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四十八章 二阶堂红丸的“课程”?

第四十八章 二阶堂红丸的“课程”?

    “潜龙。 .COM”

    “什么?”

    就快离开草薙城大门,神乐潜龙与合冰的周围倒也清净——倒不是草薙城怠慢,而是她自己要求的千米距离。不过,这丝毫不影响他们身边的繁华,快要中午的时段总是那么来来往往。

    “你这打扮……”

    “如何?”约莫是展颜一笑,但合冰只能看到嘴角轻扬,“以后的多数时间,我就是这打扮了。”

    “……嗯。”

    神乐潜龙打扮的改变当然值得注意,但此刻的合冰思索的却是别样的事情。

    事实上,离开那学校,离开草薙城,这一路上享受着无数人的注目,虽然明白其中的门道,但合冰实在没有近距离受瞩目的经验——KOF赛场上除了摄象机,观众席其实颇远,而且这观众的质量也大大不同于草薙城的人这么内行,于是乎,他的脚步不禁越来越慢,最终倒像是被神乐潜龙拖着。

    大概,合冰宁愿飞也似的逃走——无论草薙葵的手或者神乐潜龙,握起来虽然触感不错,一个温润间火热,一个清凉中细腻,可是,那针芒在背的氛围……

    草薙葵向草薙城的人昭示她与自己的亲密关系,因为自己传闻中的天赋可以间接提高她在家族中的影响力;神乐潜龙攥着自己的手不放,因为自己没有背景的背景是她愿意信任的必要条件,而这样的人在她身边实在可遇不可求。

    但,那又怎么样呢?

    合冰无法拒绝什么。两者都坦诚地利用自己,而且这利用颇有双赢的迹象——前提是他打定注意投靠谁了。

    问题是……难道她们就不明白夹在这暗斗中的自己很容易染上负心薄信的罪名?古老家族永远是强调诚信的啊!

    郁闷间,合冰回望了一下。

    ——这是城门,草薙城的城门,不久前草薙柴舟才在这儿刁难了他心目中的准女婿。或许便是这儿因果,让合冰第一次正眼打量起这个早已穿过无数次的地方。

    显然,这不是古代大名的乌龟壳天守的城门。和藤堂家一样,在东京,或者江户的基业是在德川家康赢了夏之阵之后才兴起的,而“在京都的老房子,少数成了禁地,以及更多的旅游景。”

    这是草薙葵的原话。景且不去,在她看来,所谓禁地,不过记载了自家历史上的肮脏,既不能让公众知晓,又不能让后代忘却。

    对此,草薙阳有另一种法——禁地里有家族继承人以及德高望重的老辈才能知道的事物。具体是什么,草薙阳选择了忽悠。

    “也许,那里压制着能够毁天灭地的存在;也许,那儿埋藏着绝世的宝藏;也许,仅仅是类似赵匡胤勒石三戒的遗言;也许,这根本是一个让有心人自投罗网的陷阱。”

    草薙阳啊……

    思绪的飞翔其实仅仅一瞬间。察觉合冰驻足的神乐潜龙回头追寻他的视线:“有什么不妥?”

    “不……我只是在想,这草薙城门和欧洲的凯旋门挺像。”

    “因为精神和历史象征而伟大?”神乐潜龙的嘴角翘起一个弧度,与墨镜的梯形棱角合在一起颇有些神秘的味道,“繁盛千年的家族却在兄弟阋墙的胜利之后才兴建这个丰碑式的大门。真的很大。”

    “潜龙……”神乐潜龙的口吻让合冰不知该什么,“我们接下来上哪儿?”

    “拜访一些人,然后离开日本。”

    “谁?”一时间,合冰还真不知道日本还有什么人值得神乐潜龙亲自登门。

    “二阶堂红丸和大门五郎。”合冰的饶有兴趣让神乐潜龙露齿一笑,“所谓物以类聚,草薙京失踪之后,我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为了知彼?”合冰不清楚神乐潜龙要做什么,但显然,草薙家家主的情报的确值得重视,“不过,两个人可不算几个。”

    “当然。”神乐潜龙拉拉合冰的手,继续迈步,“八咫家也曾在这个国度呼风唤雨,千丝万缕的关系虽然被斩断但也可能残存。如果有什么家族因为忠于八咫家而选择隐忍数百年而不断绝,我也有责任给予他们应得的东西。”

    “可是……”

    神乐潜龙的话让合冰几乎呆立。

    “如果当年的武士阶层在主家失败后往往选择殉死,那么,乱波呢?”

    ……

    早稻田是一所负有盛名的大学,百年的历史怎么也颇有底蕴。虽然这在神乐潜龙眼中算不得什么,但对于合冰,还是值得思考的——

    “为啥?二阶堂红丸学的是理工科,不去东京大学,不去庆应义塾,跑这儿来干嘛?”

    看着合冰费解,神乐潜龙呵呵而笑:“作为日本教育的招牌,就算东京大学愿意为一个富家公子开一门不伦不类的专业,二阶堂家本身敢开这个先例吗?而且,早稻田大学本就不是因为理工科出名,却被选择了,这不是明了什么吗?”

    “你是指……那家伙是故意的?”合冰若有所悟。

    “见一见不就知道了?”神乐潜龙随手举着吉他,指向校园内的一仿欧建筑,“话回来,开单人专业的事能让早稻田就范,二阶堂家也不错嘛!”

    不错?合冰不明白神乐潜龙这话的含义,但顺着吉他看去,那大概是教学楼的灰黄建筑似乎有些年头,当然,这并不是他们的目的地。

    此刻,两人已在早稻田的校园中,也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墨镜下的神乐潜龙多引起男人的欣赏,但合冰的面容却早在日本如雷贯耳——绯闻总是引人八卦的,格斗家的绯闻更跑不了,草薙家的绯闻嘛,那就是永远不能上头条的永远头条了。前提是有人敢把草薙家的绯闻流传开来。

    很显然,无数飘飞的眼神证明还真有人不顾草薙葵的声名,或者……

    思索间,合冰一股冷汗忽地冒了出来。

    “我们到了。”

    神乐潜龙停在一座房子前,对身后有意无意路过的人群毫不在意。大概,第一次离开神乐宫的她对于围观并没有什么切身的概念,再这围观也不是主要针对她的。拉拉合冰的手,神乐潜龙敲响了门。

    “谁啊?”

    合冰不懂鸟语不代表神乐潜龙也不懂,但问题是话的是一个女声,那语调中的感情端的是丰富,有紧张,有激动,有喘气,有颤抖。

    这……这房子里正在发生什么?

    一瞬间,合冰有了个猜测,并因为这个猜测而联想到卧床的草薙阳,不禁悲从中来,进而一脚踹开了门。

    “……”

    如合冰所想,房子里有一男一女,但除此之外,再没有丁儿被合冰猜对了的东西。

    神乐潜龙偷看了下合冰的尴尬,继续看向房子里的人,保持缄默。而房子里的男人,显然是二阶堂红丸,脸稍微有些扭曲,正站成一个大字,双手连接着电线。如果顺着电线看去,稍有物理常识的人变能认出一件东西——特拉斯线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