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七章 震撼

第七章 震撼

    神乐宫有自己的公墓,但合冰要扫的墓却找不到,而神乐潜龙几年未出潜龙谷,也是爱莫能助,直到她看不过合冰事倍功无的状态,忍不住替他打听,才发现一个尴尬的事实——对老裁缝念念不忘的那个人尚在弥留。 .COM

    “该死。”合冰不知该埋怨神乐千鹤情报没给足还是老裁缝要求尽量低调,只好望着满眼错落有致的坟墓发愣。

    “那么,跟我去家族院?”神乐潜龙轻拂吉他弦,将合冰惊醒,“或者,去见那老人家最后一面?”

    “……不了。我又能以什么名目去看?”一切不过是替两个老人曾经的纠结做些纪念性的补偿,如果为此而将生者暴露与神乐家眼下,就得不偿失了,“另外,既然来了,索性看看这里都睡了些什么三头六臂,怎么样?”

    当初,草薙葵给的那一套鹤摘图便让合冰在见识上受益匪浅,而这公墓约莫也像是那么形形色色:“潜龙,可以为我当导游吗?”

    “无妨。”神乐潜龙淡然一笑,吉他一扬,如指挥棒般,便开始指江山……

    “神乐英,死于器官衰竭。于欧洲三十年战争中举足轻重,却不为外人所知。军事才能在十七世纪欧洲无出其右。”

    “神乐驰,死于战斗。于十六世纪末至十七世纪前期神乐家与欧洲本土格斗家势力的争斗中攻击柄然,杀人如麻。”

    “神乐戏雪,死于难产。于拿破仑时代滑铁卢期间成功获取英国货币发行权。神乐家之今日,此人功不可没。”

    “神乐卫,死于天国之门。于殖民时代阻击大蛇族渗透北美三十年。为神乐家在欧洲的发展争得时机。”

    “八咫百灵,死于无式。于日本战国时代与草薙家主决斗失败。神乐家徙欧洲,始于此人。”

    “神乐幽,死于刺杀。于十九世纪获得除东欧外欧洲几乎所有国家的货币发行权。其死也为神乐家的行动制造口实。”

    “神乐沧,寿终正寝。于十九世纪扑灭欧洲格斗家中所有反抗神乐家的声音。”

    “神乐玄,死于自杀。于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促成二神器家族、大蛇族三者之间签订局部和平协议。一战对神乐家未造成伤筋动骨的损失,此人首功。”

    “神乐千叶,死于海难,疑为暴风手笔。于英荷争霸时代使神乐家渗透整个西欧。”

    ……

    神乐潜龙依旧滔滔不绝,但合冰已从震惊而到哑然。这些墓碑上的名字显然是他闻所未闻的,甚至他可以猜定这些人物在当今的大众历史中也默默无闻。可是他们书写着神乐家的历史,他们书写着欧洲的历史,他们书写着人类的历史……或许,正是这些人的不声不响铸就了神乐家的大道无形!

    似乎,合冰看见一张,哦不,是三张铁幕覆盖着几乎整个地球……

    “好了,能也值得的也得差不多了。从二战开始,那些人还在保密期,如果你想知道,便得在死与附庸神乐家之间做选择题。”神乐潜龙指指天色,“快有暴雨了。”

    合冰闻言讶然:“难道你刚才的就能向外人道了?”

    “不能。”神乐潜龙回眸一笑,“不过首先,在潜龙谷口我过,你不是我的我外人;其次,我的只言片语还没触动神乐家的底线。你之所以担心,是因为你从那冰山一角窥视到了全貌的轮廓。这……也算是对你的第一次旁敲侧击——NESTS在神乐家眼里,不上算。”

    “是吗?可惜轮廓算不得什么。”合冰大笑,“如果严格照你刚才的历史,而今的伯恩斯坦家岂不让神乐家如鲠在喉?却不见千鹤有什么实质性的动作。”

    “那是因为妥协。一切,缘于一九八四年万龟主持的巴塞尔会议。”神乐潜龙神情依然平和,“千鹤这些年不过是按部就班地执行她姐姐当年的计划。”

    ……妥协……巴塞尔……万龟……就在合冰又一次发呆时,隆隆雷声带着瓢泼大雨而下,那闪电如同在地图上划过一条河流。

    “难得。伦敦好久都没下过如此大雨了。”神乐潜龙很享受,却见合冰心念一动:“带我去看看神乐万龟的墓——她虽是二战后的人,但看看总没问题吧?”

    头间,神乐潜龙拉起合冰的手,跑起来,似乎这雷雨便是欢快的催化剂。

    “这里……”神乐潜龙在一座长着百合花的墓前停步回头,却没将话完——突然间,一个声音似乎钻入耳中。

    明显,合冰也察觉了:“……这应该是……雷雨和地形的关系,让这里成了天然的留声机……稍微挪挪,找个波峰的位置听吧!”

    “……龟,这该是最后一次见你,千鹤那丫头已经留意了——她成长得非常快,快得让人惊讶,大概,对我的仇恨便是她的动力……很讽刺吧?可惜你我都无能为力,命运总是反复弄人……我托谢尔美引发雷雨,也整理了附近的地形,以后,每当雷雨天气,你便能听到我对你的倾诉了……你曾问我记忆中何为幸福,我不清楚。阿尔卑斯山的晚风,高加索平原的星空……那些足迹,早已经盖住,却不会埋住。你的那些梦中的眷顾,我其实清楚。泰晤士河畔的安宁,湛蓝天空下的阴晴……这些平凡,你一直守护,我却不得不……也知道,你的骄傲,你的孤独,那些你不厌其烦的抱怨,却是你最大的财富。也明了,你的无奈,你的思考,很多你不得不做的让步,却是你勉强着痛苦。美丽的流星,划破夜色的璀璨,不过是大众眼中的景物。那不为人知陨落的结束,又激起几许动容的明悟?或许你选定的路,根本没有自己的立足,也不需要自己去立足;或许你执迷不悟,难舍一生岁月的倾注,仅仅因为你已经付出;或许你早已清楚,看淡生死之间的迷雾,只因那一丝真情流露;或许你从不在乎,不理我失去你的苦楚,报复我们命运的殊途……随风而扬的思慕,随风而散的幸福,剩下这不知何处的倾诉……或许,面对你,是我一生的错误……万龟,时间到了。再不走,千鹤丫头就会发现了……万龟,你始终不告诉我你是否完全了解八咫镜,而今,我只能希望你做到了,不然,这次真的就是永别……万龟,再见……”

    似乎,声音已不再响。神乐潜龙对合冰疑惑的眼神摆手:“十来年前我也不过是个丫头。而且,因为千鹤的严令,万龟的死因在神乐宫中是禁忌。”

    苦笑着,合冰拉起神乐潜龙的手:“带我去家族院吧……要是你因此感冒,指不定我有什么遭遇。”

    ……万龟……千鹤丫头……那家伙道貌岸然得紧!合冰腹诽着回头,描了眼神乐万龟的墓……

    神乐潜龙不知道,但合冰不可能不知道——那声音,分明就是高尼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