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三十四章 草薙柴舟的心思

第三十四章 草薙柴舟的心思

    "葵……”草薙柴舟眼看着神乐潜龙与合冰相握的手,貌似天衣无缝,“她这几天一直陪着她难得回来一次的哥哥,如果你真想见,可以叫她出来。 .COM”

    “不用给你们添麻烦了,合冰应该足够带我去了。”神乐潜龙攥着合冰的手。

    “其实……这位合冰与京有过几次交往,而且,也算我草薙城的常客。我想单独和他聊些事情。”草薙柴舟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那握着的手。

    “常客?入幕之宾吗?”神乐潜龙浅笑起来,“既然前草薙城主有意,我自然不能反对。合冰,你愿意去吗?”

    “我……”看着神乐潜龙,又看向草薙柴舟,两者的眼睛似乎都那么深邃,合冰踌躇起来,“要不,一会儿我们在阿葵的住处汇合?”

    “好。”神乐潜龙放手很干脆,“我等你。”

    ……

    神乐潜龙离开了,随着一个青春女子的引领。在城门口的合冰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草薙柴舟也伴着遥望。还是那白衣绿裤的休闲服,巧的鸭舌帽挂在腰间,修长的身材在浅浅细步中秀着灵性,仿佛就是让人在记忆中珍藏的邻家女孩……只是,那梧桐色的木吉他随意斜握,依稀便有青锋凝芒的意境,这让合冰格外觉着她孤高。

    “神乐潜龙啊,上次被外界所知时仍是还把青梅嗅的年纪。”草薙柴舟忽地感叹,“而今,却成了神乐代宫主……京却不知所踪……”

    “前辈不用忧心,草薙京……毕竟是草薙城主,不是能轻易困住的。”合冰想安慰,却斟酌了很久的词措。

    “我哪里是担心那浑子?”草薙柴舟口吻落寞,拉着合冰一个高跃跳到城门,细细眺望起东京,“丝毫不会武的神乐潜龙也能代理宫主的职责了,草薙城却还在为是否以大蛇薙为嫡系的认证门槛而争论……这便是草薙族历史性衰退的表征吗?”

    “这话更适合在草薙族的决策圈里,而不是面对我这样的外人。”城门的风很大,吹打着草薙柴舟的衣领,让合冰不心瞧见那锁骨附近的伤疤。

    “外人?”草薙柴舟猛然侧脸而瞪,“而今你还自认为是草薙城的外人?”

    “……就算不是……”合冰躲避着他的目光,“也没资格讨论如此深度的话题吧……”

    草薙柴舟依然凝视着合冰,右手伸出食指,窜着细的火苗:“其实,我的意见是让葵继任城主……”

    “什么!”合冰大惊,“阿葵的性格……”

    “不过是一个前草薙城主的意见罢了,几乎被反对的浪潮所淹没。”草薙柴舟解嘲般地打断合冰的惊呼,“草薙城终究还不能接受一个少女当城主。”

    “据当初在草薙京之前不是有草薙阳更有希望继承你的位置吗?”合冰不解。

    “一个年满十七却连使用大蛇薙都勉强的女人和一个十四岁便明白了无式的女人,”草薙柴舟摇头苦笑,“这在草薙城的眼里,是天壤之别。”

    “无式,真的如此重要……”

    合冰的感慨收获了草薙柴舟一个深深无奈的眼神,那眼神中似乎忧心忡忡:“这几十年,草薙城虽然变通了很多,但在最核心的地方依旧守着乌龟壳。我担心啊……战国时代,是草薙家将八咫家连根拔起驱逐到非洲东岸才罢休的,那时候,草薙家不了解欧洲,不了解新大陆,给了神乐家卧薪尝胆的机会;而今,就算草薙家想泯然那些恩仇,神乐家会答应吗?夫差永远不会明白越国的。”

    “只要还有八杰集的震慑,还不必这么悲观吧?”话是如此,合冰已然冷汗满身。

    “震慑?KOF97之后,并没有什么世界末日,反而是京失踪了。”草薙柴舟直视向他,“神乐千鹤为了比八杰集更恐怖的存在而放下身段向两位神器要求帮助,那便是有效的震慑。如今,能够发言的不过区区八杰集,况且,像高尼茨那种级数的高手也暂时没有了——这何谈震慑?更主要的是,神乐宫已经不是神乐千鹤话了。”

    “……你是,潜龙会……”合冰分析着草薙柴舟的字里行间。

    “如果十多年的时间不足以改变人的话,神乐潜龙根本就是个疯子。”草薙柴舟的声音似在颤抖,“当年她几乎把八神族的独苗八神庵杀了!就算草薙城再怎么强盛,再怎么压制八神族,也从没想过让八神族灭亡,而她……”

    “潜龙她……”看着草薙柴舟,合冰显然不觉得他在谎,却又不敢相信他的话,“她……”

    “只希望她不再是孩童时那样了。”草薙柴舟食指的火苗有些散乱,“今天见着她,果然霸气十足,却融化在那微笑之中,就像京……可惜,京空有霸气,却无野心。”

    “草薙京……”合冰喃喃念叨着这个名字,似在回忆,“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懒人。”草薙柴舟双手一摊,不假思索。

    “啊?”

    “懒得要死,除了KOF,几乎不出手,出手就是人命。”草薙柴舟叹着,“从来告诉他要善于胡萝卜加大棒,他死也不听。”

    听着草薙柴舟的评价,合冰脸皮抽动:“这么,上次被他揍了没死,还是我福大命大了。”

    草薙柴舟不以为然:“那是因为葵护着你,他们兄妹感情好而已。”

    “阿葵对草薙京的评价可不是这样。”

    “父亲眼中的儿子总是不成钢的,妹妹眼中的哥哥总是骨子里好的。”草薙柴舟话锋一转,“不过,父亲和女婿之间总是天生的不共戴天。”

    “什么意思?”合冰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也没什么,葵也算是我抚养长大的,她挑的夫君我自然看着嫉妒,也得考校考校那家伙有没有能力给葵幸福。”草薙柴舟慈眉善目地向合冰一步步逼近。

    “有话好,事情不是……”合冰越退越快。

    “出招吧。”草薙柴舟越逼越紧。

    “不……”突然,合冰一脚踩空,从城门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