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四十二章 谁是奸商?

第四十二章 谁是奸商?

    初夏的南镇逐渐晚得缓慢,当一脸惬意的七枷社进入幻影酒吧时,夕阳还拍打着他的背影,下班的人们正来往着享受或者准备享受自己的业余。 .COM一切,在纷繁中流淌着安谧。

    “比利,这次录的专缉很不错,你的乐队会有新曲目了。”七枷社招着手,却见着比利与King争吵得不可开交,“怎么了?”

    “奸商!”“霸王!”

    不约而同地指向桌子上的空啤酒杯,King与比利吼得端的干脆。

    “别吵吧?”见两人就差脸红脖子粗,七枷社直接摸出张钞票,“有什么纠纷我先垫上,行不?”

    “不能开这先例啊!我指不定时常得来这儿消费的!”比利一脸苦衷地回头,“明明只给我一扎,她硬收两扎的钱!”

    “是谁把我手里才喝一半的啤酒抢过去一口气干了的?”King毫不退让地冷笑。

    “就你那只剩半的残酒,也好意思收一扎的钱?”

    “见你喝得兴起没和你计较口中夺食的罪名已经是网开一面了!”

    “停!”终于,七枷社忍不住在他俩中间一劈手,依稀有擂台上的裁判的韵味,“我对你们的经济纠纷没兴趣。要不,今天这酒吧里其他人的酒钱我包了,而King姐,和我们一起去把事儿先办了,之后随你们怎么扯皮?反正都是南镇人,跑不了庙。”

    “……”看着七枷社匀速摸出大钞的豪气模样,哦,或许在King眼里,引起这豪气的关键在于那些钞票数目多少而不是七枷社的动作潇洒是否,“你们……到底要干嘛?”

    “去附近拜访三个人,确认一下是否认识。”七枷社一张一张的钞票往桌上放,“我带的现金不多。”

    “够了。”紧盯着七枷社的手,又瞧瞧已然整装待发的比利,犹豫中的King还是回头把丽莎招来,“店暂时交给你了,一会儿宣布今晚搞酬宾活动,半价为底线,你好好策划吧……就这样,把桌子上的钱收起来……对了,太贵的酒就缺货。”

    ……

    “奸商,真他妈奸商!”出了酒吧,带路的比利忍不住回头,眼神复杂地看着King,终于掉头挥着棍子骂咧。

    “借花献佛也没什么不对的。”七枷社摇手轻笑,“这年头,谁都不容易。”

    “目的地到底在哪儿?”King有些不耐烦了——三个在KOF赛场上为大众所知的人在大街上凑在一起,便是被围观的理由了——这让本在南镇扬言洗手的King颇不自在。

    “不远,和你吵嘴之前,我不是接了个电话吗?”比利随意挥挥棍子,“不出意外的话,现在还在某个篮球场。”

    “篮球?”King想了想,“听Lucky正在全美国的街球长征,这几天刚好在这儿,你们不会是找他吧?”

    “Lucky恰好也在那里。不过,我们的目标似乎玩兴不浅。”转过街角,比利一展手,棍子直指前方,不的露天篮球场边早已人满为患。

    “鸦雀无声?”七枷社摸摸下巴,“看样子他们的篮球水平很不错?”

    “先好。”King举举右手,“第一,我不参与格斗,三年前我就宣布过,退出南镇内部的派系斗争;第二,我不打篮球,我的篮球水平没有拿去丢人的必要。”

    “……谁要打篮球了?”停在球场边,比利一脸冷汗地回头。

    “不是对方有三个吗?刚好三对三,标准的街球人数啊!”King眨巴着眼睛,“我时常见到的都这样。”

    “King姐,请放心,我们的本意不是搞什么火并,你也不必把思路往别处绕。”七枷社指指球场上的两人,“难道你认为论格斗,我和比利还需要帮手?”

    话音刚落,球场上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声,紧接着一阵喝彩声爆炸开来——场上有人灌篮成功。

    “原来这就是灌篮?”被对手撞退的蓝衣男子欢欣地捡起篮球,猛然而动,如离弦箭般向球场的另一头射去!

    “啪!”同样精彩的灌篮!

    “格斗家?”看着蓝衣男子的奔跑速度,King微声而问。

    “就算不是,也差不多了。”七枷社遥指蓝衣男子,“你不觉得那人穿的款式很熟悉吗?”

    “你是……”片刻的思考导致了King的失声,“草薙……”

    “是与不是,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七枷社活动着关节,一边往场上走,一边回头冲King微笑,“其实,就算打街球,也不需要你帮忙。”

    “很不错的动作。”走到蓝衣男子面前,七枷社温和伸手,“请问能够一起打球吗?请称呼我为七枷社。”

    “噗——”由于喝彩声已经散去,场边不知谁人的喷口声竟异常清晰。

    “哦?有谁对我的名字有什么看法?”寻声看去,却见一个妙龄女子将口中的冰淇淋喷在身旁的男子身上。

    “你……”女子踏前一步,双手紧握,全不管冰淇淋掉在地上,只死死盯着七枷社的面容,“七……”那一声似是哭腔,却又强行忍住,喜悦,悲伤,意外,惊诧……一瞬间,女子的脸上演绎了地球的气候教学视频,“你就是七枷社?”

    “没错……你认识我?”七枷社被她诡异的表现搞得疑惑。

    “你就是七枷社!”女子一个箭步就往七枷社扑去,“你……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出新歌?”

    “嘉,你这样不怕丢人吗?”蓝衣男子懒洋洋地拦在中间,打量着七枷社,“你就是……很帅嘛,这白头发是染的?对了,你叫我Kyo-1吧!”

    “Kyo……”

    “没错,我是草薙京的Fans,最近还专门按他的容貌做了整容手术呢!”蓝衣男子一下摘了墨镜——那诚然和草薙京一模一样,“所以呢,我就顺便改名叫Kyo-1了!”

    “1?难道还有2?”七枷社愣了。

    “当然,我弟弟就是Kyo-2,”自称Kyo-1的男子很兴奋,招着手,“剑,过来!”

    “天啊……什么人啊……”比利悄悄撑着脑袋回头,却见King一脸恶寒。

    “对不起,玉就是这么……热情。”被称为嘉的女子闪到Kyo-1的前面,忙不迭地对七枷社道歉,“我叫仙拉,嘉是我名。我非常喜欢听你们地狱乐队的歌,刚才有些激动……真的对不起!”

    “喂,你一歌手兼格斗家来搅什么场?我和这家伙的单练还没完好不好?”突然,三人背后响起不满的声音,一个身材高大的黑人似乎不耐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