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六十二章 驱逐

第六十二章 驱逐

    98卷第六十二章

    Lancy的琴音已然消失,她为着神乐潜龙的话而诧异,陷入思索;所谓谦灵的男人则只将心绪的波澜寄于双眸的闪烁。 .COM

    这些,却不是神乐潜龙所在意的。

    “合冰,我们走吧。”如一个懵懂的中学生,神乐潜龙从床头爬到另一头,挪挪斜靠着墙沿的梧桐色吉他,慢悠悠地穿着鞋子,“神乐谦灵,通知千鹤姐,让她今晚给我个电话。”

    “是。”疑惑依旧包裹着男子,“可是,宫主正在撒哈拉……如果被人捕捉信号,用制导导弹……”

    “那正是我所奢望的。”神乐潜龙微笑,紧了紧鞋带儿,“想要千鹤姐的命,如果不用放射性武器,如果不调动师为单位的一线军队,如果不是近代编制的格斗家部队,那就只能是里约热内卢的手笔了,然而,让我取和善的千鹤姐而代之,显然不是麦卓所愿见到的。至于你所担心的导弹……呵呵。”

    “潜龙……”这一席话让合冰猛然回头,看着如同爬床妹妹般的神乐潜龙,“格斗家,真的可以和当代的正规部队抗衡?”

    “就普通人类个体而言,裁缝是唯一的例子。”神乐潜龙淡然否定,穿好了另一只鞋,“而他在二战时期的表现,足够坚定所有人对格斗家这个职业的信心。”

    “以人体对抗热武器……”

    合冰喃喃自语,仿佛内心中某个本就摇摇欲坠的东西终于轰然倒塌。

    不过,没有人在乎他的失态。神乐潜龙略不雅观地立在床边,伸了个尽量舒展的懒腰,提上吉他,悠悠回头望向谦灵:“神乐谦灵。”

    男子闻言应声,如条件反射一般:“在。”

    “立刻回伦敦,让家族院着手入侵全欧洲的传媒系统,一定要低调。”绕着床,神乐潜龙走到合冰身旁,停在Lancy面前,“而你,Lancy·希瓦尔。有些让我失望。”

    轻声细语的评价让华服女子脸色大变,手中的提琴弦无助地成为自由落体,而在落地时的那一声脆响仿佛让她眩晕的雷声。

    “一曲《月光》。”将吉他随意放在床上,俯身拾起提琴弦,顺手拿过Lancy几乎握不住的提琴,神乐潜龙演奏了起来。

    的确有一种激昂的味道,却也可以形容为吵闹,比Lancy刚才做得更不堪入耳。

    “我的提琴技术并不好。”一边演奏,神乐潜龙一边咬着牙缝儿道,“想把《月光》奏得激昂,这本就是无理取闹的事情。然而,我下了命令,足够理解为乱命。无论是立即思考如何做到还是干脆拒绝执行,你至少有着不同侧重的价值。然而,你的表现是犹豫,进而在我的追问下丧失自信。如果刚才是战场,上司下达了一个或对或错的命令,你既不坚决执行又拿不出君令有所不受的勇气,除了贻误战机还能有什么结果?方不能方,圆不能圆……Lancy,你处理不了瞬息万变的事情,在我身边迟早会犯下不可挽回的错误。”

    神乐潜龙始终是淡淡的语调,其中不乏温和,却使得Lancy的神态如满堂彩般丰富,而最终,她踉跄着跪了下去:“我……”

    “你有你的优,不然家族院不可能派你到我身边。只可惜,这里不适合你。”疑似噪音的《月光》停止,神乐潜龙将提琴放到合冰腿上,扶着颤抖的Lancy,“被宫主,或者代宫主拒绝,并不是天崩地裂,神乐宫中,必然有你的位置,还没有被发现罢了。我问你,潜龙谷数年来的吉他音可曾停过?”

    面对这样的场面,合冰不知如何是好,但显然,绝对不是开口话的时机。看着Lancy的泪晶莹而落,看着神乐潜龙温声软语,他如坐针毡,只好移开提琴,开门而去。

    “请等一下。”尾随合冰出来的,是神乐谦灵,大概,他也不想尴尬面对美女的哭泣。

    “有什么事吗?”

    事实上,神乐谦灵还是两天前出现在合冰眼前的。

    “算有儿吧。”神乐谦灵微微有些踌躇,但有很快释然了,“放心,这门的隔音效果很好。她不会听到的。”

    合冰摇头:“这样一来,我反而不能和你谈了。”

    “别,只是一些很私人的话而已。”

    “我们以前并不认识。”

    合冰的坚决似在神乐谦灵的意料之中:“诚然,你我陌生。但房里的潜龙呢?我信任她,她却信任你。”

    “那又怎么样?”

    “或许你也知晓,神乐宫作为一个血脉意义上的家族,而今已经膨胀得恐怖。在这样的大家族环境下,从一无所长的我难免受些有意无意的欺负……潜龙却给予我公正,以及希望。她让我明白被人轻视的原因,明白哪些东西才需要在乎。我在一个看似广阔的领域与同辈人竞争,潜龙却给我展现了一块庞大得太多的蛋糕,并且让我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大的胃口。”

    “所以,你爱戴?”

    合冰在他停顿时问了一句,问得玩味。

    “他人的情愫永远不要奢望能够品得透彻,要爱戴,便是爱戴吧。”神乐谦灵一笑,细微而洒脱,“潜龙亲近你,是你的福气。你一定要保护好她,不要再让她孤独。”

    合冰眯起眼睛:“孤独。”却又不再下去,只重重叹了口气。

    “言尽于此。”

    神乐谦灵走了,走得很快,快得合冰连他的背影都不能细细捕捉。那道别的话中带着一些有心无力的……洒脱。

    又摇摇头,合冰似乎想甩掉什么思虑,却没有成功。

    “还真看得起我啊!”

    ……

    约莫五分钟,Lancy打开了门,破涕为笑的脸上还有泛红的眼眶,但那其中的眼眸已然熠熠生辉。神乐潜龙跟在后面,若有若无地笑着,手中的吉他依旧是倒提青锋的模样。

    “Lancy,你的提琴不要了?”

    遭遇神乐潜龙的调侃,Lancy俏脸微红,迅速回了房间,同样迅速地抓着提琴出来:“代宫主,我回去了!”

    却在走廊拐角的地方停步,对着合冰嫣然:“来自草薙城的保镖,一定要服侍好我们代宫主哟!”

    看着绝尘而去的倩影,合冰拜服:“潜龙,你给她灌了什么心药?”

    “我更愿意和你谈谈谦灵是否在门外有所交流。”神乐潜龙眨眨眼睛,“走吧,去吃晚餐。饭桌上聊事情是东方人的好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