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十六章 神话历史

第十六章 神话历史

    “中原……”合冰瞬间想到了太多东西,但在下一瞬间又发觉他什么都没想到——如果以前很多时候别人将冰山一角揭示在他眼前进而使他联想颇多,那么此刻,神乐潜龙的词语几乎刺中了他的死角,“中原……武术出中原,这世界上不可能没有中原的一席之地……”

    合冰喃喃而呆,神乐潜龙停下了吉他却没停下话语:“无数次的试探都有始无终,几乎所有派去的高手都人间蒸发。 .COM直到木下藤吉郎征朝鲜时,才终于有一个中原人和草薙家接触。由于当时八咫家已经迁徙并改姓神乐,那时的经过只有草薙家才知道,他们却从来守口如瓶——而今我所知的,只是存在过那么一次接触,然后,草薙家内部发生了不的震动,再之后,就是偃旗息鼓,直到女真兵入关。”

    “你是指……草薙家的几百年的行为源于那次接触?”合冰沉思起来,却又猛然想到了什么,“难道……”

    合冰想起了八神庵的那张绸缎,以及他的猜测——三神器是蚩尤的后裔,因为败于黄帝而隐,最终退出中原,那么,中原的归属似乎理所当然地应该指向轩辕一脉,但事实上,中原的历史上并没有他们的痕迹……哦不,是在自己的历史中没有,至于KOF的世界……历史的记载和真相的各执一词还少了么?

    想着,合冰不由发问:“潜龙,在这个世界上,各地的神话究竟是异想天开,还是失真史料?”

    神乐潜龙轻轻看了合冰一眼:“流传神话的古人往往更在乎他们的肚子能否填饱,至少,他们不可能像柏拉图时代的希腊人那样酒足饭饱后躺在沙滩上讨论一个针尖上能站几个天使——没错,朴素的时代只会记录他们的真实见闻,哪怕因为无知而搞错,也不会毫无由来地编造;但继承和整理那些神话的,恰好是那些酒足饭饱的奴隶主——从第一个奴隶主发现利用修饰过的传可以让奴隶们相信自己被奴役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时,朴素时代的历史便成了神话。毕竟,掌握文字和书籍的绝对不是奴隶,换句话,当今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里,有多少知道亚瑟王和儿子之间的对错,有多少明白杨广和李世民之间的功过?掌握喉舌的太史公又有多少比例坚持了操守?更直接些,今天——有多少人在乎今天发生的事情会不会毫无误会地被后代知晓?其实,人类记录历史,首要的不是谁是谁非,而是何是何非,那些意识不到这一的,早已被历史淘汰。”

    “潜龙……”合冰有些愣。

    “好吧,我简单些。”神乐潜龙又开始撩拨吉他,“而今流传于世的神话蕴涵了真正的历史,却需要我们去解读。至于你想问的,我只能我也不清楚,但那些看似匪夷所思的法虽然失之偏颇,却也靠谱。”

    “那么,我也问直接些。”合冰有种自卑感,面对八神庵的机锋时,自己至少能够对应,但在神乐潜龙面前,连立即理解她的潜台词都有困难,“轩辕族的人在夏朝之后出现过没有?如果有,他们有些什么事迹?”

    “你是怀疑暗中守护中原的轩辕一脉?”神乐潜龙眉头一动,“……不是没有可能,但自从李世民参与编订玄武门之变的历史,中国史书的价值便打了折扣,要取证的话有些困难。不过,这些事情最头疼的应该是草薙家。而且,这与今天我想和你的关系不大。”

    “好吧,你究竟想告诉我什么?”合冰整理着自己的思索,“毕竟,理论上我只是你的保镖。”

    “却是我和八杰集,和草薙家联系的一条线索。”神乐潜龙起着幽默曲,“另一方面,贴身保镖负责的可不仅人身安全那么简单。”

    “这么我升官了?”合冰一笑。

    “是你一开始就掉进了我的陷阱。”神乐潜龙笑不露齿,“你需要保证的是我的心理健康,而人身安全,神乐家基本上能做得比你好。”

    心理健康……“似乎我们从前没有交集吧?你不怕所托非人?”

    “千鹤姐看不上神乐宫的所有人,却拜托了你——我凭什么不能相信你?”神乐潜龙看看墙上的猫头鹰挂钟,很卡通的那种,“草薙家的葵姐除了她的哥哥和她的阳姐,从来油盐不浸,却单单和你走得那么近;八杰集的麦卓让神乐宫几百年针锋相对,却对你一个普通人类格外优厚——我将你拴在身边不过是我不傻的表现。”

    “也就是,你拉拢我是醉翁之意了?”合冰对此不感意外,但也掩不了些许失落。

    “因为她们看重你才看重你?我过,我不傻。”神乐潜龙停了旋律,放下吉他,“相对来,我更愿意享受发掘而不是按图索骥。”

    “得,我成了动物了。”合冰只能一叹。

    “人本来就是动物。”神乐潜龙从床上站起来,伸着懒腰,“历史的讨论告一段落,而今我将有的行为或许会被称为疯狂,你愿意一直陪我走下去吗?”

    “疯狂?真正的疯子是不会自己承认的。”合冰笑了,“而且,能被千鹤自叹不如的人,我还是有兴趣的。”

    “那么,我们走吧,刚好是一个时。”神乐潜龙倒提吉他,开门而出,“在神乐宫,按时是不及格的。”

    ……

    “Leona,在想什么?”

    “没什么,义父。”

    “没有心事你不会来这山崖。”

    “我……我想……”

    “有两个任务,或许适合你。”

    “军人的字典没有适合不适合。”

    “嗯……都是麦卓的委托,一个关于神乐家,一个关于草薙家。你选择吧。”

    “军人只有服从。”

    “好的,第一个任务是在这两个委托中选择一个。”

    “义父……”

    “Leona少尉,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