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四十四章 咖啡与茶

第四十四章 咖啡与茶

    “阿葵,我真什么都不知道。 .COM”仍有些茫然的合冰看着似在发抖的草薙葵,觉得应该些啥,却又不知道该啥,“我一进屋,你哥几句话之下就不由分地……”

    没有搭理合冰的解释,草薙葵转身一个箭步便扑到了他怀里——这加剧了合冰的不知所措:“葵,别……”

    “似乎,我存在得不合适宜?”神乐潜龙皱眉间带着微笑,掏出纸巾擦着鼻血,瞧瞧眼前的男女,看看大厅的狼籍,终于选择了等待。

    可是,这等待似乎漫长了些,或者,漫长本就是等待的一个属性,这和时间无关。只不过,无论合冰还是神乐潜龙都没有打破草薙葵的行为,直到她一个深呼吸间后退一步,微红着眼圈冲合冰眨巴着眼睛:“为什么,对我哥下如此重手?”

    “我……还没到举重若轻的境界。”面对草薙葵的雨后梨花,合冰喃喃答着,想伸手拭去那花瓣上的雨露,手却只悬在半途——草薙葵转身了:“让神乐代宫主见笑了。”

    “除了流了些血,倒也无妨。”或许是没有镜子的缘故,鼻孔塞着纸巾的神乐潜龙并没能修葺好仪容,整一个血迹斑斑的花猫,“如果可以的话,能够带我去参观一下草薙家的家族学校吗?听草薙京唯一的徒弟在那里,想见见。”

    “矢吹……”草薙葵的脸色一下微妙了,“起来正好。合冰,去年你没能和那子打成,今天拣日不如撞日……”

    “啊?这不是欺负人吗?”合冰嘟囔起来,大概在他看来,矢吹真吾再怎么也比不了草薙柴舟,哪怕是受了伤的草薙柴舟。

    “对,就是欺负人。”草薙葵得当仁不让,“不知神乐代宫主预计在草薙城停留多少时间?”

    “今明之间。”

    “那好,我请人先带你到学校,我想审问审问合冰这几天干了些什么,如何?”大概在合冰眼里,草薙葵永远不明白什么叫含蓄。

    “正合我意。”神乐潜龙的眼神在草薙葵以及她身后的合冰间游移着,很玩味。

    ……

    “合冰,你个猪头!”大厅已经烧得不成样了,草薙葵与合冰只好坐在会客室里。

    显然,草薙葵的话对合冰来太过突兀:“啊?”

    “为什么打我哥,为什么在神乐家的人面前把我哥打跑?”气鼓鼓的样子很可爱,但至少,合冰不会觉得那叫可爱。

    “我……”

    “如果不看在阳姐的份上,我一定要动动家法!”看着草薙葵双手比划着什么,合冰不由一阵犯寒。

    “不是吧?”

    “什么是不是,难得一见的亲哥就这么被你赶走了,还不能让我发泄吗?”

    虽没有扑哧一笑,但如此的峰回路转,更让合冰语塞:“……阿葵……”

    “为我泡杯咖啡。”似乎真是发泄够,也可能是没了那心情,草薙葵没有在意合冰的诚惶诚恐,指指茶几上的保温杯和速溶咖啡粉。

    “潜龙还在等我们……”

    合冰的劝只换来草薙葵的白眼:“她恨不得我们把她忘了,才有足够的时间观察草薙城的细节。”

    “那你……干嘛同意?”合冰的手一抖,差儿把咖啡粉洒在茶几上。

    盯着合冰把保温杯盖上,摇匀,草薙葵双肘撑在茶几上,手托着下巴:“免费的阅兵式,为什么不同意?无论她对我草薙城怀着什么样的念头,首先要让她明白草薙城的强大。”

    “强大……你真的那么认为?”斟酌着,合冰还是问了出来。

    “哪怕是外强中干,也得让她看到强的一面——这不正是阅兵式的目的?”

    “不担心被潜龙看出什么端倪?”

    “地是她选择的,正好,我不担心。”

    “那……我也无话可了。”毕竟,合冰对草薙城的了解绝不比草薙葵深,“另外,阳叫我对你句话。”

    “啥?”草薙葵来了兴趣。

    “你也快十八岁了,还是赶快学会大蛇薙的好。”

    草薙葵笑了:“放心,我有分寸。”

    “有些事情,赶巧还是不如赶早。”看样子,合冰没放下心。

    “问题是,有些事情,舍我其谁——不得不未雨绸缪。”打开保温杯,也不管咖啡是否已好,草薙葵端起来,放在唇边,“既然你把我哥打跑了,有些话就由你当听众了。”

    “什么?”

    “十八岁的人生理应如何我不知道,但亲情似乎还是该有的。亲哥哥远走,阳姐卧床,京哥哥失踪,柴舟爸爸被迫再起东山,我能够拽着任性的,大概也只有你这个徒弟了。”着,浅啜一口的草薙葵皱紧了眉头,但还是咽了下去,“就像这咖啡,很苦、很烫……你泡的咖啡很不错,就算难以下咽,我也可以选择不喝;但有些很苦很烫的东西,我却不得不……合冰,你愿意从此陪我喝咖啡吗?虽然这有求婚的嫌疑,但我还是那么问,反正,你我都明白。”

    “阿葵……”合冰叹了口气,将草薙葵手中的保温杯抢下,“要我表态也不必自虐吧?喉咙有没被烫坏?”

    “我只是忘了水的温度。”草薙葵笑了,“不过,先回答我的问题。”

    “我……宁愿为你泡你喜欢喝的茶。”

    ……

    “师父。”

    “包还在玩儿?”

    “看样子包天生就对精神力球感兴趣。”

    “那真的是精神力球……算了,纠缠命名不过是个下乘。”

    “师父,如果没啥事儿,我去练习了。”

    “拳崇,等等。”

    “有话您直,我不想在旁边抽二手烟。”

    “水烟的味道不错,又没有香烟那么大的坏处……”

    “停!我真走了?”

    “你啊,定力就是这样儿……好吧,正事儿。知道老裁缝的身份不?”

    “知道,养育雅典娜的人嘛,我迟早叫他岳……岳爷爷!”

    “混蛋!那是岳飞的外号!”

    “别敲我头,您这烟斗不好找的。”

    “得,不和你扯。我问你,知道我们格斗家在今天仍然风生水起的原因吗?”

    “啥?”

    “不是有外行什么‘武功再高,一枪搁倒’吗?”

    “那是白痴话,就普通人那扣扳机的时间,够死好多次了。”

    “如果你面对的是枪林弹雨呢?”

    “当然不会正面对抗了,我又不白痴。”

    “白痴?子,这种想法,多一个中乘。”

    “难道还有更明确的智取方法?”

    “……真想敲你。算了,少不更事才是正常,天才多了就不叫天才了。”

    “要寒黪我也明白儿行不?”

    “就是那个老裁缝,二战时一个人在半个时内正面击溃并歼灭了一个机械化团的防线。”

    “……他不是中国人吗?二战的亚洲战场上有真正的机械化部队也是作为机动兵力吧?”

    “对手是德军。”

    “什么!”

    “想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吗?”

    “……最后警告一次,有话直!”

    “混子,一儿不配合氛围……一句话,我打算教你。”

    “哦。”

    “……你知不知道这功夫很难学会,学会了可以天下横行?”

    “你了,就知道了。”

    “你……”

    “因为,你是我师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