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三十七章 麦卓与Whip

第三十七章 麦卓与Whip

    作为巴西雇佣军的基地,巴西高原的某处从来是外松内紧的安宁。 .COM就像那些在死人堆里几进几出的家伙听着了训练营里的枪炮声才认为一天的生活没有异常,雇佣军基地的精英们总有着自己的独特。

    而今天,着装简朴而干练的麦卓闯入这基地时,便让那些兵油子的神经起了漪涟——倒不是什么垂涎美貌,虽然麦卓的美貌得天独厚,但KOF96上的风姿却也早早印入这些格斗发烧友的脑海——没错,便有那么一个推崇热兵器的休假期家伙在一儿酒的刺激下打算与麦卓来段“偶遇”。

    只可惜,这个“偶遇”究竟没有发生,当这如果修理干净胡渣子也算眉清目秀的轻微酒精中毒者摇晃着离麦卓还有三五米远时,便被斜插出来的一个真正眉清目秀的青年男子扶住:“你这把手枪虽然百发百中,但眼前这位美人是不会给你扣扳机的时间的。”

    “呵呵,还以为能在这儿活动下筋骨呢!”麦卓笑看着眼前的男子,“真的是人怕出名猪怕壮。”

    “麦卓女士笑了。天下闻名,自有其威风。”男子顺手将怀中的人扶靠在路边墙角,然后象征性地整理下仪容,站定在麦卓面前,“中尉,李斯密。如果麦卓女士没有其他的事情,就如预约所定,由我带你去见委托对象?”

    “不必了。”麦卓摆摆手,“巴西雇佣军的信誉,我是一直见证的。你告诉我大体的布置就是了。今天之所以来,只想远远看看Leona那丫头。”

    “如果是Leona,多半还是在那山崖,你也去过几次的。”李斯密指个方向,邀请麦卓前行,“那么,我下关于你这次委托的情况。”

    “听,这次派的人是新手?”头,麦卓边走边问。

    “原来上校已经知会过你了,那我就直了。”李斯密跟着,落后半个身位,“这次你的委托分三部分。第一部分,是监视调查草薙京下落的势力的情况以及其动向,这个,我们已经派了线人出发了,由我负责;第二部分,是调查神乐宫主的行踪,由于最近神乐宫主的位置有变化,你临时改为跟踪神乐代宫主并保证进一部行动的可能,这个,我们决定派Leona去完成;第三部分,是你昨天临时通知的,要求派人代表你参与与神乐宫、草薙城的某个计划的合作,这个,由于一时间没有什么人手,我们遴选之后决定派一个代号叫Whip的女兵负责。”

    “Whip?什么情况?”麦卓有些兴趣。

    “很有天赋的谍报员,格斗者,炮手,精通七国语言,但枪法糟糕。现年十八岁,虽然接受过的任务数量不多,但任务完成情况在雇佣军中名列前茅。”李斯密如数家珍。

    “十八岁就有如此成就,却当佣兵?”麦卓一愣,旋即失笑,“不会是体貌有问题吧?”

    “相反,个人认为,如果不算麦卓女士你,Whip的外在条件也算一流。”李斯密解释道。

    “是吗?那么,我先去看Leona了,你带那个Whip到那个山崖来,我等着,亲自面试一次。毕竟,这次委托比较重要。”

    “如你所愿。”

    ……

    “Whip。”

    女兵营的门口,李斯密冲跑着出来的军装少女招呼着,却得到一个奔跑中的军礼:“中尉,有结果了吗?”

    “麦卓要见你。”李斯密无奈摇头,“你啊,竟然握着皮鞭敬礼,被上校看见,又是顿骂。”

    “上校只是,对这些节不在意的。再,我们佣兵敬礼又不对哪个国家,战友之间只要情分到了,谁有在乎标不标准?”Whip吐吐舌头,毫不收敛,“倒是,麦卓见我做什么?到底,这次任务究竟要干什么都不清楚。”

    “面试。”李斯密打着手势,“走吧,人家在山崖等着的。”

    “山崖?又是Leona常待的那地方?”Whip耸耸肩,“Leona是麦卓的侄女还是失散的妹妹?这么着紧她干嘛还让她当佣兵?”

    “麦卓对你为什么要当佣兵也很感兴趣。”李斯密淡淡而言,“Whip,你最近锋芒太露了。”

    “……我只是圆满完成任务而已。”Whip终归不是很服气。

    “得,你总有你的千万理由。”李斯密摆摆手,“不管怎么,这次委托是你的一个机会。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麦卓这次需要一个能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的全才。”着,李斯密依旧动着嘴唇,却没了声响,“凌将军要求你尽力取得麦卓的信任,并把这次委托的详细内容向他汇报。”

    “联系方式?”同样,Whip出口无声。

    “可以的话,直接汇报凌将军,实在不行,我中介。”李斯密笑了,拍拍她的肩,大声鼓励,“加油!”

    “坚决完成任务!”一瞬间,Whip的脸很庄严而神圣。

    ……

    依旧是那个山崖,Leona艺高人胆大地坐在边沿,默默看着风景,也不知看的是云还是地平线。

    不远处,麦卓静静伫立在一块青石旁,同样的沉默,看的却是Leona这道风景。

    ……

    “李斯密,那便是麦卓吗?怎么没比赛录象上那么妖艳,反而有些沧桑啊?”

    “声些,她不想惊动Leona的,要是害她穿帮了,心一会儿面试时整你。”

    “切,不懂女人心的白痴。”

    “……就不该对你好心!”

    ……

    “这就是Whip?果然秀外,究竟是不是慧中呢?”

    “如果是取长补短,我想我应该能替你做些相貌之外的任务。”

    “Whip……”

    “没事儿。李斯密,你忙自己的事吧,我先带这丫头去里约热内卢两天,看看她究竟适合这次委托不。”

    “哦……那么,我先告退了。”

    “Whip?看着很伶俐。跟我走吧!”

    “这口气,很有老鸨的气势。”

    “似乎你对我有什么成见?”

    “既然是成见,直愣愣地会问出结果吗?”

    “很好。不谈私人喜好,我先问第一个问题。”

    “请。”

    “作为一个格斗者,你对而今存在的各种流派的优劣之处有什么见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