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二十七章 天下第二的老裁缝?

第二十七章 天下第二的老裁缝?

    合冰不明白,自己心目中一向聪慧得狡黠的雅典娜竟然在神乐潜龙如此腼腆,但看着她含羞忐忑的神态,竟不忍心细问,只能轻声相询她为何心神不宁。 .COM

    “……呵呵,”面对合冰的关切,麻宫雅典娜在一时愣神后,只勉强笑笑,“这是何等地失态啊!”完,便提起门口的纸袋,往厨房去了。

    合冰还想开口,却被神乐潜龙伸指虚封唇齿:“让她一个人静静,究竟得靠自己想通才行。”

    “……嗯。”

    ……

    “叮叮当,叮叮当……”当麻宫雅典娜正在做最后一道菜时,客厅里突然响起了《铃儿响叮当》的歌声。

    “怎么?”合冰正听着神乐潜龙的演奏。

    “大概是门铃吧。”神乐潜龙把旋律转为轻柔。

    “还不是裁缝那老顽童的手笔。”麻宫雅典娜在厨房嚷道,“合冰,开开门。”

    “好……Vice?老裁缝呢?”开门而见的是Vice春风般的笑容,却让合冰吓了一跳。

    “在我身后。”笑着,Vice扬长而入,冲神乐潜龙头,“在研究音乐啊?”

    “老裁……你怎么了!”

    老裁缝一把推开满地找下巴的合冰,着一脑门的包愤然进屋:“还不是这个身心扭曲的变态闹的!”

    “谁叫你狗嘴改不了吃屎?”Vice反击得迅速,“臭脾气越老越硬,只可惜,而今可以享受虐待乐趣的人,不再是你了。”

    “你……”老裁缝大怒。

    “又想讨打?”Vice笑看着他,似乎便是妩媚,却让关门回头的合冰心犯寒。

    “有本事下死手啊?”老裁缝昂然逼近。

    “我不傻,别激将了。”Vice伸手就冲他脑袋一巴掌,“再,我怎么舍得杀你?上辈子的委屈都没报完呢!”

    “……合冰,帮忙!”老裁缝哭丧着脸,突然伸手一招。

    “他敢吗?”Vice畅怀,“我可是他债主之一。合冰,要不要算算你这身衣服的成本费?”

    “很贵?”一直处于看戏模式的神乐潜龙来了兴趣。

    “不贵,但契约已经成立,是麻宫姐代他签的。”Vice眨眨眼,“合冰,我要修理这老不羞,你怎么办?”

    “……我去给雅典娜打下手了!”目光在老裁缝和Vice间扫视的合冰脸色越来越差,最终察觉了神乐潜龙意味深长的笑意,搁下句话落荒而逃,隐隐约约传来些嘟囔,“怎么办?凉拌!”

    ……

    晚餐终究是开始了,除了老裁缝的头再突兀了一圈外,一切也算平和——Vice还是如进门时那样开心颜,神乐潜龙还是似笑非笑,看着麻宫雅典娜来回的身影,眼神还是如此温暖,合冰看着老裁缝,想笑,却忍着,麻宫雅典娜上着菜,忙碌着。

    “开饭!”麻宫雅典娜带头举起筷子。

    “看上去色香俱全,试试味道。”神乐潜龙却没有作客的矜持,熟练的筷子功指着餐桌,“Vice喜欢吃中国菜吗?”

    “她怎么可能不喜欢?”老裁缝抢答着,手里的动作更抢,“这变态上辈子可是地道的中国美食家!”

    “多嘴心噎死!”Vice一筷子夺走老裁缝刚夹住的鱼香肉丝,酣畅地丢进嘴里。

    “上辈子啊,”神乐潜龙饶有兴趣,“能以经古历今的人们为对手,才是人生的乐趣啊!”

    “能获神乐族雪藏的双刃剑赞扬,也是我们的荣幸。”Vice揶揄着又打掉老裁缝的目标,似乎他的郁闷正是自己的快乐。

    “双刃剑?”合冰有些错愕,但也随即明白了,看向神乐潜龙,“是这样吗?”

