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四十一章 失败的神尘

第四十一章 失败的神尘

    “如何?这算是东京最好吃的一家哟!”

    银铃般的笑声响彻着草薙葵的方圆,被她拉着手晃悠的神乐潜龙浅笑着看她,如同面对着温馨的风情:“的确,但似乎不太地道。 .COM”

    “真地道了,就不合你胃口了。”草薙葵指向已可望见的自家大门,“苍司哥都进去一会儿了,我们也快些。”

    “好。”

    拉扯于草薙葵深厚,格斗家与普通体质者的速度差异让神乐潜龙很有些跌跌撞撞,当她到达门口时,草薙葵突然一个急停,如立柱般挡在她身前——毫无悬念,一个漂亮的碰撞过程让她鼻尖的痛觉神经示了威。

    “嘶—”皱眉的低音半途夭折——疼得眯上眼睛的神乐潜龙恰从草薙葵胳膊弯的孔隙中看到了一团火焰!

    “哥!”

    在草薙葵的失声惊呼间,挣脱草薙葵的手,捂着鼻子的神乐潜龙终于看清大厅里发生着什么——躲过荒咬的合冰一拳打在草薙苍司腹部,却正好被对方双手掐住了头颅。

    神尘!

    看着合冰堪堪抵挡着几乎应接不暇的打击却对那将他包裹的赤炎毫无办法,神乐潜龙拉拉草薙葵的衣角,指指被引燃的家具:“你哥想把这大厅给了?”

    对此,草薙葵只是摇头:“苍司哥的神尘是难以打断的,不过也快完了……”正着,草薙苍司的连击被合冰架住,一记不算标准的杀掌阴蹴导致了两人的分离——便是这个,同时导致了草薙葵的失神。

    “这就是传中的神尘?原以为是以鬼烧结束的,想不到是七濑。”仿佛浴火凤凰的合冰声调中带着痛楚。

    “哥!”一瞬间的愣神之后,草薙葵的第一反应便是往草薙苍司扑去,“要不要紧?”

    “没,我还没不中用到那地步。”草薙苍司身上的火熄灭得很快,借着草薙葵的搀扶,一下子站了起来,“合冰,如果你答应我一辈子守护葵,我便把她托付于你。”

    “哥!”

    听着草薙葵反抗间杂着撒娇的叫喊,看着合冰在火焰中的错愕,当这错愕保持到他浑身的青烟不再时,草薙苍司放开了草薙葵的手:“看来,你还有犹豫。那么,我先走了……如果你对葵有所辜负……我想,你不会的。”

    “哥,你去哪儿?”草薙葵有些发蒙。

    “开罗。”草薙苍司冲神乐潜龙微微行礼,再回头对草薙葵一笑,“我这次回来,明面上是应柴舟叔叔的邀请,而今看来,连神尘都没有精通的我,就算留下来,也没有什么帮助……其实,我只是挂念你罢了。既然看到你长大了,我还有什么理由当电灯泡?”

    “哥……”草薙葵的嘴唇不断颤动,却始终发不出话。

    “葵,我走了。”草薙苍司转身离去,在与神乐潜龙擦肩时微微欠身,“对不起,让你看笑话了。另外,你还是止止鼻血吧?”

    神乐潜龙笑笑,虽然眉头还因为疼痛而一皱一皱,却流露着理解。

    “要走,也得把这一片狼籍收拾干净再走!”草薙葵大喝一声,所的内容却把合冰给囧了。

    “叫合冰收拾吧!”走到门口,草薙苍司又一次回头,看着那早烧得面目全非的沙发,猛地笑了,笑得岔了气,良久才缓过来,“葵,我以你为荣。”

    “哥……”耳听着大门关上的声音,和往常没有什么区别,却又似乎锁上了一到心门,眼前再没有草薙苍司的身影,草薙葵稍稍抬手,却又放下,泪水在眼眶流连,终没有决堤。

    ……

    离开大门没几十步,草薙苍司的身子忍不住战抖,左手捂着腹部,挣扎着往附近的墙壁扑靠。

    ……葵果然是对的。神尘被我练偏了……不过,合冰又是怎么做到的?他对草薙流的浸淫真到了随心而发的境界,在那么短的时间里?躲开荒咬并且反击……如此一气呵成,这究竟是怎样的拳法?

    嘴唇无声蠕动,似自语,似自怨,草薙苍司不由自主地咯出些血来。

    ……胃出血?那一拳果然霸道……差儿就在葵面前出丑了……可是,合冰为什么能够防御我的神尘?每一击都打到了,却都打不到要害……他又是怎么判断出我的七濑是最终一击,并且决断反击的?以他的口气,他本以为会是鬼烧……等等,本以为?难道他早就对神尘有自己的见解?甚至,是我的神尘根本连练偏了都算不上,完全是败招?

    眼中失却了焦的草薙苍司咳嗽起来。

    ——我真该回开罗了……葵,你的眼光,真好。

    凝视一会儿草薙葵的大屋子,草薙苍司擦擦嘴角的血,面沉如水,一步步,扶墙而去。

    ……既然你们都那么默契了……合冰,别让我听葵的委屈……

    ……

    “嘉。”

    “什么?”

    “我要出去玩儿。”

    “在旅馆里就不能玩儿了?你知不知道,你们俩的容貌在光天化日之下会引起骚动的!”

    “我们不是掩饰了吗?”

    “万一,万一啊!”

    “……好,你的,在旅馆里玩儿,嘉,我们一起玩儿吧!”

    “什么?玉,别……”

    五分钟后,从Kate的旅馆门口鱼贯走出了三个年轻人,为首的男子着菱角分明的墨镜昂首而出,如果附近有日本游客,多半能看出他那一身蓝是日本的中学校服,却又找不出哪个学校的标志;第二个男子的扮相与前者几乎一模一样,除了衣服是褐色之外,大概也只能从与前者的张扬不同的沉稳中分辨一二了——起码,两人走路的步子就很是不同;至于最后出来的女子倒在穿着上没什么特色,一般的运动服而已,只不过,她那神色……一言以蔽之,晒了一天的青蛙。

    “那么,你打算上哪儿?”女子埋头苦脸。

    “这个嘛……”为首的男子四下一张望,“走,打篮球,那儿有一大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