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三十一章 睡衣

第三十一章 睡衣

    厨房里没了麻宫雅典娜的身影,但合冰也不寂寞--没等他颤动着眉头默默洗完碗,Vice犹如幽灵般地出现便从背后吓了他一跳。 .COM

    “你可真贤惠啊!”

    差儿没让青花碗摔在地上,惊魂甫定的合冰没好气地回她一眼,继续自己的家务:“贤惠?男人就不能贤惠吗?或者从古到今你都眼睁睁看着麦卓姐近庖厨?”

    “似乎,你的心情不好了。”Vice一把拍住他的肩头,“莫非,刚才和麻宫姑娘闹了不开心?”

    “似乎,你的心情转好了。”合冰答非所问,低头对付起最后的锅,“刚才你那一拳波及了不少餐具,打算赔偿吗?”

    Vice微微摇头:“那是我和麻宫姑娘的事情。”

    “得,直吧--单独找我的目的。”

    “提醒你--势力间的博弈,个人只可能是棋子……好自为之。”轻飘飘完,Vice转身就走。

    合冰为此惊讶:“这就完了?”

    “你叫我直的,难道得长篇大论?”

    “倒不是……只不过……”合冰斟酌起词措,“和我料想的不大一样。”

    “你认为我要的,既然大家心知肚明,还有必要吗?”Vice眨眨眼,“记牢了,那是万事好商量的底线。另外,刚才那句话不过是替麦卓转告的。”

    “敢情你刚才就是给她打的电话?”错愕之后,合冰脸露幸福。

    “而今她是我族统帅,不向她报告才怪。”Vice一扬手,“我有事儿先走了,替我和他们告别。”

    “不亲自和老裁缝两句?”

    “他都壮心不已了,以后不乏打交道的机会。”

    ……

    Vice走了,老裁缝看着威斯卡被BOSS一爪穿透身体,麻宫雅典娜听着地狱乐队的新专缉,合冰握杯水坐在沙发上静静沉思,神乐潜龙出浴了。

    “大家很安静啊。”

    “潜龙……姐,我愿意举办那些演唱会,”麻宫雅典娜拉下耳塞,“但演出的内容我希望自决。”

    “没问题,你可以一票否决。”神乐潜龙含笑头,裹着浴衣,檫着长发,坐到合冰身旁,“既然确定了,我能在这里借宿一宿吗?”

    “没问题。”

    “那么,合冰,明天我会去拜访前草薙城主。明天都早起些。”

    “哦……”合冰似乎还在思考什么,好半天才认真看向她,“……你真是马不停蹄。”

    “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神乐潜龙拾起吉他,“可以的话,请带我去卧室。”

    “卧室……”经神乐潜龙一,合冰踌躇起来,“雅典娜,让潜龙睡哪里好?拳崇,包,老人家不在,直接动用似乎不好?”

    “既然如此,就睡你的卧室好了。”神乐潜龙微笑而起,“我的保镖本该形影不离。”

    “你们……”麻宫雅典娜哑然看着他俩许久,终于吐出口气来,“那么,需要闹钟吗?还是调到几?”

    “七就好。”

    ……

    “这……就是你的卧室?”

    当经由合冰的带领,打开房门进而坐在床边,接过合冰递来的白睡衣时,神乐潜龙脸上淡然的微笑突然一滞,很是不解地看着他。

    “如假包换。”合冰头,“要是有什么不顺眼的,请谅解。”

    “不,不……”神乐潜龙依旧盯着他,眼神有丝玩味,“只是有些出乎意料……果然是千鹤姐青睐的人啊……很好,非常好!”

    “什么意思?”虽然神乐潜龙畅笑的样子挺美挺豪放,但一直被死盯着的感觉还是让合冰如坐针毡,“要是真有什么不妥,我改行不?”

    “没什么,有感而发罢了。”神乐潜龙轻轻放吉他于床边,言他,“趁头发还没干完,陪我话好吗?”

    合冰就近搬张椅子凑在她身旁:“吧。”

    “今天我做的这些……”神乐潜龙就着毛巾搓起发梢,“让一位老人发挥余热,从利益上义不容辞,从感情上却过意不去。”

    “既然都把利和义联在一起了,还有什么问题?”合冰轻叹,“老裁缝似乎很乐意临到头绚丽一把。”

    “绚丽?绚丽往往意味着燃烧。”神乐潜龙缓缓摇头,“虽然我会毫不犹豫地做任何一件计划之中的事情,但那不代表我希望那样的事情发生。”

    “反正,你做了。”

    “是啊,这就是神乐宫主,哪怕是代宫主。”神乐潜龙怆然而笑。

    “这些……似乎该装在心底。”合冰沉默了很久。

    “不能不告诉你啊!”神乐潜龙将擦干头发的毛巾交到他手中,“我过,你是我的保镖,心理安全的保镖。”

    “让你心安理得地残酷,还不是我的能力范围。”

    “能力就像感情,都是培养出来的。”神乐潜龙握住合冰的手,“就算我真把你卖了,一定会让你数钱的。”

    “……这话真别扭。”

    “没什么,都会习惯的。”神乐潜龙宛然,“我换睡衣了,可以出去一下吗?”

    ……

    “合冰。”

    “什么?”

    “替我看看,刚才打BOSS之前,威斯卡还在地上淌血,BOSS打完了,他竟然不见了。”

    “哦,他压根儿没死,故意的。”

    “哦?你怎么知道的?”

    “显然……猜的。”

    “你……”

    “不猜,还能怎样?我又不是游戏制作人。”

    “得,就不该问你。”

    “……没事儿,我先睡了。”

    “你真和神乐姑娘共处一室?”

    “又不是第一次镶板凳睡觉了。”

    “你还真……柳下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