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二十一章 往昔的真相

第二十一章 往昔的真相

    “这个嘛……你这么多年经历的风浪也不少。 .COM”合冰没有Vice那样举重若轻的办法,落地时弄出了不的动静。

    “但这是头一遭!”Vice愤恨间颇为犹豫,“虽然知道,但怎么可能和她……怎么能……”

    看着Vice踌躇低头,合冰再提不起调侃的兴致,只默默看着她,然后伸手揽住她肩头:“事已至此,习惯就好,只要感情深,铁杵磨成针……口误。”

    “铁杵磨成针……真怀念当初,问题是现在别铁杵了,针都没有。”Vice苦笑,拉起合冰空闲的手,按在自己胸上,“让我拿这东西和她厮磨?饶了我吧。”

    “别,真不……”合冰没有脸红,只觉得一种将心比心的悲凉,“要不,去泰国体验体验生活,交流下心态?”

    “泰国?为什么?”Vice茫然转头看来。

    “……没什么,开个玩笑而已。”既然亚洲的格局烙印了太多草薙家的痕迹,那么泰国的发展史多半会和自己知道的轨迹有出入了……想着,合冰冷汗一背,“毕竟,你现在这样,不好。”

    “想安慰我也不用踮脚尖吧?”

    “谁叫你人高马大?”

    “……我多少明白了。”定睛看着合冰,良久,Vice撇开他的手,又拉着他信步前行,“麦卓之所以那么着紧你,不是因为你的习武天资。”

    “那么,为什么?”实话,合冰至今不明白为什么麦卓如此厚待自己。

    “你总喜欢话没边儿,甚至常常些让人哭笑不得的话,但是,你总能让人明白,你是理解他的,没有同情也没有讽刺,没有羡慕也没有嫉妒,你总是站在当事人的角度发出无可奈何的自嘲,别人或许会讨厌你的口吻,却能明白,你是对的,会明白,你是一个能产生共鸣的人,一个,可以话的人……大概,也只有你这样的人,不会被主人简单处理掉,还带回一个白象般的口信。”Vice看着夜空中的月亮,眼睛闪烁。

    “白象……珍贵却不能接受?”合冰对Vice的评价不置可否,只跟上一步与她并肩,“情坚意执,又岂在男女之别……我不知道你受罚的原由,但很明显,大蛇没有打算干涉你和麦卓姐的感情,它的处罚仅仅针对你一个人。不过,竟然是这样的处罚……或者,当初你犯的错误和男女有关?”

    “算是吧……前尘往事,不提也罢。”Vice的步子不觉快了不少,“走,去港口看看,里约热内卢,很美,几百年来,还是那么生机勃勃,日新月异。”

    “新意……”合冰没有下去,只跟着Vice那越来越离谱的步伐。

    两人都是深色的衣服,在夜里却也不算显眼。Vice拉着合冰,从街道走到楼天台,从霓虹灯罩走到建筑斜玻璃上……好吧,这已经不能简单得称为走了。

    “能缓缓吗?”合冰手上使使劲儿,“感觉你这样子……像在逃。”

    “没错。”

    “既然有我这灯泡了,你还逃个啥?”

    Vice一愣,看着合冰故意喘气的动作,终于停住,就着此处建筑的高度眺望起港口的万家灯火。

    夜风凛冽,有海的味道,这感觉合冰倒也领略过——那次是在伦敦,浑身无力时被麦卓带着看夕阳,便是那时,合冰顺从地将头靠在麦卓怀里,感受着温馨;而此刻,看着Vice独自莫凭栏,远处的荧荧光亮只衬托她格外凄凉,害他也莫名酿了些伤感……

    “……和麦卓姐爱了多少年?”

    “不知道了,什么时候开始的也不清楚了,只记得我们逐渐生世相依,逐渐形影不离。”Vice还是眺望,有些发呆,“……而今,我想搂着她,用的是心。”

    “心?那不是好事吗?”合冰不明白,一步步靠过去,“多少人找不到感情,封闭了心。”

    “那是有生有死的人,不是我们。”Vice摇头看着他,虽然是黑夜,却明显觉得出苦涩,“为什么八杰集从来没有对普通人有过彻底的优越感?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拥有他们盼不到的东西,却又只能羡慕他们……无处不在的围城而已。”

    “比如?”

    “比如,Leona的父亲宁死在自己女儿手里也不愿接受高尼茨的帮助。”Vice惨笑,“比如,山崎龙二想宁静而不可得;比如,克里斯不得不人格分裂才能保留无邪的笑容……八杰集里每个人都有个比如!”

    “帮助?”合冰哑然,甚至忘了追问Vice本身的八卦,“不是……传,娜娜她爸是不愿履行身为八杰集的职责才被高尼茨……”

    “……”Vice突然沉默了,凝神看着合冰,“……也好。”

    “什么?”

    “没什么……如果硬像你那么也不是不行,但事情的真相是Leona八岁时,暴走的迹象越来越明显,当高尼茨去通知任务时,她父亲嘉迪路为了解决Leona的事情而不接受命令。”

    “你的是帮助。”

    “单单以Leona的血统,很可能在暴走后承受不住导致死亡,嘉迪路的选择是用自己的血液去压制……这本无可厚非,以八杰集的纯度来,要达到内在平衡不难。问题是在操作过程中他才发现,自己的血液根本不够!此时,眼看Leona就要暴走的高尼茨提出加入自己的血液。”

    “却被拒绝了?”

    “因为两人的血液纯度也不相同,如果真加进去,不定有新的变数。所以嘉迪路不同意高尼茨陪自己玩命。最终,嘉迪路那6000CC的血液几乎用完,Leona也最终在意料之中暴走了,不过,那已经不危险了。”Vice长叹着,“好几百年了,只有他终于决心要个孩子……或许,在Leona出生时他便做了最坏的打算,才在肉身死亡的时候笑得安详,虽然,有些落寞。”

    “这些,娜娜为什么不知道?”合冰费解了,毕竟就Leona知道的版本而言,只能让她对大蛇一族生恨。

    “因为在她暴走时,高尼茨没能拦住她杀死自己的母亲——这让他很内疚。”Vice反问,“你觉得,让Leona知道父亲为自己而死,母亲被自己误杀更好,还是让她以为自己双手的鲜血是别人引诱她的结果更能让她在一生中少些胡思乱想?”

    “教唆和自主的区别?”合冰想做些什么,手却抬不起来,“毕竟,只有九真一假才能欺骗一辈子?”

    Vice头,眼神深邃地看着合冰:“毕竟,这是八杰集的后代。为了她的幸福,八杰集可以不惜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