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五十六章 一门之隔的家宴

第五十六章 一门之隔的家宴

    “这是?”

    没有丝毫悬念,立花括郎的竹剑还没有真正意义上形成惯性变被止住了——合冰仅仅踏前一步,握出了他的手腕。 .COM当然,这一步的时机的把握和绝对的速度是立花括郎此刻无法抗衡的。

    “拔刀术。”神乐潜龙解释道,脸上泛着笑容,“在日本古代,因为跪坐的习惯,拔刀术是一种很主流的剑道,虽然而今的习惯让其失色不少,但其隐蔽性仍然是一大优。不过,正如你刚才的应对,只要反应不太慢,而且没有生手的恐惧感,敢于踏前一步,就算受伤也绝对不会致命,除非对手的刀能比上当今的裁纸刀。”

    “类似于刺死砍伤?”合冰顺手抓过竹剑,也不在意立花括郎的脸色,走出两步,冲没人的方向,模仿立花括郎刚刚的动作,猛然一挥,不过,他没有俯身。

    在场的所有人都看不清合冰的动作,但神乐潜龙依旧笑着:“是的。如果不能保证刀命中敌人那一瞬间的惯性,拔刀术根本没意义。”

    “那么,俯身的姿势其实为了增加隐蔽性了?”合冰追问道,又顺手重复了次动作。

    “算是一个原因吧。”神乐潜龙头,“我又不是专家。”

    “那么……”合冰思考了一阵,转身将竹剑交到立花括郎手中,“立花括郎对吧?作为武士阶层的后裔,你的家学渊源不错。然而,如果你的目标不仅仅是普通的竞技级别,我给一个个人的建议——拔刀术的精髓可以保留,但还是将刀抛弃吧,人的手足够研究和运用一辈子了。”

    完,合冰退到神乐潜龙身边,静静立着,对立花宗鉴微笑。

    “请问,晚宴可以开始了吗?”大概是两个孩子的发呆弄得有些冷场,神乐潜龙转身向老人询问,“既然括郎和平井也到家了,正好也是一家宴。”

    家宴。

    因为神乐潜龙的一词定义,晚宴的内容也少了许多传统上的流程,除了五个当事人,连斟酒上菜的侍女也不必了。甚至,除了家主的正席必然是立花宗鉴,座位的安排也很随意,合冰也没有跪坐,倒是神乐潜龙坚持如此。

    而在众人坐定之后,老人环视着众人,缓缓开口:“今天,八咫家的人在四百年后,再次拜访本家,而且来的是一位代宫主,我立花宗鉴,代表立花家历代,感谢神乐宫。”

    “言重了。”神乐潜龙眼含感激,“潜龙虚礼而来,值不起如此。”

    “既然是家宴,何必客套?”立花宗鉴笑着摇头,又面向合冰,“合先生,多谢你对犬子手下留情,并且给予指……”

    合冰微笑这打断他的话,指指一脸茫然的立花平井:“立花老先生不必汉语了。这是家宴,算起来我才是外人,让姑娘坐立失措就太失礼了。”

    “谢谢。”抢先答应的是神乐潜龙,正望着当地独特的牛蒡火锅,一副食指大动的样子。

    “那么,立花老先生,请让我就此离席。这是一次家宴,而我,是潜龙的保镖,理应静静守在纸门之外。”

    完,不等立花家三人反应,合冰已然起身,移步,开门,出去,然后关门,只剩下纸门上一道模糊的影子——全是帅气的动作。

    屋外已是夜晚,天空中星星颇多。坐在门外的合冰模样懒散,貌似发呆地望着银河,也没有去辨认什么星座。不远处的樱花树正美妙开放着粉色的柔美,晚风徐来,不时有几片花瓣迎向合冰,却没有引起他的兴趣,或者,伸手去接的兴趣。

    所以,便有那么一片定在了他鼻尖,由此而生的痒痒终于让他将花瓣拂在手心,既而细细看着。

    “香。”轻轻赞叹着,合冰闭上了眼,“如那氛围,雅典娜曼歌的《夕阳与月》。”

    屋内的声响逐渐大了,虽然听不懂意思,却显然是欢声笑语。

    “这样的日子,大概便是很多人所追求的,却是潜龙可遇不可求的吧?”喃喃自语着,花瓣从合冰手中飞走,“我却不可能让她享受家的感觉。”

    静静聆听着,神乐潜龙的笑很轻松,立花宗鉴的笑很淡定,立花括郎的笑很热气,立花平井的笑很天真,而夹杂在那其中的筷碟汤勺声更是一番意境。

    “那时候,我便是这么享受着雅典娜的手艺,忍受着老人家的唠叨。区区一个月,却让我相信,KOF的世界也不过如此。”细蚊般大的声音缓缓从合冰口中流淌,安宁而幸福,“如果,和一个什么家庭生活都不懂的少女组建家庭,偶尔有几个阵营各异的大人物来串门,无论如何也不能在我脆弱的家门之内动手争斗,却无妨在半生不熟的饭菜前拌嘴使性子……这样的生活也算幸福吧……然而,和一个浪漫而坚韧的女子逃亡天涯呢?”

    想着,合冰掏出了手机:“……喂,是雅典娜吗?”

    “合冰?你的语气里有烦恼哟!”电话里的声音永远是如此狡黠,却让合冰心生暖意。

    “烦恼?算是吧……青年合冰的烦恼,详细记述一下,不定是一名著。”悦耳而熟悉的声音让合冰起了玩笑的兴趣,但这玩笑的口吻只维持了那么数秒,“然而,却没有人在我烦恼时开解。”

    “所以,才想到了我?”少女的笑了,有撒娇的味道,也有要强的姐姐或者妹妹的感觉。

    “因为,你是我的雅典娜啊!”同样有撒娇嫌疑的话竟如此顺口,出口后也没有什么不对——当合冰注意到这一时,不禁露出一个简单而复杂的笑。

    “那么,烦恼着我的合冰的是什么?”

    “如果能够描述清楚,也不需要听你的声音了。”合冰摇着头,哪怕这动作不可能被麻宫雅典娜看到,“为我唱首歌吧!”

    “哪首?”

    直接而干脆的问题再一次让合冰感动,然而,他却不知如何做答:“……这个……”

    “你需要的不是我卖弄歌喉。”少女的腔调逐渐升起常见的数落,“没有猜错的话,你现在是一个人吧?”

    “……算是吧。”

    “那个自称神乐潜龙的姐姐呢?”

    “一门之隔,和神乐家还不姓神乐时的故交吃着家宴。”

    麻宫雅典娜吃了一惊:“你不是有饭不蹭的人。”

    “我却不会日语。”合冰笑得自嘲,“总不能破坏潜龙珍贵的家宴。况且,只有和你们一起,才有家宴的感觉。”

    “家宴吗?”电话那头的声音弱了不少。

    “……”

    合冰欲言又止,麻宫雅典娜也没有开口,两人保持着无言的通讯。

    然而,那细微的呼吸声似乎了很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