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六十一章 私货

第六十一章 私货

    98卷第六十一章

    “靠!都这时候了,回去得睡家门口……”

    八神走了,男子也没了待下去的理由,看看表,大叫一声便飞跑而去,从屏幕中消失。 .COM

    “一天一亿?倒也不贵。”

    当壁挂式屏幕重归白花闪烁,神乐潜龙偏头看向身边的合冰。

    “财大气粗就是好啊!”合冰解嘲地笑,“换算一下,也就一千多万美圆,千鹤一开心,不定请他来个公费旅游。”

    “当真如此吗?”神乐潜龙笑着摇头,“只要人民币才是关键啊!”

    “哦?”

    合冰陷入了沉思,神乐潜龙却不给他这个时间,径自解释着:“从登陆中国到正式致信八神庵,他们等待了好几天,无论我们理解为善意还是反应能力低下,都不是重;三个月的自由时间,我们可以理解为进一步的善意或者出手前万全准备的时间——那又是一个低效率的表现,但这仍然不是重;直接了当地交代关于草薙京的意见,这明他们对一个神器的重视程度并不比普通的格斗家大多少,这一在那个男人威胁八神庵时可以佐证,不过,这对于神乐宫来,无关紧要;而一天一亿人民币,这个概念和数量以及支付方式,综合起来就值得玩味了。”

    “我不懂。”

    合冰的坦率很得神乐潜龙赞同:“我喜欢你这一……Lancy,先进来。”

    华服女子几乎是立刻推门而入,提琴依然在手中,随时能演奏的姿势:“代宫主,有什么吩咐?”

    标准的伦敦音。合冰虽然能够理会,却始终没有习惯。

    “来一曲……《月光》。奏激昂儿。”

    “……”

    在场的三人不约而同的惊讶目光集中到了神乐潜龙身上。

    “做不到吗?”

    被围观的女子毫不在意,对合冰微微一笑,打量起华服女子,从那在白种人里算得上娇好的皮肤开始,修长身形,金黄短发,挺拔鼻子,厚红嘴唇,蓝亮圆眸,一直细微到……连Lancy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

    没错,Lancy被盯得不自信了。达到这个效果的神乐潜龙无声一笑,回头看向窗口的人。

    这是一个男人,有着非常中性化的一张脸,看上去约莫二十出头,精致不逊于女性,但那寸发的黑色缀足够让人断定他的性别,而在那灰色的T恤正面,印着一个梧桐树下弹吉他的女子,看不真切,却分明是神乐潜龙的神韵。

    面对神乐潜龙的凝视,男人只淡淡地笑,双手自然垂着,那掌上电脑已没了踪迹。

    “呵呵。”神乐潜龙满意地头,目光返回到Lancy身上,“做得到吗?”

    “做……我努力。”

    的确是《月光》的旋律,但为了那“激昂”二字,提琴的声响难以和柔软挂钩,这导致了整体效果不是非常入耳,才几十秒钟,Lancy的额头便渗出了汗。

    然而,神乐潜龙对此是不在意的,她只将双腿盘在床上,侧身背靠着合冰肩头:“合冰,据我所知,你自称中国人。那么,对于中国,多少有些不由自主的关心吧?”

    “……或许的确。”

    支撑了神乐潜龙一半体重,合冰却不敢在他人面前做出太过亲密的举动,只能保持不动——用不了多久,铁定得来个肌肉酸痛。

    “那么,对于去年东南亚的剪羊毛行为,你有什么想法?”

    神乐潜龙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合冰眼眸紧凝,唇齿相磨却不能出声。

    却得到了充足的时间等待。

    良久,合冰斟酌答道:“就学术上来,那是一次金融侵略而算不得剪羊毛吧?”

    “我喜欢这个词语的生动,至于那些自诩银行家圈子的行话的权威性,不需要列入我们的讨论范围。”神乐潜龙笑着,仿佛是为了Lancy的事倍功半,“这是自万龟姐时代便策划的步骤之一,但我想加儿私货进去。”

    “……”合冰犹豫了很久,只吐出一句貌似莫名其妙地话,“现在已经是九八年了。”

    “是啊!九八年,东南亚刚刚了一场叫嚣乎东西的混乱。南亚和东亚或许体会到了唇亡齿寒,却没有主动出击的勇气。”神乐潜龙明显是嘲笑的口吻,“当千鹤姐在KOF97的赛场上抛头露面时,世上有多少人察觉到神乐宫的动作?”

    “千鹤早已交割了许多东西。”虽然知道得不仔细,合冰却深深记得当初被软禁在神乐宫时,神乐千鹤的忙碌程度。

    神乐潜龙摇摇头:“如果要再次交到她手中,也不过是重复一次签字到麻木的过程,财富却不会损失分毫。如果连做到这一的内部团结和对外强势都没有,万龟姐当初也不会定下如此胃口的战略计划……不过,现在却到了一个分水岭。”

    “怎么?”

    大概,这不仅是合冰的疑问,被叫做谦灵的男人和拉提琴的Lancy分别在神色和琴音上露出了一瞬的变化。

    “苏联的版图在内外通力合作中肢解,它的政治和经济内核却和神乐宫没有太多交集——这是万龟姐的谨慎。然而,这样的谨慎却源于对中原的陌生。大概,当时万龟姐和她的智囊们没有能力推演这么大的雪崩吧……”也许是组织语言,也许是留出时间让听众消化,也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神乐潜龙静静地来了个深呼吸,“可是,刚刚,和八神庵谈判的男人提的那个条件之中,隐含了一个信息。”

    “一天一亿人民币?”

    这次发问的不是合冰,而是谦灵,他的眼中满是无绪的迷茫。

    “分析的理由我就不直接解释了,只给一儿提示——”神乐潜龙的脸上焕发着些微的骄傲,仿佛最后一刻胜利的赌客,“九七年十月,千鹤姐修改原定计划,没有立时对南朝鲜下手。或许是为了拜托草薙家共同对付大蛇而做出的让步……只是,我却不相信这个内部的公论就是千鹤姐的所有意图——不到万不得已,神乐宫主绝对不做只有一个目标的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