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回归

第一百九十三章 回归

    “寄生?”这也算是一个关键词了——物件怎么可能寄生在人体内?而且还是几千年来不断地更换寄主!

    “寄生这个词语的确不怎么准确,但也没有多少词汇的形容更准确并且易于理解。 .COM”大蛇很是欣赏地看着三神器们,“其实你的理解没有错,物件是不可能寄生的,但我什么时候过三神器是物件?剑,勾玉,镜不过是根据三神器的特性而取的名字罢了。”

    “……那,这些让你感兴趣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本质地来,不过是能量的集合,这和我一样。”大蛇似乎有些兴奋,“就像我仿佛新生儿一般产生了我是谁的疑问,当三神器的能量强大到一定程度,自发地产生智能的可能性就非常高了。虽然三神器离我当年的情况还有距离,但由于是寄生,一直能够感受到寄主的信息,所需要的条件也就没有我当初那么苛刻……朋友,或者,孩子?反正,我有可能不再寂寞。”

    “你是……你想将三神器留在这个空间……圈养?”我不敢置信地打量着他——人家是揣着封印他的念头而来的,他却打着养成计划的主意!

    “那又怎么样?如果三神器已经有出现人格的迹象,我不妨再给人类一些时间寻找出路。封印?以大蛇一族在人类社会的实力,想毁灭人类并非什么难事,我决定出现不过是为了减少地球的内耗。既然人类并非彻底的无可救药,他们封印我又如何?”大蛇此刻的气势只让我想到两个字——魄力,“现在的人类社会面临的是分水岭,走错了路便是万劫不复,却不是没有正确的方向。而且,大蛇一族也是人类的形态,也为了地球而努力了这么多年,我又何苦那么绝情?”

    “那么……”看着大蛇的激昂豪迈,我不禁有些动摇——不是大蛇是地球所有负面情绪的集合吗?可现在的他分明是为了地球默默努力了千年的形象!

    “没有什么‘那么’了,时间到了。”大蛇突然冲我一笑,那笑容让我依稀回忆起了高尼茨,“是时候送你回去了……你虽然什么事情都一知半解,但为了大局可以不惜生死爱恨,很好……其实,你可以认为我是有智慧的地球免疫系统,所以,为了人类长治久安,为了自己安生立命,回去后努力避免人类社会成为地球的肿瘤……另外,好好照顾leona姑娘,一个人也许可以战胜命运,可以在历史的潮流中逆水行舟,但艰辛一辈子和如此艰辛所获得的相比,孰轻孰重,是赚是亏,我不给你答案,现在的你也不会相信我的答案。但如果等尘埃落定了再回首寻找得失的线索,后悔的几率远远大于无撼而终。你似乎不拒绝忍辱负重一辈子,但那并非你的本意,无论爱情还是事业,无论过程还是结果,你真的能够找到那生命中最重的一瞬吗?”

    “大蛇……”我怔怔不出完整的句子来,因为此刻我的身体已然有了变化,或者这个空间在我看来正起着漪涟,逐渐泛起诡异的光芒。

    而且,他的话,需要我慢慢消化……

    可惜,他没有再理我,而是快速地淡去。与此同时,远处躺在七枷社与谢尔美身后的克里斯慢慢漂浮起来。

    “那个孩子……”千鹤见此大惊失色,“难道……他就是真正的……”

    “果然是克里斯啊!”谢尔美与七枷社相视一笑,怎么看怎么亲密,“那么,我们就不必碍手碍脚了。”着,他们的身影变渐渐透明,最终飞快地消失。

    “你……你到底是谁?”千鹤焦虑地指着稳定在半空中的克里斯。

    “一千八百年过去了,希望,不是一成不变吧……”克里斯缓缓睁眼,语调平淡中流露沧桑,“按你们的法,叫我大蛇吧!”

    然后,一阵强烈的光芒从克里斯的位置四散开来——这让我短暂失明。而当我逐渐可以看见事物时,一个恐怖的问题摆在了我面前——失重的感觉!

    难道,我正在高空中飞速坠落?忐忑之间,我的视力终于恢复,可紧接着,我便很突然地与什么东西来了一个亲密接触……应该是大地吧……

    这里是……强忍着浑身的疼痛,我歪歪倒倒地站起来……嗯,虽然虚弱,力气却不,是因为疯狂之血的缘故吗?

    很明显,这里是一片废墟,但又隐约有些眼熟。哦,很有几分去年高尼茨出场的神韵。那么,这里到处血迹的残根断垣又是谁的手笔?虽然远处是明显的高楼林立,但站在如此地方,远远望去,颇让人觉得那不过是海市蜃楼般的文明痕迹。

    随意走了几步,四望了望,不得不承认造成这地狱般场景的人比高尼茨高明了不少。毕竟,高尼茨那魔神降临似的龙卷风下至少还有些奄奄一息的伤者,而这里,能够找到一直完整的手臂都不容易,随处可见的反而是番茄酱一般的……东西,嗯,红中有白,整个场景仿佛经过了严格的搅拌。

    或者……那满目的红白之物也不一定是我想象中的东西?

    算了,先确认这里是什么地方,然后,想办法离开的好。怀着如此心思,我稍微加快了步伐,不管怎么,在如此惊心触目的寂静中……真的很考验人的神经。

    嗯?似乎,有人?一个隐约的哭声?

    寻声而去,我远远便看见一个身影。很好,虽然是背影,而且蹲着,但至少是一个生物,哦,一个女人,足够让我欣喜一下。

    等等,不对!这衣着,这身形,那应该是……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