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十四章 雅典娜的诘问

第十四章 雅典娜的诘问

    “报告,克隆京实验又失败了。 .COM”

    “不必在意,认真提取实验数据就可以了。毕竟,我们正在进行的,是足以震撼世界的研究。”

    “那么,失败品怎么处理?”

    “……如果是正常智力和机能,就进行记忆模糊处理,然后送往组织的培训学校;如果有大的缺陷……只能人道毁灭,再联系相关单位,制成转基因食品出口。”

    “是。”

    “还有什么问题吗?”

    “燃烧之血的移植实验也失败了。”

    “……不必灰心。”

    “另外,在该实验中有部分实验者死亡,怎么处理?”

    “火化,安葬。”

    “可是,其中有一名女实验者的尸体失踪,同时失踪的两名克隆京失败品的尸体。”

    “失踪?你们……确定是尸体?”

    “是的……”

    “我会通告上级安排调查的……对了,那名女实验者叫什么名字?”

    “仙拉。”

    “……仙拉……好吧,你下去吧。”

    “是,古力查里度大人。”

    “仙拉……会是她吗?”

    ……

    墨西哥的沙漠中跋涉着三人,两个活跃,一个苦恼。

    “喂,别顾着高兴了,趁早找个地方落脚吧,这样的身体是不可能在沙漠中长时间存活的。”走在前面的青年女性很无奈,“喂,玉!别玩弄躯体了,等安顿好了随你怎么玩,哪怕*都由着你,但现在不是浪费体力的时候!”

    “我兴奋嘛!”回答的是个男子,那面貌……赫然便是草薙京!“第一次能够操控身体,当然要从各个方面熟悉了,嗯,跳起来又落地的感觉那叫啥……对了,真切实!”

    “阿玉,还是跟着吧,至少,你想尝试生孩子就不得不找个女人吧?”又是一张草薙京的脸!正指着前面的青年女性笑得暧mei。

    “好了好了,不过,话回来,嘉,等走出沙漠了,你的身体得借我玩哟!”

    “我的大姐!你杀了我算了!你知不知道你在什么啊!”青年女性抓狂了,可惜那声音还是很悦耳。

    “她知道,但对于她来,人类的常识不算什么。”

    “等找到个镇什么的,我一定得做变性手术变回来……”

    “你在嘀咕什么?”

    “没什么!”

    ……

    “……裁缝。”麻宫雅典娜拦在电视机前。

    “有事儿就,别挡着,我的克里斯要死了!”老裁缝有些慌张。

    “又不是第一次玩,死了就死了,反正二代的精装版都已经订购了。”麻宫雅典娜一动不动,“到时候你随便玩儿,但现在,和我谈儿事情。”

    “二代我当然要,但一代也不放过。”老裁缝从沙发上跳起来,想绕到麻宫雅典娜身后去。

    “你还是立即存档的好,”麻宫雅典娜微微一笑,“PS游戏机和电源都离我比较近。”

    “……你赢了……我这就……”突然,老裁缝一声惨叫,“死了,克里斯死了!”

    “连我都能背这游戏流程了,你大呼叫什么啊。”麻宫雅典娜很无奈。

    “没办法,像我这样的人,也只有在游戏中寻求儿刺激了。”老裁缝哭丧着脸,“我的克里斯啊……”

    “行了。”麻宫雅典娜一个弹指,足够的精神力球精准地碰在PS游戏机的开关上,“今天师父带着拳崇和包去了广西,家里就我们两个,有些问题我也没了顾忌。”

    “你……不会是想问……”老裁缝一愣,旋即闷声收拾起游戏机。

    “虽然生日过了没多久,但我已经十八岁了——算是成年了。”麻宫雅典娜的口吻还是那么温和而坚持。

    “……雅典娜……”老裁缝一边叹气,一边扭捏地想溜。

    “逃?逃得出这屋,逃得出日本吗?逃得过今天,逃得到入土吗?”麻宫雅典娜轻声而问。

    “你就饶了我吧……”老裁缝回头要哭。

    “别来这套,从到大,我是你一手一脚教导的,你是什么性格我知道,我在想些什么你应该也知道。”麻宫雅典娜摇摇头,“独处时,我们之间没必要躲,也躲不了。”

    “问题是……”经这么一,老裁缝没哭,倒是忧郁起来,“知道了不见得是好事儿。”

    “我承认你知道我在意什么,但你不会明白我在意到什么程度。”麻宫雅典娜往沙发上一坐,“你已经乐天知命了,我才十八岁。”

    “十八岁了,出落得那么水灵……我真有眼光。”老裁缝坐到她身旁,凝视着她,喃喃而言。

    “直接告诉我——我是谁,我的父母是谁,我的来历是什么。”终于,麻宫雅典娜有些许激动。

    “……我给你取名为雅典娜,就是希望你能足够聪睿……”

    “聪睿?好,我问直接些——你和神乐宫的某个人是不是当年有一腿?我和你是不是直系亲人?我和神乐族有没有血缘关系?为什么我的超能力和神乐千鹤的能力那么像?为什么你不敢离开日本,甚至东京?为什么草薙葵家对眼皮子底下的你视而不见?你的一身功夫是为什么废的,是被什么废的?是不是神乐家的零技之楚?还有,我和拳崇有没有血缘?”麻宫雅典娜连珠炮的气势仿佛海啸。

    “既然你问得那么透彻,又为什么要问?你不是已经有自己推测的答案了吗?”老裁缝还是那么凝视着她,如同欣赏着什么。

    “这是历史问题,有唯一的真相,我再怎么推测,也需要确认。”麻宫雅典娜突然抓着老裁缝的手,“我想……活得明白。”

    “历史问题,自然要带进棺材。”老裁缝顺势抱起麻宫雅典娜,把她放在自己腿上——很自然的动作,“当你还是婴儿的时候,我就这么抱着你……快二十年了,你就那么在我怀里一分分长大……直到你和唱片公司签约,才少了抱你的机会……而今,竟感受得到分量……也便是如此的我,的任何话,只要出来,你都会相信——但事实上,我的话从来都只是一面之词,仅仅因为你愿意相信……那么,我就,你是我孙女,你信吗?”

    “我信!只要你那么。”麻宫雅典娜倒靠在老裁缝怀里,“你的总是对的,你从来没骗过我。”

    “但这次,我会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