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章 残局之后?

第一章 残局之后?

    伦敦的三月向来与泰晤士河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COM虽然谈不上翠堤春晓,但从神乐宫沿海的地方眺望那浪花深处的波光粼粼倒也别有一番惬意,特别是这海风已不会给神乐千鹤带来寒意的时候。

    “庵已经走了,草薙京仍旧下落不明……姐姐,我们算是胜了,还是……错了?”

    神乐千鹤喃喃的叹息声引出个人来,那华发之间却也精神,略微有些佝偻的身形仿佛随时都承载着无可估量的重担,他无声无息地来到神乐千鹤身后:“宫主重伤渐愈,还是少吹风的好。”

    “不碍。庵的伤更重,不也出走了吗?”神乐千鹤微微回头,带起黑发一阵飘扬——她还穿着病服,“失却了神器,交接了权力,我哪还是什么宫主?”

    “在新的宫主产生前,你就是。而且,当今神乐家能够胜任宫主的人,只有你。”

    “真的没有吗?”神乐千鹤俯身拣起一石子,“我姐姐死的时候,你们家族院又是怎么论证十二岁的我胜任的?非暴力不合作,只喜欢骑机车,经常跑到姐姐灵前哭鼻子……”

    “但你有分寸,懂得缓急,愿意坚强,这便是你脱颖而出的原因。”

    “那么,紫呢?”

    佝偻的老人侃侃的语调因为千鹤的诘问猛地一滞:“她……她完全没有武学天赋,别零技之础,连最基本的玉响之瑟音都使不出来,让她……让她当宫主怎么服众?”

    神乐千鹤一笑,将石子朝海面扔去,可惜力道不够,在浅滩上不住翻滚一阵,便不知所踪:“紫的才能大家心知,只要在家族中有发言权的人便知道紫的那些事儿,谁会不服?”

    “可是……”

    “可是她过于倔强,不听家族院的话,现在还禁足在潜龙谷。”神乐千鹤无奈而笑,“你们将她视为不定时炸弹,甚至核弹,可你们当初寄予她一个错误的期望,又怎能奢求她对家族有好感?她当日的誓言仍然如雷贯耳。”

    “我们劝不了她,只能当恶人。”老人的背似乎更佝偻了一分。

    “恶人……我又做了多少恶事?”神乐千鹤沉默良久,“一个星期之后,我要拜会草薙家,你们家族院依旧维持神乐家的事务,但不要有新的决策,直到我回来,或者,我指定了代替我的人。”

    神乐千鹤要去东京……也确乎该去一趟了——草薙家自从草薙京失踪,一直陷入分歧,直到现在,越演越烈。

    “千鹤要来?她……她来干什么?”三月的伦敦已然不让伤未痊愈的神乐千鹤不适,纬度更低的东京自然也不必合冰穿多少衣服,可现在,刚接了草薙葵电话的他很有些发抖。

    “她来了也好,草薙家不能纷乱下去。以神乐千鹤的身份,她的到来不仅代表了一种态度,也是一个声音……嗯,合冰,你别再抖了,难道想把我摔在地上?”草薙阳似乎想蜷缩,但依旧高位瘫痪的她努力扭动的结果不过是在合冰怀里偏了偏头——哪怕这个的幅度也得可怜,“我有些冷。”

    “我……我不知该怎么面对千鹤啊……”合冰眺望着窗外的飘雪,那似乎洁净的颜色大概很能让人陷入思考,或者在抱着一个美人时看雪景容易产生幸福的错觉,“要不,我抱你回床上躺着?”

    “不,好久没有看雪了,而且,你比被窝温暖。”草薙阳不允,“如果,你能抱严实些。”

    “再抱紧了,阿葵就有话絮叨了。”合冰微微一笑,却也将草薙阳挪动了个角度,用自己的身体挡住窗外的风雪,留下她的一双眼睛能够看到那皑皑的世界,而自己,稍微注视着房间里不多的陈设,比如,最醒目的那张床。

    就是这张床啊!合冰无声苦笑间,草薙阳的声音响起:“就算你不抱,阿葵的唠叨也不少。”

    “幸好,她的苍司哥哥回来了。”疲劳轰炸不是合冰愿意忍受的,特别是他那无法反抗的师傅。

    ……

    神乐千鹤提前到了日本,从那低调的程度看,也算微服私访——的确是拜访,当她骑着颇为平庸的摩托停在麻宫雅典娜的别墅前时,那一身下摆飘逸的白风衣让人以为是飞女多于神乐宫主,而在椎拳崇开门间面露讶然的一刻,她微笑着摘下墨镜的动作终于显出了一丝高贵。

    “老人家在吗?”虽然浅啜一口温水洗不了跨越半个地球的风尘,坐在沙发上静静凝视手中玻璃杯的神乐千鹤却也散发着一份恬然。

    “师父带包去游乐场了。”椎拳崇陪坐在一旁,“他们会回来吃晚饭,不介意的话,你也尝尝雅典娜的手艺?”

    “我问的可不是镇师傅。”神乐千鹤嘴角弯弯,将玻璃杯轻放在茶几上,“难道你想将合冰这几个月频繁来这里蹭吃喝的事情解释为麻宫姐的手艺?”

    “的确……”椎拳崇见神乐千鹤玩味而自信的神情,脸色不由一滞,旋即一紧,“神……”

    “……”沉思许久,椎拳崇终于无奈看着神乐千鹤那一袭白衣,“还是等晚饭时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