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四十三章 尘满面,鬓如霜

第四十三章 尘满面,鬓如霜

    “Lucky?”七枷社瞧瞧黑人,顺手走几步,弯腰拾起篮球,很随意地一抛,“你自己不也是个不入流的格斗家吗?”

    “嗖!”飞跃全场,篮球空心入网。 .COM

    无所谓几乎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七枷社晃晃手指:“篮球是门很有意思的运动,但以格斗家的素质在普通人级别的篮球场上哗众取宠,那就没意思了。”着,他的目光转向King,“其实,只要花儿时间学学,你也能比所谓梦之队的人强。别不信,现在的三分球命中率不过在百分之五十徘徊,而格斗家只要稍加练习,像我这样扔全场,很简单。”爽朗一笑,回头看着Lucky,“所以呢,我看你所谓的单练还是算了吧?或者,另外找个时间,在格斗家级的篮球场上比赛?我可以提供场地。”

    “……”察觉到观众们看向自己的目光开始异样,Lucky犹豫了,“我追求格斗家的境界不过是想打好街球,但当我苦练之后,参加KOF94归来,却发现当初一起享受篮球的伙伴们和我完全不在一个档次……后来,奥委会又明文拒绝格斗家参加奥运会……到现在,我的NBA梦也破灭了……现在,我也只能打打街球了,恰好,这家伙是个不错的对手。”Lucky指着Kyo-1,眼冒精光。

    “是吗?”Kyo-1用很同情的眼神看着他,弱弱地,“其实,我今天是第一次摸篮球……”

    “什么!”Lucky单手指他,瞳孔放大得几乎涣散。

    “难道你没发觉?”被介绍为Kyo-2的褐衣男子沾着一身半融不融的冰淇淋缓缓走拢,“他一直在模仿你的动作,仅仅是比速度你快而已。”

    “……”

    全场寂静持续得不长,也就不到一分钟,夺路而走的Lucky在大家的视线中带起一道烟尘,也让大家不知道在他离去的时候,其眼中蕴涵了什么。

    不过,对于七枷社来,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那么,既然你自己喜欢,我就叫你Kyo-1好了。”

    “谢谢。”Kyo-1指指人群中的King和比利,“他们是你朋友?”

    “广义的话,是的。”七枷社右看看Kyo-1,左看看Kyo-2,很是思索。

    “那么,让他们一起来玩儿吧!”Kyo-1挥起了手,“虽然你格斗家打篮球与众不同,但我觉得,乐趣是不分职业的。反正,我也不是什么格斗家。”

    “问题是你有那素质。”七枷社指指自己的脸,“既然你能为了草薙京而整容,那你应该也愿意向他的职业靠拢,而以你的能力,那并不遥远。”正着,暴起一拳打向Kyo-1的胸膛!

    荒咬!Kyo-1直接与七枷社对了一拳。

    “怎么不是最终冲击?”借着反作用力,Kyo-1退后一步闪到仙拉身后,“另外,你就不怕一拳把我打死?”

    “以你的速度,就算不能硬拼,想躲我那一拳也不是办不到。”七枷社笑得轻松,“连这儿都估计不到,也太浪得虚名了,对吧,仙拉姐。”

    这次,七枷社的拳落空了——仙拉在他之前便动了,顺着他伸出的手臂,很完美的一记过肩摔!

    外行们觉得精彩,俩Kyo笑得戏谑,King与比利却大惊失色。

    “哈哈……哈哈……”躺在地上的七枷社突然笑了,放声大笑,良久不止,“有意思,好久违的感觉!”

    “摔傻了?”Kyo-1调侃起来。

    “估计是距离上次挫折太遥远了。”Kyo-2分析道。

    “仙拉姐?”七枷社玩味看着她,“是你手下留情还是早有预感?”

    “不是心有灵犀,又怎能留情呢?”Kyo-1大呼叫。

    “玉,别乱用成语行不?你添的乱还不够吗?”仙拉躲避着七枷社的目光,“实在对不起,我这人出手没有轻重……如果没其他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先离开吗?晚饭时间到了。”

    “晚餐吗?”七枷社向仙拉伸出手,考虑到他躺着的姿势,正好像是要她拉自己起来,“正好,我刚刚包下了一家酒吧,不介意的话,大家一起去?”

