在紫焰闪烁的地面上飞窜着,时不时回头对准草薙京来上一记射阳之炎;谢尔美浑身依旧闪耀着电弧,但那光芒远没有最初那样明亮,颇有些日薄西山的味道,而千鹤也不急,游斗之间明显打着以逸待劳的主意;八神庵和七枷社还是那么缠斗着,但没有了多少火暴的气息,或者,应该是八神庵刻意为之。

    真的要分胜负了么?似乎是吧,可惜我不是非常懂。叹了口气,托起娜娜的脸,捋着她已经恢复明艳蓝色的头发,用狗牌儿为她扎着,我没有经验也缺乏力气,那笨拙的动作惹得娜娜也忍不住发笑,却是幸福的眼神。

    “娜娜,这个狗牌儿上有我的血液,据能够防止你暴走,所以,你一定要随身带着。”

    “订情信物?好的,我一辈子都带着。”

    “……又不是千里送鸿毛。”订情信物?狗牌儿当信物,还真廉价啊……“等真有那一天再吧……”

    “我会等着。另外,我不保证在长久的等待中突然因爱生恨。”

    “这算是威胁吗?”原来雇佣兵的性情也有可爱之处,“想要我的命的话,随时来取,我倒履相迎。”

    “我也不保证不会对King姐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娜娜那样子,仿佛在和我订严肃的游戏规则。

    “不是吧……”她的话很让我无语,而正当我思考着怎么规劝时,远处的战斗发生剧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