    “问题是谁都没有被真正伤到啊!”神乐潜龙的口气似辩白,似惋惜。

    “谁的?”Vice想第三次干扰老裁缝,却见麻宫雅典娜给他夹菜,只好作罢,“你给八神庵造成的阴影还不够吗?”

    “庵?”麻宫雅典娜一个惊诧,筷子上的蘑菇刚好擦着老裁缝的碗掉在桌面上,“神乐……潜龙当初和庵怎么了?”

    “没啥,八神庵也没对我多少,”Vice得胜似地朝老裁缝笑,“我只能从他的只言片语中知道,这位神乐潜龙姐在十多年前和庵有过一段相遇,以至于现在庵的心里,她仍像泰山压。”

    “是……吗?可是,潜龙她看上去根本不会武啊!”麻宫雅典娜略一思索,急急而问。

    “谁他内心里在意的是武学?”神乐潜龙与Vice正好弄个不约而同。

    就在两人哑然对视间,老裁缝再也忍不住委屈:“虽然在饭桌上谈事情是东方人的传统,但你们至少让我吃到一口吧!”

    终于,合冰大笑起来,整个饭厅里感染着快活的气氛。

    “你们……”

    见着老裁缝欲哭无泪,神乐潜龙方才敛容:“既然东方人习惯在餐桌上谈事情,那我就正事了。”

    “哦?”Vice也来了兴趣,不再与老裁缝针锋相对,“不知神乐代宫主有什么要的?”

    “雅典娜妹妹,你知道这位老人家当初是谁吗?”神乐潜龙不答,却和蔼问起麻宫雅典娜来。

    “……他从不告诉我。”麻宫雅典娜低垂起头,也不知现时她脑海里飞旋的是什么。

    “是吗?那我也不太详细了。”神乐潜龙第一次正视着老裁缝,“总之,在二战时代前后,论单挑只逊于八杰集的风天王,仅凭**凡胎纯气功几乎算是打遍世界无敌手,任何势力无不千方百计拉拢的草根格斗者,便是这位伴随你成长,惟有缚鸡之力的垂垂老者。”

    “使风的那家伙是作弊!他根本是天然的轰炸机!”老裁缝不服得跳起来。

    “我不过是让雅典娜妹妹知晓知晓,至于天下第一是谁,你想是谁,便是谁了。”神乐潜龙不以为意,“不过,因为一些道不清对错的往事,这位绝高手被神乐族下了格杀令,虽然最终的结果是一辈子只能在草薙家的眼皮子底下受监视,虽然一身武功被压制,但还是活了下来。神乐宫的这么次失手,族里不少激进派至今耿耿于怀啊!”

    “压制?”认真开始聆听的麻宫雅典娜倒仍是那么聪慧,一下便咀嚼出了重,“你是,他是被零技之楚之类的招式废的?”

    “那可不是一个人的神技哟!”神乐潜龙含笑头。

    “这么,他有希望恢复了?”麻宫雅典娜显得比当事人还激动。

    “在懂零技之楚的人的帮助下,应该可以。”神乐潜龙扫视着所有人的表情,“不过,综合很多细节因素,一旦恢复,他的生命大概便开始了倒计时。”

    “……”

    众人的沉默最终被合冰打破:“为什么?”

    “……是因为紊乱?”麻宫雅典娜斟酌着问。

    “雅典娜妹妹果然是我的雅典娜妹妹。”神乐潜龙顺势给她夹了块蟮鱼片。

    “神乐家的姑娘,这些就别了,事情已经那么多年了,我的心早淡了。”一直沉思着的老裁缝蓦然开口,语调丝毫不似玩世不恭,“直吧,你找我,想做什么?”

    “无他。”神乐潜龙的口吻仿佛江山掌中棋,“世界各地只有你的传,还缺你的足迹。我来,只想用他江之水洗掉神乐族与你之间那碎玉的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