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三十六章 相知睡美人

第三十六章 相知睡美人

    神乐潜龙欣然答应了,但草薙苍司却苦了脸:“葵,屋里已经没吃的了。 .COM”

    “什么?”草薙葵一愣,“你怎么管伙食的?在埃及养尊处优惯了?”

    “是你……太能吃了。”草薙苍司低头悄悄做手势,请求神乐潜龙见谅,“昨天我就叫人采购了,但现在是早上,没送到。”

    “……”草薙葵看着草薙苍司,欲言又止了好久,终于叹出句让他几乎吐血的话,“还是合冰好啊,上得练功房,下得厨房。”

    “哦?”神乐潜龙一脸恍然,“我竟没察觉他有这一手,得好好享受回来。”

    “可惜他懒,得敲打。”草薙葵丝毫没有背后闲话的感觉,伸手邀请神乐潜龙,“走,一起去外面吃拉面,很便宜,也很好吃。”

    “一会要是合冰来找我们怎么办?”问倒是问了,神乐潜龙跟着草薙葵走的动作却是麻利。

    “他有这里的钥匙,也有这里的卧室,饿他一顿也死不了。”草薙葵背身招手,“哥,锁了门,一起走。”着,一扬手,擦汗的毛巾飘然脱手,躺在了附近的沙发上,“快儿。”

    “……哦。”看着自己妹妹与神乐潜龙谈笑风声渐渐走远,草薙苍司无奈苦笑,慢慢锁门间喃喃自语,“养尊处优?拉面?很便宜?合冰啊,你究竟做了什么?让葵改变如此之多?更竟然,让她在自己的天地中划给你一间卧室?算了,也不一定不是好事儿……不过,在神乐代宫主面前如此自来熟,这又是好是坏啊……”

    ……

    最终,追随草薙葵与神乐潜龙的步伐的草薙苍司也在沉思中略有蹒跚地离开了。没过多久,合冰出现在门口,按了门铃,也敲了门,却还是被晾着。

    “没人?不对吧……”回头观察一阵,合冰终还是摸出钥匙,“有潜龙来去的脚印,离去时还有阿葵的伴随,虽然她的脚印不太正常……大概是,累了?真是的,武学真那么重要?清早就这么拼命苦练?草薙阳可没过你从前什么时候努力习武过……嗯?还有脚印?应该是草薙苍司的了……问题是,他们不知道我会来么?”

    开了门,果然无人。郁闷的合冰顺手关上门,随意看着:“还真把我忘了……嗯?毛巾扔在沙发上?谁干的?不怕被阿葵数落?”疑惑间,合冰拾起毛巾,“这……”

    不由合冰不吃惊,因为毛巾上有被火焰烤焦的痕迹。心念一动,合冰展开毛巾,又翻过来,终于认清一个歪歪扭扭的“阳”字。

    “……原来如此。”盯着毛巾,合冰思索了一会儿,终于走进厕所,对着抽水马桶,把它搓成黑灰,然后静静听着水流的声响,“难为她了……不过,阿葵究竟用什么借口把潜龙引开的?”

    合冰并没有为这问题费什么心思,径直在屋子里穿梭,最终进入一个暗门。

    一床,一椅,一灯。灯是柔和的白炽灯,椅是的木靠椅,床是镏工精细的沉香木,雪白的床单上躺着一个睡美人般的女子——草薙阳。

    “你来了。”虽然仍是高位瘫痪,却不妨碍她第一时间察觉合冰的到来。

    “……苦了你了。”拉着木椅,坐在床头,牵着草薙阳的手,一切自然得仿佛千锤百炼,惟有合冰的眼神中的关切比以往时常的浓郁了些,“这几天有没有饿肚子?”

    “为了给我带吃的来,葵可没少找借口,天天努力吃着零食。”草薙阳笑了,虽然只是嘴角痕迹般地一动,却是合冰熟悉,“虽然在我面前一脸自然,却在看着那么吃的时还是没掩饰住撑得要死的厌恶。”

    “……怪不得,看着她的脚印深浅不稳,差不多就是拼命练武的结果了。”合冰也笑了,按摩着草薙阳的手,“吃得太多,也只能这样消耗了……但愿别出阑尾炎啊!”

    “那倒是好事儿,她也该认真练武了。”草薙阳看着合冰,一如他们独处时最频繁的姿态,只是眼神很是闪烁,“草薙家的孩子,如果是十八岁还不能正常使用大蛇薙,在族中的地位将一落千丈。”

    合冰替她拂拂头发:“这么起来,我听草薙柴舟,你在十四岁就明白了无式?”

    “明白而已。当时勉强尝试了一次,无式倒是打出来了,人却瘫软了一天。”草薙阳摇着头,“结果错过了当年的文化考试,留了一级。”

    “噗……”合冰残念了,“至少,引起了草薙城的轰动吧?”

    “没错,最大的影响就是让刚刚精通百八十式的草薙京理直气壮地懒下来写他的打油诗了。”草薙阳笑得畅快,却仍只幅度裂列嘴,“然后,柴舟叔叔以此为契机在更多场合提高草薙城中的普通女性的待遇与责任。”

    “原来他还真是个懒虫啊!”合冰感叹着,将手指插在她发间,按摩着头皮,“也就是……其实当初,你有意无意间成了草薙城女权运动的主力了?”

    “京可不是懒虫,他不过是不愿当城主。”草薙阳闭了眼,流露着惬意,“我也从来没在乎过什么女权。那时侯,我要的,别人不给我也争,至于别人,她争取,我帮助,她甘愿,我管她做什?”

    “当初的你倒也洒脱。”

    “现在只觉得可笑。听闻着这些年的变化,才明白柴舟叔叔的远见卓识。”草薙阳动着手指,敲在合冰指背上,“可惜那时侯经常嫌他不做正经事儿。”

    “手指的力道又大了一些,不定哪天你就能痊愈如初了。”合冰感受着她一次次努力的敲击,“对了,你听过一个叫神乐潜龙的人吗?”

    “潜龙?”草薙阳想了想,“名字里有动物,意味着在血统上有成为宫主的资格,但为什么又取一个‘潜’字?不明白,也没听过。从前虽然学过情报分析的知识,但没注意过具体的情报。毕竟,我受……伤时才十六、七岁。”

    “那么……你听过神乐家有很厉害的人物,却从不习武?”

    “不习武?好象有一个女的……似乎叫神乐紫。”草薙阳最终还是摇头,“都是时候的传闻了,还叫着名呢!”

    “哦……”合冰头,思索起来。

    “怎么?在神乐宫去一趟有什么发现了?”

    “见了太多的事儿,心烦如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