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四十五章 无可奈何

第四十五章 无可奈何

    法国。 .COM郊区。

    “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谈不上多么豪华的庄园晚宴,却只有长桌两端的一对美女。一个雍容华贵,一个略带稚气……好吧,这稚气是被衬托出来的。

    “请。”华贵的金发美人满脸微笑。

    “有必要为一个佣兵单独开饯行宴吗?”似乎,棕发少女不习惯如此氛围,至少,她的佣兵服装与周围的一切都格格不入。

    细细咀嚼着一块牛肉,金发美人放下刀叉:“后起之秀从来需要厚待,而你,让我看到一些人的影子。”

    “这么我是因人成事了?”棕发少女有些不爽,狠命地切割着餐盘里的食物。

    “天才不与天才相似,那反而奇怪了。”金发美女不在意她的动作,倒似欣赏可爱的物件,“Whip,最后问你一次,真的决定接受这个委托?”

    被称为Whip的少女毫不犹豫:“我是佣兵,没有跳槽的打算。”

    “为此拒绝我的邀请,而去面对那不可预期的危险?”金发美女摇摇头,“璞玉需磨砺不假,但置于险地就值得商榷了。”

    “我不是什么璞玉,我只是一个佣兵,我也不认为有我无法完成的任务。”Whip挑起大块板筋往嘴里塞。

    “问题是,你的面试太成功了。让我觉得这个任务不过是屈才。”

    “就如我们身处的国度的历史——贞德在第一线受过箭伤,拿破仑也是从炮兵队长开始的。”Whip吞咽的速度很快。

    “乱世出英雄而已。和平年代不能让南美人尽其才,便是我的失职。”金发美女轻叹而笑,“为了服众而用天才的生命去换取所谓的资历……这样的独裁者还不如民主。”

    “梅花香自苦寒来。”Whip擦擦嘴,冲对方展颜,“谢谢你的好意,但与其此刻徒劳的劝,不如再确认一下任务的细节。”

    “不需要刻意做什么,只追求公平公正,让那些真正的格斗流派得到他们应有的地位就可以了。”金发美女起身,“很明显,你不喜欢今天的格调,但我希望你了解。”

    “外交辞令式的命令,这算是叫我君命有所不受?”Whip跟着站起,抽出心爱的皮鞭,绕在手里,“可以的话,我就走了?”

    “祝你凯旋。”

    “哈哈……不用这样,我还并非你的下属。但……还是谢你的吉言吧!”在离开房间前,Whip突然回头,“可以再问一个问题吗?”

    “太过客气就不好了。”

    “不是客气,而是这个问题可能唐突——为什么你会努力劝我脱离雇佣兵系统,却又愿意让Leona待在那里?”

    “……”

    “我不会自大到认为在你心中,我的地位能和Leona比较。那么,为什么?”

    “……”

    “果然,还是唐突了……我还是做好本职工作就行了。”

    “……”

    “走了!”

    ……

    “Vice,孩子们还好吗……他们有没有想你?还是你的‘严父’形象太深入人心了?呵呵……我已经在法国了,今晚就到,我到被窝找你哟……哎……又挂了,还是不能接受吗?”

    ……

    “叹什么气?这样子的Zero大人如果被下属们知道了,又是一谈资哟!”

    “你就不能少损两句吗?眼看我过两天就要做手术了。”

    “那又怎么样?会已经开完了。难得一起吃个工作餐。”

    “的确难得,从前……”

    “当初,我还是个黄毛丫头,便是你一手把我带出来的。”

    “现在你和Foxy却老不让我顺心。”

    “Kula也有不少让我烦心的事儿。这算是代沟吗?”

    “天知道……未来总是年轻人的,我却放不下心……”

    “所以你选择手术。”

    “那……又能延续多少呢?”

    “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你今天这么反常?”

    “还记得仙拉吗?”

    “很好的基因,但似乎本体已经死亡了。”

    “本体的尸体却失踪了。”

    “……正在调查,还没结果?”

    “是的,但那也问题不大。”

    “那么……”

    “还记得仙拉的那一个克隆体吗?”

    “你是指……Whip?”

    “是啊……可惜了。”

    “但也没办法,当时的技术不够完善,导致Whip有诱发性暴力倾向……实在不适合当接班人。”

    “却是那么优秀。”

    “所以……可惜了。”

    “不,你不知道……刚刚确认的情报——外放到巴西雇佣军系统的Whip,明显受到而今南美幕后的统帅——麦卓的器重。”

    “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在思考,顺便叹了口气。”

    “Zero……大人……”

    “戴安娜,你去吧……我肠胃不好了,需要细嚼慢咽,不用陪着我,浪费时间。”

    ……

    草薙城的家族学校很好。起码,着血花猫般的脸的神乐潜龙在这校园间时而伫立时而信步,却不曾被什么人围观,这里的一草一木都燃神乐潜龙的心情,虽然,那张脸颇是滑稽。

    上课铃声响过,神乐潜龙似安宁似洒脱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不多时便茕茕孑立了。

    “普通的生活……么?”

    引路的草薙族人早在校门口便离去了,大概便是那人招过招呼,却也没人来干涉神乐潜龙的行踪。

    草薙族的学校也不乏火柴盒式的教学楼,神乐潜龙悄悄站在一间教室的后门窗前,掂着脚尖,看着那鸦雀无声的学生,那兰花指般握笔的教员,那在神乐潜龙眼中颇为浅显的板书……

    “高中的课堂……么?”

    良久,神乐潜龙如到来般悄然远离了那教室,沿着大理石的阶梯步步而上,在每层楼的窗前都细细向外眺望一翻,似乎三米的差别便是新的风景。

    “东方的校园……么?”

    最终,神乐潜龙来到天台。没有日本漫画中的吸烟男,惟有空旷而舒惬的风,从此处往下看去,一丝微笑爬上了神乐潜龙的脸,那竟有些羞怯,有些腼腆,有些羡慕,有些忐忑。

    “都不属于我……啊!”

    一声叹息,靠着护栏,缓缓坐下,仰头望天,手指抚mo吉他弦,轻车熟路,琴声……颇为紊乱。

    “月光,把天空照亮,洒下一片光芒,缀海洋。每当,流星,从天而降,心中梦想,随风飘扬……”

    歌声细而空灵,悠远而真挚,吉他声浸染着魔幻的格调,仿若孤独的精灵低声吟唱。

    “……带着,回忆和幻想,一起飞翔……”

    逐渐地,乐章如雷击的水纹,如碎地的玻璃,在华丽的演绎中不知不觉将原本的梦幻击碎,剩下星星,反映着……反映着一滴泪,从神乐潜龙腮边滑落的泪,带着那已然风干的血迹,离开那血色滑稽的脸盘,不知所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