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五十三章 御花酒店

第五十三章 御花酒店

    立花訚千代。 .COM

    作为一个历史人物,谈不上大放异彩,甚至在日本战国那个特定的时期里也没有多么的叱咤风云,仅仅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留下了一些传和痕迹。如此而已。

    不过,既然神乐潜龙特地谈及,便不由合冰不多思索。

    车及甲府附近的机场,早有直升机等待着。神乐潜龙拉着合冰的手,在草薙萌的带领下信步而上。那黑发在螺旋桨的气流中飞扬,紫墨镜掩盖了多数表情却定格着别的气质,加上那倒提的梧桐色吉他,整一个欧美大片中的桥段,而合冰,远看去似乎真是个贴身保镖的样子。

    但很显然,神乐潜龙早发现他在走神,却直到在直升机上并排坐定,才拉过他的手慢慢敲了起来。

    “还没想明白?”

    “毕竟,我没有第一手历史资料。”合冰微微头,注视着神乐潜龙嘴角的弧度,然后看向别处,“如果我能够猜到什么,便只有立花訚千代是战国时期最有个性的女人,但以她的作为,似乎并不入神器家族的法眼。”

    “我过,个体事件不过是决定于概率的导火索。”神乐潜龙浅浅一笑,“但作为上位者,如何对待曾忠于自己的导火索,所造成的影响是细微而长远的。”

    合冰心神一动:“难道……”

    “你再猜猜吧。等离开了日本,我会告诉你真相。”罢,神乐潜龙放开手,拨弄起吉他,细缓而悠长,渐渐磅礴,如刘邦歌大风,似曹操临碣石,琴音若飞龙吞吐,悠然宁远不亚古筝,刚劲浑然直比编钟。

    慢慢的,合冰似乎迷失在这乐章之中,仿佛聆听于圣者抑或王者……

    “你的吉他,弹得不错。”

    下直升机时,草薙萌没由头的评价一句,旋即将直升机交付于接待的人员,自己先离开了机场。

    看着她渐行渐远,合冰有些迷茫:“这……”

    “有些失礼是吧?”神乐潜龙也凝望着那有些孤独的背影,“这正是我所刺激的。”

    “什么?”

    面对合冰的茫然,神乐潜龙笑得似乎骄傲:“刚才我弹的曲子如何?”

    “很不错。怎么了?”

    “那是因为你心中没鬼。”神乐潜龙呵呵轻笑,那对洁白的门牙在阳光下让合冰联想起某个时刻的金加藩,“听过黑色星期天吗?”

    “……杀人歌曲?”合冰大惊,“不是早已封存了吗?”

    “市面上的确不会流通原版。”神乐潜龙大笑,牵着合冰的手往机场外走去,“但神乐宫呢?”

    “你是,你刚才演奏的就是?”合冰不敢相信。

    “怎么可能?在草薙族的飞机里杀姓草薙的人?我只是告诉你,音乐能做的可不仅仅是被人欣赏。”笑意仍在,神乐潜龙举起吉他,意气风发,却是只有合冰能听清的声音,“乐器在手,天涯之险,吾往矣!”

    比起神乐潜龙此刻的登临意,合冰显然更在乎别的事情:“那么,你刚才究竟做了什么?”

    “简单地,心理催眠。”逐渐,神乐潜龙神色凝聚,“不过,那个草薙萌的心理素质比我预期的好得多,至少,听完之后还有心情道出评价。虽然如此,但也好,她没机会藏拙了。”

    “潜龙,你真像个荷兰赌徒。无论结果怎样,都是你赚。”

    “因为我永远只在当庄家时出手。”神乐潜龙挺满意这个比喻,“而你刚才,便是我的荷官。”

    合冰长叹:“总之,你比我想象中的更厉害。”

    “你也不差啊!”神乐潜龙拉起合冰的手,随意招了辆TAXI。

    从机场到柳川御花宅,车程却也将近半个时,一路上入眼的,不仅神乐潜龙兴致勃勃,合冰也颇感新鲜。

    “山町、楼区、市区。”

    当车子逐渐减速停下时,神乐潜龙自个儿一叹:“有繁华,有古风,柳川是个好地方。”

    “历史的,才是珍贵的。”合冰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潜龙,你带了钱没有?”

    “出门急了些,只有支票本。”神乐潜龙顺手掏出手机,“……石源,带儿现金来见我。”

    “算了吧,耽误人家本生意也不好。”感慨着,合冰不禁笑了,眼中的女子也多了几分人间烟火,“正好,帮我问问,计程车可以刷卡不?”

    着,合冰摸出一张卡,却没等神乐潜龙翻译,那本有些不耐烦的中年司机眼里一下蔓延出崇敬,激动地着什么。

    “你这卡是草薙家的?”神乐潜龙眉头一动。

    “阿葵放我这儿的。”合冰头,“他什么?”

    “草薙城的人挤计程车是日本的福气,他绝对不能收钱。”

    “……”

    目送车子慢慢远去,合冰依然沉思着,神乐潜龙却保持着一丝微妙的笑容。

    “潜龙……”

    “要让草薙族的信用破产,还很长远。”神乐潜龙打断他的话,举目望着就近的目的地——柳川御花宅。

    “潜龙,”虽然神乐潜龙的话又一次让自己心惊,合冰还是追问出口,“神乐宫之于英国,比草薙城之于日本,如何?”

    “道不同,势不同,根不同,俗不同。”神乐潜龙喟然一声,“随我去见见吧,立花家的十六代当主。”

    合冰不知道什么立花家,或者,对于他来,这个姓氏不过是几百年前的一段历史的载体,即使步入这古意昂然的和室建筑,竟有一种离今越古的谬觉。所以,当一个望似花甲的和蔼老人出现在二人身前时,合冰丝毫不能把他和名门之后的法联系起来。

    然而,神乐潜龙在介绍时却是难得的严肃:“这是立花家第十六代当主,立花宗鉴先生,日本的伯爵,也是‘御花’酒店的主人。”不过,下一句出口时便有了玩味,“而这位,叫合冰。是我,神乐潜龙的贴身保镖。”

    相处的房间是神乐潜龙名的,非常地道的宅院室,坐在离地木版所构的地板上,握着那看不懂花纹的陶茶杯,合冰恍然有种身处战国时代的错觉。然而,这并不是什么评定室,眼前的老人也看不出什么武士阶层的气息,倒是神乐潜龙的举手投足更多些贵气,却是随身一把梧桐色吉他。

    总之,合冰感觉荒谬。

    “不知神乐宫的大人来此,是旅游还是散心?”对于一个双十左右年华的女子,立花宗鉴的口气充满了和善与尊敬。

    “不。”

    否定词出得坚决,却面对着立花宗鉴沉默。

    和室里约莫酝酿了一分钟的寂静,神乐潜龙慢饮温茶,在放杯离手时猛然俯身,对着立花宗鉴行了一个礼——合冰不懂其中含义,却也轻易知道这决不是上位者的姿态。

    “这里,没有神乐代宫主,惟八咫潜龙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