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四十七章 难得单纯

第四十七章 难得单纯

    “子,知道为什么选择广西吗?”

    “桂林山水甲天下,你的原话。 .COM”

    碧山绿水的大自然清晨,颇是渺的一老一少对着明镜般的湖面不怎么雅观,一个半盘着腿吞云吐雾地污染着环境,一个面朝苍穹摆了个“太”字。

    “同样是一杯水,悲观的乐观的看出俩意思;同样是一句话,便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图B,或者不是图B,这是一个问题。”老人家重重地吞了口烟。

    “你怎么学起老裁缝了?”伙子郁闷了,“不是好来修炼吗?玩儿游戏……不好。”

    “不好,那你开什么全图!”老人家似乎怒了。

    “我哪儿有那计算机水平啊!”伙子很委屈,“是你自己把电脑安在雅典娜卧室的,你那显示屏和我眼睛旁边刚好有面穿衣镜……”

    “……臭子。”老人家不吭声了。

    “好吧,我承认,那游戏是不错,但刚出来没几天,BUG不少,狗还能变飞龙呢,再我们这是来修炼的……”伙子软下口气,却坚持观。

    “算了,不和你争了。”老人家的烟杆顺手在鞋边一磕,“一门心思修炼至少不是坏事儿。”

    “那……”

    “游戏,就等修改好BUG再了,但你听着,格斗可以成是打架,但格斗家绝对不是泼皮……”

    “停!”见老人家语气激昂起来,伙子连忙挥手,“指桑骂槐不好,你直!”

    “直?好。你败在神乐千鹤手上,想到的是特训,这不算错,但你看看人家二阶堂红丸,败在谢尔美手上了,现在,他在啥?”老人家大概很气愤他不配合。

    “在早稻田读什么生物电学什么的。”伙子毫不示弱,“那是他家有钱,专门让学校给他一个人开一门课。”

    “笨蛋。”老人家抓起酒葫芦一扔,正中伙子抬起的手腕,“你是真傻还是装糊涂?”

    “我是厌烦你洋洋洒洒的拐弯抹角。”揉着手,伙子很诚实。

    “……和雅典娜一个样儿,一儿不让我们省心。”语塞之下,老人家憋出句话,却还是气不过,拔开酒葫芦。

    “那叫夫妻相。”

    “噗!”酒洒了一身,老人家哭笑不得,“得,我也懒得治你。”

    “压根儿就错在你那破习惯。”伙子一下坐起,伸这懒腰,盘腿对着老人家,“好了,回笼觉也差不多了,你直好不好?难道又回去吃包做的早饭?”

    “你还真提醒了我……”老人家的脸抽搐起来,“实话告诉你,山清水秀适合格斗家修身养性这的确是正理儿,但我们能够选择的范围,只有桂贵滇和长白山。”

    “为啥?”

    “夹缝。多的,你的实力还没资格知道。所以,努力吧!”老人家语焉不详。

    “但这些和你这几天拉着我清早看山水,夜晚打游戏没啥关系吧?还是,这和你要教我那啥传中的功夫挂钩?”

    “铺垫。可惜你不配合。”

    “那是你故意不清楚。”

    “我也不会清楚。医生自己的病最难治,因为他洞察了病情,从而消磨了盲目的勇气。”老人家狠命地灌了口酒。

    “那你至少得告诉我起码需要做到什么程度吧?”

    “……那,看山水时,你要达到‘天人合一’的感觉,至于那是什么感觉,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我不会细讲。”老人家思索了一会儿,“打游戏嘛,零废操作,APM超过一千……”

    “那我们首先得订购键盘和鼠标了。”

    “那倒是……”突然,老人家如梦初醒,“时候不早了,子,快回去做饭!”

    “为什么不是你做?”老人家拔腿就走,伙子一溜烟也不落后。

    “我俩的手艺差不多,能吃得下去就成……”老人家的话挤在风中。

    “这档子事儿我懒得孝顺,要吃饭,大家干!”

    “你……要是雅典娜在该多好啊!”

    “是啊!真想她……的手艺。”

    “少发些春!”

    ……

    “arigatou。”

    担架上的矢吹真吾愣神不已,任由闻讯而来的校医炮制自己,只盯着草薙葵那离得越来越远的脸。

    她道谢了?满口嚣张的言语,满脸刁蛮的神情,却在抓着自己往担架扔的瞬间,在那最接近的距离,渺若无声地道出“谢谢”?

    不知道她那一刹那的表情,也品不出了那语音中的复杂,矢吹真吾迷茫了,连骨折处的剧痛似也忘了,望着草薙葵,望着她面对神乐代宫主,面对合冰,面对所有人的写意,矢吹真吾想到一个词,强颜……嗯,那应该也算不得欢笑吧?

    隐约的,矢吹真吾从草薙葵身上发现京师父的感觉,却也仅仅是感觉,直到被担架带离了操场,仍然想不明白。

    或许,红丸前辈的对吧……京师父默认这个称呼,关键便是我的单纯,或者,笨……可这究竟是单纯还是笨啊……

    脑海中反复着草薙京无奈的叹息、二阶堂红丸的调侃、大门五郎的微笑,又闪现着那个本称为神乐代宫主的神秘女人的身形,以及合冰最后那明显融会草薙流武学的一招,最终回到草薙葵轻如鸿毛的道谢声……矢吹真吾觉得头疼得比伤处还厉害。

    罢了,不想了,草薙城与神乐宫?我不过是京师父连正式承认都没有的,“徒弟”,能够维护的,也便只这一儿努力下的尊严。希望……没让葵姐失望吧……

    ……

    “矢吹都已经抬走了,你也该起来了吧?”踢踢仍在地上闭目的合冰,草薙葵朝周围挥手,“该干嘛干嘛,现在还在上课时间。”

    很不配合的,操场上响起了下课铃声,约莫是《哆啦A梦》的音乐——这一下让合冰的脸扭曲了:“草薙城还真……名不虚传。”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离开草薙城了。”神乐潜龙右手拉住站起的合冰,“如果葵姐同意的话。”

    “不妨。我又没资格谈你的去留。”草薙葵微笑着,“刚才的表演觉得满意不?”

    “深有感触。”紫墨镜下的红唇看不出什么弧度,“合冰,走吧。”

    神乐潜龙的、没什么力气,但合冰还是由她拉着慢慢挪步,最终,他忍不住回头:“阿葵,我真走了。”

    “去吧!”草薙葵还是那么笑着,微微挥手,“别走火就是了!”

    这次,合冰没有落荒而逃,虽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也不是那么自然,但看着草薙葵眼中那丝明显的狡诈,又看看背对着的神乐潜龙,合冰的嘴角似乎翘了一下,然后,走得比神乐潜龙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