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三十九章 转动着的地球

第三十九章 转动着的地球

    这是一个安宁的场所,虽然仍然时不时有着什么保护费的收取纠纷或者不同帮派的扯皮问题亦或某个游魂野鬼一时冲动做出了儿什么出格的恶**件,但至少,比起半年来前,这里没有人心惶惶,也没有谁担心有没有哪个非正常社会工作者正惦记着自己,更不去怀疑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COM

    没错,这是南镇。

    远远看来,清晨的忙碌朝气和任何一个大都市不逞相让——起码,站在吉斯塔楼的七枷社俯视着城市中到处的车水马龙时,便情不自禁地吹了声口哨:“不错,的确不错。”

    “你指导的城市交通规划,足以和任何尖的设计师媲美!”在他身后的吉斯顺声附和,“不过,这种事情,真的必要你这样的身份来做吗?”

    “你不明白的。”七枷社稍稍回头,半对着吉斯一笑,“无论高屋建瓴还是一砖一瓦,都值得去做,也值得高兴。至于现在,大事儿有更适合的人在管,而我,享受创作的快感不是皆大欢喜吗?”

    “随你所愿。”吉斯头,“虽然我更愿意把好钢用在刀刃上。”

    “那你就用吧——不用拐弯抹角,找我有什么事情?”七枷社随口而问,却在吉斯开口回答的瞬间毫无征兆地一记直拳奔其头部——最终冲击!

    当身投!吉斯的反应很快,但只堪堪架住七枷社的攻势,却不能做出反击。

    “其实,你应该直接用斗气风暴的。”七枷社嬉笑着缩回了手,“如果想保持你那在奇迹与不切实际之间徘徊的野心而不自取灭亡,就得时刻绷上最紧的神经。而刚才,你便不够。”

    “谢谢指教。”

    “这也是我懒散的原因。”七枷社依然是嘴角轻扬,“不过,对于不满百的人生来,你的野心与进退是难能可贵的。只要不犯方向性错误,我支持你。”

    “谢谢。”吉斯的脸上没有表情,却似乎有些波纹。

    “不用谢。”七枷社的回答很像学生编排作文,但听在吉斯耳中却没有丝毫的稚嫩感,“选择你的不是我,而是时代的浪潮把你推到了我的面前。我不作为不代表我不观察,而你,富有着我丢失了的坚毅……算了,反正不会告诉你什么内幕,索性就此打住了。克里斯究竟在北美还是南美上高中才是我头疼的问题……你有什么建议没?”

    “我只能保证南镇可以为他带来最一流的教育。”吉斯回答得不假思索。

    “问题是,克里斯需要一个和平的学习环境,像南镇这样的‘平衡’太容易引得他……头脑发热了。”大概,七枷社也没希望能从吉斯这里得到适合的意见,“对了,上次委派你留意草薙京的下落,有什么线索没?”

    “这正是我来见你的目的。”

    “是吗?”七枷社来了兴趣。

    “昨天,有一行三人来到南镇。”吉斯依旧是那么平视着七枷社,虽然刚才的一击让他的衣角有些凌乱,“为首的是一个女性,约莫二十岁,其余两个男性遮掩着面容,但被人发现很像草薙京。”

    “两个?很像?”七枷社左手托了托下巴,“草薙京出生时可不是三胞胎。”

    “接到报告后我立即亲自在远处观察了。”吉斯头,又摇头,“一个男性虽然和草薙京很像,但言行非常……诡异,丝毫没有草薙家的家教,而另外一个,我无法排除是真正的草薙京的可能性。”

    “是吗?值得瞧瞧。”想到做到,七枷社径直往电梯走去,“他们现在在哪儿?”

    “Kate旅馆。老板娘是King的好友,如果你现在就要去,需要我通知比利安排吗?”

    “……也好。今天还要灌唱片,我晚上去幻影酒吧。”

    “如你所愿。”

    ……

    南极,别林斯高晋科学考察站外。

    一男一女,对峙着,已有些时间。

    男的,白裘帽,黑风镜,白围巾,紫风衣,黑色的行囊不是很鼓,红长裤管上相连的皮带特色非常,只是那黑皮靴虽有些不搭配;而那女的,直接在颈部以上罩了个硕大的玻璃罩,浑然的黑束身服让她看起来仿佛天外来客——不过,如果在近距离透过那玻璃罩看去,倒也能明了她的身份。

    显然,男子和她的距离足够近:“想不到你也在这里。”

    “这算是心有灵犀还是不谋而合?”风雪很大,女子震着嗓子,“你的身体不要紧了?”

    可惜,男子没有理会她的调侃:“我刚从费雷站过来,没有草薙京的痕迹。”

    “这里也一样。”从男子围得像口罩的嘴里传来的声音有些失真,但还不至于影响女子的理解,“草薙京在南极的可能性已经排除得差不多了。”

    “你确定?”

    “除非他在极附近不出来——就算是他,在那样的环境下也不可能支撑几个月。”女子摇头,“况且,我也不相信他在那样的地方会不努力走出来。”

    “极我已经去过了。”

    “你……”女子大吃一惊。

    “带上足够的干粮和标记工具,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危险。”男子挥手止住她的话,“告诉我,你的情报。”

    “神乐宫的范围已经排除了。”

    “麦卓答应我尽力协助调查。”

    “草薙城没有故弄玄虚的动机。”

    “那么,北极?”

    “北极外围的资料已经汇总了,没有草薙京的下落。”

    “过几天我去北极极。”

    “别!”

    听到男子的决定,女子的劝阻脱口而出,却又不出下文,只盯着那掩盖了男子目光的风镜。

    “没有人的地方,你和我的能力没有区别,北极让我来,你着手调查剩下的地方。”

    “看着你这模样在这些死亡线上穿行,我担心。”男子不同意,女子也不容分,“你没有三长两短的资格。”

    又是一阵无言的对峙,直到女子开口:“算我求你。”

    “……好吧。我去撒哈拉沙漠。”

    “好。”

    “如果都没有结果,我就去中原,你负责北美,龙争虎斗的地方我没兴趣。”男子转身欲走。

    “北美是龙争虎斗,中原却是未知的恐惧啊!”女子正感叹着,见男子离开得迅速,赶紧叫唤,“庵,等等,进来补给一下吧!”

    “不必了。”男子顿了顿,还是回了下头,“另外,你为什么让那个人接替你?”

    “……你不明白的。”女子犹豫着,“我叫千鹤,但我首先姓神乐。”

    “是吗?为什么不是八咫呢?”男子大笑,终于扬长而去,剩下这风雪中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