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四章 起飞的契机

第四章 起飞的契机

    “理由?”合冰一愣,旋即大笑,“是啊,不管是怀春少女还是神乐宫主,带人回家总得给家里人一个解释。 .COM”

    “如果你有联姻于神乐家的意向,我可以替你介绍不少同辈人。”神乐千鹤的口锋丝毫不因合冰的玩笑而落下风。

    “联姻……到如今才这样的话,不嫌晚吗?”合冰对神乐千鹤的话有些吃惊,呆了半晌,终于甩甩头,仿佛为了甩掉心中的念头,“我已经有人要了。”

    “……嗯。”

    鉴于合冰神情中略微而不清道不明的伤感,神乐千鹤不再什么,只用搭在他肩头的手将他揽在怀里,陪他静静看着那因为环境污染不轻而只剩下寂寥几颗星星的夜空,虽然,从两人的身高对比来有些不适合,却也不妨——整个天台只有他们。

    “谢谢你,千鹤。”良久,合冰动了动,“都不容易……带我去神乐宫吧!老裁缝当年的故事忌讳莫深,能祭奠一下他生命中的人物也是种机缘。”

    “机票早准备着,一会儿一起去机场。”

    “不用送我,你日理万机……”

    “我也要走,目的地和你不同罢了。”神乐千鹤放开他,遥指草薙城的方向,“在此之前,带我见见你的绯闻女友。”

    “你……”合冰身子一抖。

    “在不少人看来,你与葵姐走得实在过近,再加上你最近实力提升到可观的境地,似乎草薙家已经专门评估过你和葵姐的可能性……”相比合冰的冷汗,神乐千鹤似乎对此事非常感兴趣。

    “别了,我们走!”合冰再次拉起神乐千鹤的手,几个起落便连人带影消失……

    草薙城依旧是草薙城,其实就地位来,和北京的紫禁城几乎可以一拼,都是大都市里的城中城。不过,草薙城没有什么巍峨的宫殿,哪怕是存在的那么几座殿堂,也更多的是几分古朴和沧桑而非堂皇或华贵,至于其他的建筑,就算是各显神通了。

    神通……姑且那么吧,毕竟,在草薙家有所地位的人都不算常人,他们所居住的环境都存在着各自的特——于是乎,五花八门的建筑风格倒算是一道风景。

    至少,在习惯于神乐宫生活的神乐千鹤眼中是这样。当合冰与她到达属于草薙葵的大别墅时,神乐千鹤恰好看到主人家腻歪在一个男子怀里。

    “挺温馨的,可惜起不了实质性的作用。”神乐千鹤悄悄自语,便迎了过去,“苍司先生,葵姐,打搅你们兄妹重逢了。”

    “神乐……宫主?”名为苍司的男子只礼节性地对神乐千鹤一笑,眼光却玩味地聚焦在合冰身上。

    “什么眼神啊?叫你别学那些老家伙乱鸳鸯谱。”草薙葵摇着苍司的胳膊,“神乐大姐找我们有什么事情?”

    “询问一下,目前草薙家年轻一辈里还有人会无式吗?”神乐千鹤放开合冰的手,“或者,草薙家如今打算暂且接受没有家主的状态,还是不惜代价去寻找?”

    “……这是我们的家事。”草薙葵看看合冰,又看着神乐千鹤,终于摇头。

    “草薙家或许有家事,可草薙家主没有家事,只有天下事。”神乐千鹤凝视着眼前的兄妹,微笑着,“身为神乐宫主,我不能坐视草薙家有冲动行事的可能。”

    “就算如此,交涉的对象也不该是我们。”苍司虚搂着草薙葵,温和的脸上波澜不兴。

    “问题是,直接找老一辈人,有些唐突——我是一个人来的,一会儿就要离开。”神乐千鹤解释着,“我希望你们能替我带一句话。”

    “……什么?”

    “拜托草薙家不要因为京的失踪而采取过激的行为,神乐宫主愿意亲自寻找他,直到发现京的线索。”神乐千鹤完,又拉起了合冰的手,“另外,合冰就让我借用一段时间,希望葵姐不要生气。”

    “难道你希望我欲盖弥彰?”草薙葵一笑,朝合冰挤挤眼睛,“你就放心地去吧,神乐宫可是个温柔乡啊!”

    “……”合冰的脸绿了,嗯,似乎没有太大的夸张,在注视一眼草薙苍司之后,他一下拉着神乐千鹤,离开得异常坚决。

    “花花心可以,但别走火哟!”草薙葵心血来潮般的遥喊让合冰从离去升级为狂奔。

    ……

    成田机场的候机厅里,神乐千鹤……如果不是在合冰身旁,不会有人能联想到一个风度翩翩的紧衣女郎是神乐宫主,一身黑的紧致感完全和原本的巫女装是两回事,当然,那黑墨镜起了主要作用;而合冰,则有些木呐,大概,他已经木呐了不少时候:“似乎,你很有微服私访的本钱。”

    “不能亲身了解,迟早尸位素餐。”神乐千鹤对自己的打扮很是满意,伸手拍拍合冰肩头,“就此分别了……希望你见到那个人时,能够好好待之……是神乐家不对,但家族院放不下面子,也不能放下那面子……拜托了!”

    “……这还是你第一次对我如此话。”合冰似乎对神乐千鹤扎成马尾的长发有兴趣,伸伸手,却停在空中,“神乐家四百多年的积淀,就算我不明白,那位老人家却是知道的。虽然不知道你口中的那个人会是如何神奇,但我知道你下这个决定所付出的勇气……香澄抛弃藤堂家的传统,是为了单相思;你有这个决心,又是因为什么?”

    “果然是合冰,”神乐千鹤一愣,旋即潇洒转身,“……等你真的了解神乐家时,你就会明白了。”

    “了解?”看着神乐千鹤的背影,合冰摇头而笑,“神乐家不缺待嫁的美女,但我合冰,唯一。”叹息着,他走向了自己将乘的飞机,“是起飞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