    “初次见面就邀请年轻女子共进晚餐?你不怕有人问讯?”仙拉左手抓起Kyo-1,右手拉住Kyo-2,“有缘的话,会再见的。今天就先别过了。对了,记得快出新专缉哟!”

    “……等等。”虽然仙拉的娇好面容加表情让人不忍心忤逆她的想法,但七枷社还是一骨碌爬起来,“实在不愿意的话,也没办法。但可以让我八卦几个问题吗?”

    “不是**的话,可以考虑。”见Kyo-1蠢蠢欲动,仙拉把他拽到自己身后,抢答道。

    “谢谢。”七枷社整理着仪容,白了就是拍灰尘,“首先,作为一个乐队成员,我也勉强算是吃长相饭的,所以,整容这门学问也不得不关心一下。不谈这位Kyo-1兄弟从前如何,能够整容到和真正的草薙京一模一样……我真的很想知道你们是在哪里的医院做的手术。”

    “呵呵……”看着他的诚恳,Kyo-1笑得古怪,“想追嘉也不用这么拐弯抹角吧?而且,不是风闻你和你乐队里的那个谁关系扑朔迷离吗?”

    “我只是纯工作态度的咨询。”七枷社很尴尬,却不放弃,“请一定告诉。”

    “其实……我们也没什么钱,做不起那么高级的手术。”仙拉一脸为难,“不过是恰好遇到有医疗机构做实验,需要志愿者,玉他们就去了,免费的……也幸好成功了。”见七枷社还保持着不耻下问的模样,仙拉叹了口气,“如果你实在想尝试那不知道成功率的手术……我只能那是某个机构的研究人员,没有固定的行医场所,好象隶属于什么……NESTS组织什么的。具体的情况我们真不清楚,都怪玉一听整容就疯了似的……”

    “谢谢你的开诚布公。”七枷社的动作很绅士,“最后邀请一次,去吃饭吗?如果不的话,就此别过了。”

    ……

    “嘉,你今天差儿穿帮了哟!”

    “还好意思我?什么整容?亏你想得出来?”

    “拜托,我先声明,我不会洗衣服,这身冰淇淋的感觉很不好,我要回旅馆。”

    “洗衣服是女人的事儿,仙拉,交给你了。”

    “什么?你不是一直叫我嘉吗?而且,谁才是女的啊!”

    “‘记得快出新专缉哟!’是哪个老不羞喊得那么妩媚啊?”

    “你……七枷社写的歌的确很不错啊,我听了几百上千年都不腻。”

    “狡辩。剑,我们走,别管她,女人。”

    ……

    “比利,派人监视那个什么Kyo-2。”

    “另外两个呢?”

    “不出手的才是可怕的。”

    “……是。”

    “好了,你们可以继续扯皮了。对了,King姐,打打篮球真的不错,可以玩玩。”

    ……

    “谢尔美。”

    “才分别几天就打电话来?想我了?”

    “是有儿,但也有正事儿。”

    “什么?”

    “我遇到一个长着草薙京外貌的人。”

    “哦?他有火焰吗?”

    “不确定。可是,我向他偷袭了一拳,被他正碰了。”

    “身手不错嘛,值得打听下底细。”

    “关键是我觉得他的动作不是他的第一反应。虽然是一瞬间,却仿佛是思考后故意隐藏自己的流派而使用草薙流的招式。对了,他自称是草薙京的崇拜者。”

    “很有趣。”

    “更重要的是,与他随行的女人不仅躲过我的偷袭,还给了我个过肩摔。”

    “什么!把你给摔了?笑话吗?上次这样的事情是多少年前了?”

    “我倒想是幻觉。奇怪的是,她似乎是知道我要偷袭,等着我送上门。那动作,完全不算快,但时机的把握只能完美。”

    “不是间接给自己脸上贴金吧?”

    “我有那么无聊吗?反正就是这样,你派人调查吧,男的叫玉,自称Kyo-1,女的叫嘉,自称仙拉。”

    “干嘛叫我?你呢?”

    “我这不是给克里斯物色高中吗?”

    “什么?还没搞定?”

    “我……”

    “你什么你?等着回来挨天雷吧!哼!”

    “嘟……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