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六十三章 姐妹

第六十三章 姐妹

    98卷第六十三章

    到浪漫,King曾经在酒吧打烊后的某次烛光啜中提到故乡的塞纳河。 .COM虽然,巴黎和她真正生长的地相去甚远,却并不妨碍法国人对首都无数传的神往。

    与她分别之后,跟随神乐潜龙游走欧洲,合冰也终于到过了巴黎。走马观花,但也从那滴滴的民族天性中依稀感触到几许King的影子。

    然而,对于神乐潜龙来,拉着异性在许愿池边捧手闭目的投硬币,显然是天方夜谭——她给了合冰另一种浪漫。

    众口相传的美丽塞纳河中,一夜扁舟,铺满法国梧桐叶,一女一男对坐,男操双桨,女弄吉他。河道上早已清场,孤舟向夕阳,享受着那些朝九晚五的河畔上的人来人往各怀情绪的关注。

    神乐潜龙的吉他在理论上与巴黎的历史氛围多少有些错位,如果是悠扬委婉的提琴或者银笛,或许更能让那些路人但坐而观。可那样,大概便不是神乐潜龙了。

    事实上,神乐潜龙的即兴演奏足够让听众们如痴如醉,除非他赶时间而没心思去凝神聆听那么一会儿;倒是从未划过船的合冰的艰苦摸索成了一大笑。

    船一圈一圈地自旋,合冰满头大汗,却又一丝不苟。伴随波浪亦或船自身的原因而晃荡,神乐潜龙莞尔,吉他音连带起伏,如鱼跃海之欢。

    最终,夜幕降临,合冰好不容易搞对了方法,船有模有样地朝来时的地回返。

    人散,曲未终。上岸时刻,神乐潜龙轻抚吉他弦,纵声大笑。

    《神乐宫泛舟塞纳河》。

    早报的头条标题让神乐潜龙大为满意,竟颇有兴致地与合冰商议在利马德河或者苏黎世湖上换儿什么花样……

    这些,是回忆,也算联想。

    此刻的合冰已经用过晚餐,回到客房,站在神乐谦灵下午欣赏苏黎世湖的窗口位置,眼中,是灯火璀璨。

    不久前的饭桌上,神乐潜龙观赏着合冰狼吞虎咽,时不时问儿什么。可是,合冰只承认神乐谦灵过什么,却不交代具体的内容。

    “涉及到别人的**,你就成保密工作人员了。”神乐潜龙无声微笑,紫墨镜下的红唇沾着咖喱,“可是,我多少也算当事人吧?”

    合冰继续埋头对付食物。

    无可奈何下,神乐潜龙倒也不太在意:“你不,我也能猜到一些……喂,你不怕辣吗?”

    话锋转了,合冰也抬起头:“怕,怕的东西海了去了。”

    这,也是回忆,近在咫尺的回忆。

    神乐潜龙没有干扰合冰的安静,自个儿在客房的写字桌上龙飞凤舞着什么,那沙沙的笔划声很细,却有行云流水的味道。从某种角度看来,她也是安静的。

    这份安静持续了挺久,直到快要十一时,才被一通电话打破。

    “潜龙,终于想和我联系了,还恨我吗?”

    神乐千鹤的声音从壁挂屏幕上传来,以及一幅沙漠夜景。

    “千鹤……”合冰闻声回首,却察觉现在并不是自己话的时候——神乐潜龙已经端坐床头,似看向屏幕上方的摄像头:“没有千鹤姐庇护,我还能有今日?”

    神乐千鹤坐在军用吉普车上,昏暗中有些倦容,雪白的衬衫颇为宽松,却隐约有些时候没洗过,而在她身旁,有个疑似睡袋的东西。

    “大家都是亲人,如果彼此钩心斗角,神乐宫早在八咫族穿洋远遁时就烟消云散了。”神乐千鹤凝神看着,眼神中盛着仿佛爱怜却又不是爱怜的滋味,“带了紫墨镜,真有了与众不同的气质。潜龙,你长大了……我们都长大了。”

    “当年的摩托车而今锁在家中,十几年如一日的吉他却形影不离。”

    “这就是我不如你的地方啊!”神乐千鹤呵呵一笑,“你总不愿意妥协,更有办法把别人的弯儿拐到自己的方向。”

    “所以家族院的那些人不愿意相信。”

    神乐潜龙始终保持着肃穆的神态。

    “好啦,腹诽就够了,真出来,老人家们会脑溢血的。”神乐千鹤大笑一声,旋即敛容而问,“潜龙,Lancy或许不适合对付紧急事件,但你为什么允许谦灵待在你身边?”

    “他胜任。”

    神乐千鹤依旧忧心:“能力且不,他的身份如果暴光,草薙城那边绝对不会甘休的。”

    “草薙家嘛……”神乐潜龙嘴角微翘,“几百年了,也该低低头了。”

    “你还是这么嘴上不饶人。”神乐千鹤做无可奈何状,“听你想修改万龟姐的计划?”

    “这正是我联系你的目的。”神乐潜龙头,“你拜托的,八神庵的谈判我们监视了。排除极低概率的空城计,我推断,经过半个世纪的信息隔绝,我们对中原的了解虽然稀缺,中原的那些人也不大确定外界的变化。以此为前提,我想做一些事情,可能有伤天和。”

    “神乐代宫主不是太子监国,也不是王公摄政。前信而后疑的遥控不是我神乐千鹤所为。”神乐千鹤摇摇食指,“至于天和,大不了不得善终而已,神乐宫几百年来,谁怕过?”

    “那么……”

    神乐潜龙的话被突然插入的图象打断——神乐谦灵的焦急的脸遮盖了半个屏幕:“宫主,你所在的位置将在大约十分钟后遭遇沙暴,请立刻撤离!最近的补给地是阿尔及利亚边境的因艾赞。”

    一直静静聆听的合冰脱口而叫:“沙暴!”

    “合冰果然也在,到摄像头这里来,让我瞧瞧。”神乐谦灵的预警没使神乐千鹤在乎,倒是合冰的声音让她有些高兴,“听,你和潜龙游览直布罗陀海峡,散步古罗马水渠,泛舟塞纳河,一直都陪在她身边?”

    “……是。”

    走到神乐潜龙身边,望着神乐千鹤的八卦,合冰有些尴尬——本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却成了媒体的素材。

    “……谢谢。”几秒沉默之后,神乐千鹤双手相拍,“好好照顾她。电话先挂了……”

    “千鹤!”合冰还是有些担心,“沙暴……不要紧吧?”

    “吉普车大概留不下了。”神乐千鹤淡淡而笑,从车后座拿出一张地图和一个手电筒,“好了,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