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二十五章 追忆

第二十五章 追忆

    “麻宫姐,我能和这老家伙独处一会儿吗?”Vice回头看去,却见合冰抱着神乐潜龙,神乐潜龙抱着木吉他的“雕像”,“……合冰,你还想抱到什么时候?”

    “无妨,挺安逸。 .COM”虽然合冰忙不迭地松了手,神乐潜龙倒吃吃而笑,“不过,在你们独处之后,能让我和这位老人家商量儿事吗?”

    “神乐家的?”见着神乐潜龙的笑容,老裁缝的反应很似惊弓之鸟,“当初她也是这么笑的……”

    “放心,我只谋财,不害命。”神乐潜龙约莫知道老裁缝的所指,倒不以为意,拉起合冰的手,偏头看向麻宫雅典娜,“既然合冰与你亲密,我就撒娇称你为雅典娜妹妹,如何?”

    “妹……妹?”对着神乐潜龙无害的微笑,麻宫雅典娜明显有些出神,她忐忑地看看合冰,又看向老裁缝,却没有得到回应,只好眉头深锁,“……好吧。”

    “那么,雅典娜妹妹,可以带我与合冰一起见识一下你的厨艺吗?神乐家对你的评价里专门有此一项,我很好奇。”神乐潜龙轻甩长发,“Vice,今晚能让老人家回家共进晚餐吗?”

    Vice笑了,瞧着老裁缝,一把揪住——反正老裁缝反抗不了:“没问题。”

    ……

    “韦思……”

    “叫我Vice吧,上辈子的名字就让它消失吧。”

    少有人踪的沙滩上,老裁缝和Vice并肩缓步,远看去,真如多年邂逅的老友。

    “好吧,你活了那么多辈子,真要记住每辈子的名字也是个麻烦。”老裁缝嘿嘿一笑,“不过,刚才我仅仅是不习惯英文发音。”

    “你……”Vice翻出个白眼,“你还是那么讨人厌。”

    “我不过是讨你厌罢了,谁叫有那段事情呢?就算我现在什么,你都不觉得是好话。”

    “好吧,看在你没武功的份上。”是如此,Vice却手起一个爆栗砸在老裁缝脑门,“这种程度就算出气了。”

    “咝——”老裁缝猝不及防,“你他妈还是这样!”

    “你他妈不也没变什么吗?”Vice反问。

    “我……”老裁缝语塞了,想做什么,却做不了什么,“你狠!”

    “当年你不也这么对我的吗?”Vice一手压住老裁缝脑袋,“麦卓当初就劝我不要和凡人一番见识,我却对你做不到。”

    “起来我还得荣幸了?”老裁缝很是激气,伸手去掰,“就为这个,毁了我下半辈子,毁了你这辈子。”

    “除了继往开来,还能怎样?”Vice的手纹丝不动。

    “你是想死都死不了,我不想死,活得下去?”老裁缝恨声太息,“可怜我一身所学啊!”

    “可怜?你不是收了半个徒弟了吗?”Vice终于放手,却像姐姐般按着老裁缝的肩——或许,她自以为是兄长的感觉,“没瞧错的话,麻宫雅典娜更是得了你衣钵?”

    “她倒不肖,什么都明白,却不见得认同。”老裁缝感慨起来,“怪不得你们老大如此重视孩子,传承,的确最费脑筋了……个不中听的,依我看,这事儿你们三大家都没搞好,反而是那活得可怜兮兮的八神族得了真谛。”

    “真谛?哪有那么容易?”Vice冷笑,“八神族的确做的好,到现在成一脉单传了。”

    “还不是你们几家挤压的‘成果’?”老裁缝毫不留口,“你当我是睁眼瞎?”

    “这就是势力间的法则,只要有一个环节缺口明显,便有灭门之危。八神族的确在不少地方很了不起,但缺陷更突出,作为一个人,他们是最优秀的;作为一个势力,他们迟早被淘汰。”

    Vice没有抬杠了,老裁缝反而有些无话可。直到两人默默走了许久,才由老裁缝打破了沉寂:“Vice,其他的八杰集吧,他们是个什么情况?不少时候却也想他们。”

    “你想知道谁?”

    “先使风的吧!当初就惟独他,我完全不是对手。”老裁缝喃喃间有些愤恨,“飘在天上只冲我挂龙卷风……真他妈作弊。”

    “你没机会见到他了。KOF96上,他又一次**毁灭了。”

    “为什么?以他的身手,只要不想死,绝对死不了啊!”老裁缝不敢置信,眼瞅着Vice全是疑问。

    “……时代不同了。虽然当刺客的话,他的确无敌,但他当时需要面对的却是另一种情况。”Vice想了一会儿,可能是回忆,可能是思索,“可惜我只能看着他战斗,帮不上忙。而且,就算我有那能力,也做不了什么。”

    “什么意思?”

    “还记得当年那个不喜欢打架的少年吗?这辈子他做了件震惊八杰集的大事——生了个女儿。”

    “八杰集的直系后代?不是那非常危险吗?千年来的夭折率不是居高不下,以至于你们都放弃了?”老裁缝多少明白Vice的意思,“难道……他找到解决的办法了?他脑瓜子的确很灵。”

    “倒也算一个办法,不过,代价是他的**死亡。”Vice只是惨笑,“你大概也能猜出他那存活下来的女儿在我们八杰集心中的意义。而在KOF96上,她竟然选择和我们对立。”

    “所以,狠不下心来?”老裁缝费解,“可问题是那后代凭什么?为什么?”

    “一因为我们当年没让她知道她父母死亡的真相,一半因为合冰的教唆……吧。”

    “合冰那子?”老裁缝一愣,“你是……那个后代就是合冰口中的Leona?合冰倒不时念叨她。”

    “是吗?那是好事儿。”Vice笑得高兴,“这样,撮合起来也方便。”

    “打住!”老裁缝突然停住脚步,“撮合?你们八杰集招上门女婿啊?”

    “不行吗?”

    “话先清楚,我合计着拿他给我家雅典娜当预备役的。”

    “那你趁早断了这一手。”老裁缝正色,Vice更严肃,“这件事我们已经内定了,有足够高的优先级别——你认为你争得过吗?再,你那是预备役,我们打算的是正牌儿。”

    “不行,这事儿大不了拉倒,拆伙,干架。”老裁缝很坚决。

    “是吗?”Vice温柔一笑,“据母性的光辉能导致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而你,真打算挑战八杰集的舐犊之情?”着,单手掐着老裁缝脖子,举了个临空。

    “你他……妈不知道君子……动口不动手啊?”老裁缝挣扎着。

    “这辈子我是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