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五十二章 走马观花

第五十二章 走马观花

    (先PS一个:最近很jiong,遥想的基础世界观被人狂喷漫骂了。 .COM某高人我大学白读了,我连世界构成三大基础都不知道,我大学里连哲学都没学过,我……反正,我jiong了)

    合冰茫然:“年轻女人又怎么了?”

    “这可是上一辈还处于大男权主义的草薙家啊!”神乐潜龙凝望着景致,悄然敲着指头,“却让一个青年女子接待与之齐名的神乐宫的代宫主。我很好奇这是草薙族的改变还是草薙柴舟的努力。”

    “这两者有区别吗?”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如果是一个家族的变迁,我只能接受它,并且努力应对;可如果还仅仅是个人意愿的萌芽,我不妨暗杀草薙柴舟。”

    暗杀前草薙城主!合冰盯向神乐潜龙宁静的侧脸,面露惊诧。如果不是知道真相,他不定已经怀疑草薙京的下落和神乐宫有没有关系。

    “太疯狂了吧?”

    “而且棘手。”神乐潜龙的黑发被风吹得张扬,“但比起可能在将来更加强盛的草薙族,这却又太轻松了。”

    “那么……”

    “所以,我要从这个草薙萌身上发掘滴的信息,以确定那位假装懒散的大叔需不需要最近就去鬼门关报到。”忽的,神乐潜龙回头给合冰一抹微笑,“有些问题不适合我,所以,请你和她搭讪。随意问下你感兴趣的就可以。”

    “开车时聊天可能出车祸的。”合冰试图规劝。

    “分心聊天更可能失言。这是难得的机会。”神乐潜龙继续欣赏车窗之外,“而且,出了车祸,也有你保护我。”

    “……好。”

    停了手指,合冰握紧了神乐潜龙的手,似乎想从那触觉中察觉到儿什么,结果却只有柔软中的微凉,以及指尖的茧疤——就一个吉他随身的人而言,没有丝毫反常。

    踌躇间,他又看向车前的镜子,正反映着草薙萌的脸,家族性的光洁皮肤,邻家女孩般的五官,却是冻结般的神情。

    “草薙萌……姐?”终于,合冰开口发问。

    “姐是葵的称谓。”草薙萌淡淡纠正,“至于我的身份,谈不上尊贵。”

    “……那我单叫你萌,如何?”萌?事实上,合冰没看出她有多萌。

    “请随意。一个汉字,一个代号。”

    “汉字……”合冰盘算着维持话题,“起来,似乎整个草薙城,只有草薙京一个人不会汉语?”

    “草薙城的人何止万千,你又认识了多少?”草薙萌反问,“不过,京大人的情况比较特殊就是了。”

    合冰真来了兴趣:“哦?方便的话,我想了解了解。”

    “葵姐没有告诉过你吗?”草薙萌略有不解。

    “阿葵更愿意和我讨论别的东西而不是她哥哥的掌故。”

    没错,她宁愿叨念着将草薙阳与自己的关系暧mei化。

    “……其实,”草薙萌思索了一会儿,“你应该听过草薙阳的事情。”

    “所谓的仲夏夜之变?”

    “既然这个你都知道,就容易和你解释了。”草薙萌忽然踩了脚油门,差儿让神乐潜龙失去平衡,“自古以来,草薙城的人都需要学习汉语,特别是城主,掌握一门外语根本不算什么,一来是因为外交的缘故,更重要的是,我族武学及其记载内容都植根于东方文化之中,想融会贯通,学好汉语是理所当然。然而京大人,自就有阳掩盖在他身前,既抢走了他可能获得的荣光,同时也担待了他可能背负的责任。所以,京大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醉心于自己的喜好。而仲夏夜之变时,草薙城中最适合继承那位子的竟只有他,可他却只会日语!很可笑,却充分明了他的武学天赋。”

    “但又不知道很多城主的常识?”合冰忽然想起KOF96上,草薙京不时流露出的茫然,以及高尼茨对他的嘲讽。

    “他当初甚至不知道神乐宫主代表了什么。”草薙萌的口吻很平淡,却使合冰感到反讽,“本来,一九九四年他将满十八岁,柴舟大人打算正式传位并在之前给他恶补很多知识。然而,柴舟大人自己却失踪了……先是怒加,然后是高尼茨,甚至大蛇……哪怕现今下落不明,京大人也还是对不少事情只有泛泛的了解。”

    “草薙柴舟可不是如此评价他的。”感觉上,合冰认为草薙柴舟对儿子的评在谦虚中透着自豪——那简直就是在“静如处子,动如脱兔”!

    “我却是如此评价京大人的。”草薙萌两眼专注,平视前方。

    合冰还想问什么,神乐潜龙却挣开他的手,敲了起来:“足够了。”

    “是吗?”合冰并不认为他问出了什么值得神乐潜龙感兴趣的信息。

    “草薙萌称柴舟大人,京大人,却称草薙阳为阳,这很值得玩味;在草薙阳发生事故后,草薙柴舟最终决定传位于还没有完全合格的草薙京,这很值得分析;草薙萌对于草薙京的地位没有异议,却不打算维护关于他的评价,这也值得思考。”神乐潜龙微微笑着,“情报是门学问。而且,我很怀疑她踩油门的目的是为了观察我是否留意你们的对话。”

    合冰不太懂她的潜台词,只忍不住询问:“那么,你打算如何对待草薙柴舟?”

    “目前情报不足。”神乐潜龙继续看着环境,不再话。合冰与草薙萌也安静着。

    良久,神乐潜龙感慨:“为了一个神乐代宫主,有必要封锁国道清场吗?”

    没错,公路上实在太过冷清。

    “因为你声称很快就要离开东京,却又打算观光一下日本。”草薙萌淡淡解释道,“如果在路程上浪费时间,就显得我们失礼了。”

    “……”神乐潜龙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定睛看向车前的镜子,“到了甲府,请为我们换直升机。”

    “那么,具体目的地?”草薙萌问。

    神乐潜龙凝神了数秒,忽地笑了:“柳川御花宅。”

    “好。”草薙萌没有丝毫迟疑,“我加速了,请系好安全带。”

    车速果然上了不少档次,神乐潜龙与合冰也不再打扰开车的草薙萌,只相互继续敲着莫尔斯码。

    “潜龙,难得见你语塞啊!”

    “这个草薙萌挺聪明。不想我坐车去,索性搞出这样的手笔,造成了民怨也可以推到神乐宫头上,反正日本的媒体在他们手中。”

    “可是,为什么?”

    “谁知道?我只想尽多了解日本的真实细节,估计她便是为了阻止这个。”

    “……你们的弯弯绕真多。”

    “合冰,不要把胜负寄希望于鬼使神差的炮弹上,被概率左右的个体事件永远只能是导火索。而无止境的细节争夺,才是输赢的量变。”

    “那么,你又为什么要去柳川的什么御花宅呢?”

    “一儿历史遗留问题罢了。”言及此,那紫墨镜下的圆润鼻子一下俏动,“你听过立花訚千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