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六十五章 羞辱

第六十五章 羞辱

    98卷第六十五章

    谢尔美走了,她本就是回法国看看出生地的变化,正巧赶上克劳撒的邀请而已,所谓午餐,多半不过是个借口。 .COM

    顺着剧场的门口,目送她渐行渐远,克劳撒有些失神,耳边仿佛回荡着她的话语——

    “如果是四天王,普通的一个保镖维护不了什么;如果不是,神乐宫又何必让一个外人担任?”

    伴随这句话出口的,是一道无云之雷电,在那悦耳的声音中突兀地出现在克劳撒身前,猝不及防下,脉冲般的电流在体内流窜,酥麻的感觉让他浑身战抖,这个短暂的过程很快变被无力的虚脱取代,最终剩下填满脑海的急促的心跳声。

    手下留情,还是想表达什么?

    当克劳撒回过神来时,谢尔美已经走出一段。他没有再去追问,只这么默默看着,哪怕她的背影已经消失。

    没过多久,庄园里的钟楼传来雄浑的响声——十二整了。

    似乎是被这声响惊醒,克劳撒从上衣口袋里翻出一张便条。

    没错,便条,却来自神乐宫。

    “沃尔夫冈·克劳撒,我将于四月五日下午三与保镖合冰拜访你家。

    神乐代宫主。”

    无论是形式还是词措,这对克劳撒而言不啻一种侮辱。所以,他在得知谢尔美身在法国时,在一阵权衡后对她发出了私人的邀请——就常人看来,一个和皇室有关的贵族邀请一个歌手,是种礼遇;一个受人尊敬的格斗家邀请另一个受人喜欢的格斗家,是种交流;就克劳撒自己看来,八杰集中,对自己的祖上有过直接意义上的救命之恩的谢尔美,起码不会拒绝这样礼节性的邀请。

    结果,他猜对了,谢尔美虽然满脸不情愿,但仍然来了;可是他同时也错了,这位电天王似乎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好感,甚至于因为莫须有的事情而耿耿于怀。

    “神乐代宫主真的会只带那子来吗?”

    良久,克劳撒喃喃自语,然后,命人准备接待神乐代宫主的到来,以及,自己的午餐。

    ……

    正如神乐宫一向遵循的准时习惯,下午两五十五分,神乐潜龙与合冰出现在克劳撒的庄园附近,远远看去,他们匆匆疾走的样子更像是游山玩水误了时间的旅客而不是来走访的外交人士。

    “潜龙,你又何必非要坐公交车?搞得时间紧巴巴的。打的不好吗?”

    牵着神乐潜龙的手,合冰不住抱怨着,一副抢时间的脸色。

    “公交车?呵呵,这里不是中国。”神乐潜龙的身体素质明显不适合合冰那样的奔跑,她已经微微喘气,却也看得出合冰控制着速度,“做任何一件事都不能只有一个目的,这是神乐宫主的准则。”

    “所以你在德国最大众的环境里观察有什么值得利用的细节?”合冰显然习惯了神乐潜龙的潜台词,“问题是,现在克劳撒不定已经准备好迎接神乐代宫主了。”

    “放心吧,我们的行踪必然早被他知道的。”神乐潜龙呵呵一笑,又喘了口气,“不成,再跑下去我得咳嗽了。要不,你背我?”

    事实上,他们所在的位置已经很接近庄园了,克劳撒当然知道他们在那里——看着监视摄象机里合冰一咬牙,把神乐潜龙拦腰一抱,扛在肩上,仿佛摆弄货物的情景,他不仅一愣。

    一个不算高大的男人,扛着一个同样不算高大的女人,坐在男人半边肩头上的女人也在肩上扛着一把梧桐色的吉他。奔跑着。

    “……神乐宫……还有那子。”

    无语讶然之后,克劳撒一字一顿的自言自语,有些回忆。

    神乐潜龙算是一个异峰突起的人物,而在之前,不过是一个并不真切也不重要的传。而合冰,早在KOF96上便算是见过,印象中,他还是一个不入流的算不上人物的人物,加入超能力队明显有凑数的嫌疑,但关键是当时他似乎与麦卓的关系不错,就一个凡人而言,非常不错。

    但今天,他却保护着八杰集的死敌,神乐宫的宫主,哪怕是代的。

    克劳撒难以理解,甚至有一丝羡慕,如果自己能够在西方两大势力的统帅之间左右逢源,也不必为了组织的生存苦苦挣扎了。

    至少,他不相信这是一个白脸的幸运。神乐宫主不可能让一个不称职的家伙与自己孤身独处的奔赴他人的地盘的核心位置,神乐宫更不可能让一个白痴坐上宫主的位置。屏幕中的两个情侣般的人让克劳撒泛起一丝恐惧。

    他猜不了他们的深浅,也琢磨不透他们此来的目的。

    于是,当克劳撒意识到神乐潜龙与合冰即将到达庄园门口时,挂钟已经是两五十九分——自己一思考,时间就逃跑。

    最终,当下午三整的钟声敲响,雷鸣似的回荡在庄园中时,克劳撒,合冰以及他肩上的神乐潜龙同时到达那雄浑中带一儿幽谧的大门口。

    没有沿绵到大道深处的红地毯,神乐宫与德国黑社会的关系本就谈不上融洽,如果不是身为贵族的风范,克劳撒根本不会到大门来迎接这样的不速之客。

    随便寄一张便条来的人,比不速之客更加恶劣。

    没有表露这些腹诽,克劳撒看着轻轻将神乐潜龙放在地上的合冰,再打量着紫墨镜下略有红潮的神乐潜龙,与身俱来的贵族血液差儿有了丝暴走的波澜。

    “不知神乐代宫主匆匆来访,有什么目的?”

    这丝毫没有客套的开场白似乎在神乐潜龙的意料之中,她微微一笑,将吉他抱在怀里:“我最近在游历欧洲,第一次到德国,最主要的目的,是见识一下你,这个德国皇室的远房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