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二十二章 天国之门的故事

第二十二章 天国之门的故事

    代价?感受着Vice口吻中的意味深长,合冰心里一个咯噔——这是警告,还是摊牌?

    晚风依旧那么吹着,同样的是港口城市的东京也给过合冰相似的记忆。 .COM那次,是二阶堂红丸……也是似是而非的词措,也是子夜独处的私语。

    “微言大义啊……”东京,里约热内卢。这算不算在夹缝间生存?“似乎我必须得听懂,却又……不能负了这一身功夫。”合冰目视自己的衣服,“这一年我得一成不变地保持这个式样,但之后,我想改改。”

    “不满意吗?”Vice眯着眼问。

    “琳琅满目虽好,却不得不选择。我只想……当自己的裁缝。”

    “裁缝……”Vice咀嚼着这词语,突然双目暴瞪,“接招!”

    略微地俯身,令人熟悉的缭乱步法,落在身后的手掌心的银色火光——这是天国之门!

    电光火石间,不愿两败俱伤的合冰脑中闪过一段景象,随这心念而动,在Vice临近身前的时候,足尖轻而起,身子后仰着退去,任由Vice的手抓来,却在两人身体交错的瞬间一手环住她的腰,一手锁住她的喉,带着两人的身子凌空转体,最终落地时压在Vice身上。

    火焰消失了。脸色阴晴不定的Vice呆呆看着合冰,颇有些迷离,仿佛看着另一个人。

    “果然……惟望独裁己生事,不负苦练一身功。”终于,Vice的一声长叹打破了寂静,“天国之门,又有人破了。合冰,直,你是怎么破的?”

    “天国之门不能力敌,却也不是完美。只要能降低相对速度,天国之门唯一的弱便成了破绽。”合冰犹豫了一会儿,看到Vice胸有成竹的眼睛,还是开口。

    “几十年了,还是一字不差。”Vice莫名其妙地笑了,“而那所谓的弱,便是不能离地吧?”

    “天国之门的优势在于步法和速度。速度的差距能够靠瞬间的后退而缓和,步法的差距却不能取巧,能够做的,只能是釜底抽薪。虽然那一瞬间会被银火灼烧,但离地后的天国之门便丧失了速度。”合冰仿佛在背书,“……‘当初我也和八杰集的人称兄道弟过’,当初……也是不打不相识吧?”

    “称兄道弟?我他妈不共戴天!”这话导致了Vice的粗口。

    “得意的招式被人破了也不至于这么怨念吧?”合冰被这狰狞吓了一跳,按在Vice喉咙上的手到现在还保持原样。

    “被破的人他妈的不是我!”

    “不是?”合冰的脑细胞快速运动起来,“不是你……那就更不该生气了,或者……被破的人是……麦卓姐?”终于,合冰察觉到自己此刻的姿势,尴尬间一下子跳起来,指天而骂,“……裁缝,你真他妈下流!”

    “冤有头债有主,你不用曲意附和。”Vice跟着起身,拍着灰尘。

    “那是我麦卓姐啊!虽然是上辈子的麦卓姐,她也是我姐!调戏我姐,我,我……”

    “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刚才在调戏Vice?”调侃的语调伴随着麦卓的降临,只是一个闪身,她便从背后制住了合冰,“安静儿,夜间操大嗓门会有人报案告你骚扰治安。”

    “那么……当年的事情,是真的了?”合冰索性软着身子往麦卓身上倒,“而这……就是Vice受罚的起因?”

    “你子少装嫩,自己站直了!”见着合冰这样子,Vice怒了。

    不过,麦卓倒不以为意,只把合冰搂在怀里:“告诉我,为什么这么推测?”

    “先告诉我,当年你和那裁缝有过纠缠?”合冰的口吻满是八卦。

    “当年,他还不是裁缝。”麦卓把脑袋搁在合冰肩上,柔柔看着有气无处撒的Vice,“Vice还不是女儿身。”

    “就我的感觉,裁缝的个性应该很讨大蛇喜欢。那么,Vice受罚的原因多半便是找裁缝麻烦——为的,应该便是儿女私情吧?而如此的惩罚内容……大蛇的目的多半是为了让Vice亲身了解女人的心思?毕竟,哪怕当了千年的男人,也做不到和女人将心比己,特别是牵涉到自己爱着的女人时?”侃侃而谈的合冰观察着Vice的脸色,“麦卓姐,当年,你和裁缝究竟如何了?”

    “他……他本和神乐族的某个女人有段姻缘。”麦卓的声音很。

    “却为了你始乱终弃?”合冰似乎明悟了,“而你,也确实有那么些欣赏,甚至动摇?所以Vice受不了了,把裁缝的武功废了,哦不,以裁缝当年的境界……难道,Vice用了不光彩的手段?”

    “我没那么人。”Vice甩着脑袋。

    “却也差不多了。”麦卓叹着气,眼神有些幽怨,“个人情愫就不提了……当年他抛弃的不是神乐家的女人,而是神乐家这个势力。所以神乐家下令格杀……本来,Vice应该去救他的。”

    “结果私心作祟,见死不救?”

    “真见死不救,而今又是谁教你的武功?”麦卓干笑一声,很涩,“轻巧地,Vice不过是先观望了一会儿,却足够让围剿的神乐族人将他重伤了。”

    “严重地呢?”

    “便是这个结果。”麦卓依旧看着近在咫尺的Vice,眼神还是那么幽怨,“主人震怒。”

    “然后就恨不相逢未变时?”合冰似乎理解了,虽然麦卓得避重就轻。

    “当初,受令毁灭Vice肉身的人,是我。”合冰明显感受到麦卓胸口起伏不定,却也明白,这是她的回忆,哪怕是不堪回首,“真正的酷刑啊!”

    “……你,下得了手么?”合冰不敢相信,因为麦卓仅仅是回忆便浑身颤抖。看向Vice,却是埋头泪花。

    “下得了,能下不了吗?”麦卓的泪水滴在合冰脖子上,还是滚烫的温度,“主人只传达了一段话——‘对Vice的惩罚,总量已经定了,一部分在今天,一部分在来世。来世的程度取决于今天的程度。麦卓,好好做这个加减法吧!这便是对你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