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五十四章 簌簌泪下的良心

第五十四章 簌簌泪下的良心

    (PS:这几章里出现或者将出现的立花家的人物,在现实是真实存在的,他们的性格年龄相貌能力,也是经过考证了的。 .COM

    以上。

    但他们的祖先倒和八咫家没什么关系——如果历史上真存在八咫家的话。)

    八咫!

    合冰心中仿佛划过一道闪电。无数猜测瞬间泉涌而来。

    立花訚千代七岁继承立花山城是在一五七五年,而八神庵的考证上八咫族果心居士仇于大名,却是在此之后。考虑到两个神器家族的明争暗斗绝对不可能一役而毕,这个立花訚千代的过往多半牵扯了两大家族当年的纠葛?或者,如神乐潜龙的词措——导火索之一?

    砰!

    立花宗鉴手中的杯子滑落,溅出不少茶水,洒在和服的衣襟上,却浑然不觉。

    良久,老人眯上眼睛,低头凝视横倒的茶杯,缓缓相问,斟酌着用词:“……大人何出此言?”

    “鬼道雪以立花家的大事道出了八咫家的锐意,引全日本哗然。这其中的抉择史书语焉不详,当事两家岂不通晓?”脱了鸭舌帽,神乐潜龙摘下眼镜,那双看向老人的明亮眼睛温润非常,“当初八咫家自身难保,无暇多顾,而今的神乐宫也鞭长莫及。但便是毫无实处的一声歉意,数百年来也不曾有机会出口,无论立花家是否怨言,八咫家始终内疚于怀。”

    “……八咫大人……”

    立花宗鉴思索颇久的话一出口便被神乐潜龙打断——这在合冰看来似乎很是突兀。

    “万里相隔时且不提及,自一**七年神乐玄再度踏足日本四岛,到神乐千鹤参加KOF97,没有一人以八咫家的过失追思数百年前立花一门为本家的所作所为而拜访于此,无论这其中是无心之失还是别有苦衷,皆是我等冷落了立花家。”神乐潜龙的声调平缓而安静,如那江渚渔樵的天凉好秋。

    然而,一滴泪水悄然落在膝桌之上,既而二滴,三滴……皆落在合冰眼里,在立花宗鉴眼里。

    “万般之前,八咫潜龙先奉上迟到百年的歉意。代自八咫百灵伊始而至今日。时代变迁而忠直永存,潜龙不屑效德川式之大礼夸仁德。”

    言罢,神乐潜龙更加伏身,鼻尖几乎贴上膝桌,那些泪水也不再是滑落,而在这和室的静默中逐渐汇聚渲染开来。

    立花宗鉴没有答话,只注视着神乐潜龙的黑发;合冰也保持着安静,因为他明白自己没有插言的道理。

    膝桌上的泪水便在这无声之中径自增长,越来越多,没有终。

    直到那泪水与倾洒出的茶水交汇的刹那,立花宗鉴终于仰面太息:“立花家早已不是訚千代大人的时代,又如何经得起此等大礼?”

    “手不及额,额不及地,何谈大礼?”神乐潜龙依旧一动不动,反衬着那泪水的增益,“八咫潜龙过往未曾出家门,熏陶文化大迥四岛往昔,訚千代之风采惟见于黄绸宣纸间。然而,其中曲折,本家代代相传不忘。今日晚拜于御花和室,亦恨物是人迁。”

    又是一阵寂静,寂静得让合冰再次觉得荒谬。

    可是,无论神乐潜龙还是立花宗鉴,始终维持着伤感或肃穆的气氛。

    “物是人迁……无可奈何。”

    答话时,立花宗鉴低头凝视神乐潜龙,却被合冰瞥见了眼角的湿润。

    “言语追忆,只能嗟叹无可奈何。”神乐潜龙似乎整顿了下气息,“不过,今日神乐宫不比往昔八咫家。姓氏变,功过不变。八咫潜龙只能以簌簌泪强近拜求,神乐潜龙却期盼报偿立花家之门径。”

    立花宗鉴沉默许久,缓缓起身,向房门走去:“……无论八咫神乐,立花家都只尽着本分,未求其他。几百年辛苦亦是如此。现在早已没有武士,潜龙大人能带来诚挚已经是莫大的肯定了。”

    “草薙城治下,惟传一伯爵虚名,立花家可看破,潜龙却不能让功者寒心。”

    神乐潜龙的话凝固住立花宗鉴搭在门上的手:“……罢了。立花家生在九州,根在九州。而今早已无足轻重,贸然接受八咫家之名的恩情,取恼于草薙城,实在是……用中国话,我只是个安土重迁的老头子了。”

    “宗鉴先生安享平和,也好。”听到开门的声音,神乐潜龙细细了下头,“不知先生膝下如何?潜龙必定量才而造。”

    “量才而造……如此,今晚御花宅会安排晚宴,括郎和平井自会出席,大人请亲自辨查。”

    最终,立花宗鉴关上纸门,和室内只剩神乐潜龙与合冰。

    慢慢的,神乐潜龙抬起头来,清泪染得眼眶红肿,看得合冰不禁心疼。

    “潜龙……”掏出纸巾,递在神乐潜龙指尖,却没见她接,犹豫着,合冰咬咬牙,伸手在她眼角细细擦拭,“为什么这样?”

    “谢谢。”感受着合冰指间的轻柔,神乐潜龙抓着他另一只手,默默敲起了密码文,“泪水若能卖个好价钱,决堤也是应该的。”

    “难道……”合冰一愣,纸巾从指间滑落,“你又获得了什么?”

    “于公,千金市马骨。”神乐潜龙转看向合冰,明眸中显出温柔,“于私,折腰换良心。”

    见合冰满脸疑惑,神乐潜龙微笑起来:“日本本土有不少当初支持八咫家的家族,多多少少被草薙族打压,现在神乐宫有望卷土而归,无论那些人心中对神乐宫是什么感情,无论他们还有多大的能量,当年的脉络却是神乐宫不能放弃的。自古统治阶层无信不立。而立花訚千代,一生因八咫家的抉择而坚持,而抑郁。辕门立柱也好,醉翁之意也好,如果神乐宫以我一席泪而取信,千值万值。”

    听着,合冰似乎觉得这才是神乐潜龙,头间又掏出张纸巾为她拭泪:“那么,于私呢?”

    “拜的不是我神乐潜龙,对的也不是立花宗鉴,而是以八咫族而至神乐宫寄托与鬼道雪和訚千代。”神乐潜龙的脸差不多恢复平静,“八咫百灵决意彰女权,遭到草薙族激烈反对,而当时整个日本,顺从两家的名门旗鼓相当,却没有一个人明言支持百灵大人的改革,直到立花道雪传家督给年仅七岁的女儿訚千代。此事举国震惊,也算是八咫家和草薙族决裂的信号。历史渊源不需详,在那种压力下以区区大友家家老身份第一个以实际行动坚决支持八咫家的决定,这份忠勇,我佩服。而且,訚千代一生,哪怕八咫家在日本四岛已然分崩离析,仍然为百灵大人的理想独自坚持,这份情怀,我不能辜负。如果抛弃了这段历史,神乐宫良心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