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五十一章 机锋

第五十一章 机锋

    直到离开餐厅,合冰都不再话,神乐潜龙也静静吃完,起身时随手递去一粒口香糖:“接下来,该是拜访大门五郎。 .COM”

    跟在神乐潜龙身边,合冰皱着眉头:“以后,再不去西餐厅吃正餐了。”

    “雅典娜妹妹的手艺的确容易养叼胃口。”神乐潜龙笑笑,没有停步。

    目的地不远,加上他们就餐时间本就颇早,当两人到达楼下时,正是抽油烟机运作的当口。

    大门五郎的家很简单,就日本柔道队的主教练来;大门五郎的家很温馨,在一个喜得贵子的男人而言。

    无论如何,第一眼发现堂堂格斗家竟然挤公寓楼时,合冰的鼻子忍不住抽动。

    “与世无争吗?”爬了好几层楼,当神乐潜龙按响门铃时,合冰终于问了出来,“怎么也是草薙京的队友啊!”

    神乐潜龙笑笑:“神乐家对东京的了解并不细致,不过,以前他多住在自己打理的道场,或者那俨然是日本柔道队的训练场。”

    “那么……”

    话间,门开了。一个高大而满头大汗的方正男人正斜举着扫把,那动作约莫像神乐潜龙握吉他。

    “合冰?”细看之下,正是大门五郎,那对眼睛中充满了惊讶,并在一瞬间的迟疑后选择了英语,“总之,请先进来再谈吧。”

    “内子尚在坐月子,不方便接待,我又是个粗人,请多多包含。”领着二人进屋的大门五郎被忽如其来的啼哭干扰,“对不起,孩子又哭了。你们先自便。”

    着,那庞大的身躯略带忙乱地进了一间半掩的房间。

    “大概,大门先生选择挤公寓的原因已经明了。”神乐潜龙自来熟似的给自己倒了杯热水,坐在客厅唯一的沙发上,平放的吉他占了合冰的位置,“道场的喧嚣实在不适合此时的家庭。”

    “……难为他了。”合冰呆呆看着客厅。

    冰箱,沙发,引水机,餐桌,几跟凳子,如此而已,简约得简陋。

    “充分明他有多固顾家。很好的性格。”放下杯子,神乐潜龙抱起吉他,缓缓拨弄,“合冰,坐我旁边。”

    旋律很详和,摇篮曲一般,至少,房间里的哭声很快安宁下来。

    没过多久,大门五郎冲了出来:“是因为你的吉他声吗?”

    “举手之劳。”紫墨镜下流露着神乐潜龙的善意。

    “你却帮了我的大忙!”大门五郎随手拉跟凳子坐在二人对面,“我代表内子谢谢你,这些天她不曾睡一个安稳觉。对了,还没请教……”

    一齿笑容伴随着吉他声的结束:“你可以称我为神乐潜龙。”

    “神乐……”大门五郎猛地瞪圆眼睛,“难道神乐千鹤……”

    “她授权我代理神乐宫主而已。”神乐潜龙淡然,“她正致力于草薙京的下落。”

    一丝惊异闪过,大门五郎立即起身鞠躬:“感谢神乐宫仗义襄助;也感谢神乐代宫主之尊安抚犬子。”

    “理应如此,而已。”神乐潜龙保持着微笑,“虽然听大门先生新得贵子,却不曾猜到先生如此乐享天伦,冒昧之处……”

    “不不不,我一个粗人,照顾不好虎五郎,今天如果没有你,我也没机会坐下来喘口气。”大门五郎连连摇手。

    “虎五郎?大门先生希望孩子继承衣钵?”神乐潜龙嘴角一凝。

    “在神乐宫面前,我哪有什么衣钵?”大门五郎谦虚着,“不过,孩子若能当个与世无争的柔道家,安稳快乐,便满足了父母的期望。”

    “人父望子成龙,母求子平安。”拿起杯子,神乐潜龙浅啜口水,“难得大门先生豁达。”望望墙上卡通式的挂钟,神乐潜龙起身,“不知午餐需要帮厨吗?”

    “怎么能让神乐宫……的贵客如此……”大门五郎一下失措,“绝对不行,绝对不行!”

    “那么,就不多打扰了。”神乐潜龙头,“有缘再见。”

    离开公寓,几乎一直沉默的合冰终于开口:“想不到你打算去做饭。”

    “你错了。”神乐潜龙嬉笑一声,“草薙葵你手艺不错,我只想借机见识,大门五郎会错意了。”

    合冰闻言有些脸红:“我……比雅典娜差远了。”

    “无妨。”轻笑间,神乐潜龙掏出手机,“请安排一辆汽车,我想去九州岛参观一下。另外,叫两份外卖来,零食即可……另外,请问你的名字?”

    “打给谁的?”神乐潜龙最后的的问题引起了合冰的好奇。

    “她自称草薙萌。”

    两份平实的寿司,一个冰脸的妙人。当草薙萌亲自开着辆丰田停在二人身边打招呼时,神乐潜龙的脸上有些错愕:“我原以为你只是个接线员。”

    “结果,这个接线员顺便负责你们在亚洲范围的衣食住行。”草薙萌淡淡伸手,“请上车,以及,你们的目的地。”

    “亚洲?”神乐潜龙抿嘴,最终大笑,“草薙柴舟慧眼识人啊!”

    草薙萌没有接话,只发动引擎。

    “败絮其外,金玉其中?”神乐潜龙尝了口包装简陋的寿司,“不错的外卖,萌姐相比平时货比三家?”

    “我不见得比你年轻。”草薙萌的声音不带一丝波澜,“从本州到九州需要过海峡,可以的话,请具体指出目的地,我可以安排直升机。”

    “我主要想去柳川市,但我也希望沿途走马观花。”神乐潜龙细嚼慢咽,衬托着合冰的饕餮样儿,或者,这仅仅是普通人与格斗家的区别,或许。

    丰田发动着,却没有移动,那轻微的声响夹杂着合冰的吞咽。

    十来秒后,草薙萌头:“好。”

    “高城、林楼、国道……”神乐潜龙偏头看着车窗外,喃喃而语,却被合冰接了话头:“车河、人喧、广告。”

    “骄阳正好,云游客在聒噪。”冷不防的,草薙萌结了尾,“无论远道而来的神乐代宫主还是足不出东京的合冰,日本的根骨并非你们所、所想,请认真感受之后再下评语吧,如果你们有那样的意愿。”

    沉默中的神乐潜龙与合冰面面相觑,然后是不约而同的大笑。

    只手从吉他下摸到合冰的手,神乐潜龙继续欣赏着窗外,却敲起了莫尔斯码。

    “草薙萌挺有意思。”

    看向神乐潜龙的侧脸,合冰稍微愣神:“却算是个‘草薙族主义者’?”

    “很正常,我也惟神乐族利益是瞻。令人感慨的是草薙柴舟会派她来。”

    “因为?”

    “她是一个女人,一个年轻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