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六十六章 Wind

第六十六章 Wind

    98卷第六十六章

    “莫非克劳撒大人自信能够像草薙家那样在大门口的交谈也不会被他人窃听?”

    显然对于克劳撒有些愣神的反应很是满意,神乐潜龙上前一步,牵着身边的合冰,看着面前这个身材伟岸的男人,嘴角有些揶揄的味道。 .COM

    “不……请随我来。”回过神来的克劳撒礼仪周到,与充满……写意的神乐潜龙形成鲜明的对比。

    “听,谢尔美今天上午在这座庄园略有逗留,我想去她欣赏过的地方坐坐。”

    “她仅仅是作为先辈来欣赏一下我的钢琴技艺,莫非神乐代宫主也对这个有兴趣?”

    克劳撒心里一紧,虽然谢尔美不过是到欧洲瞧瞧所谓的故乡,并没有掩饰行踪。

    神乐潜龙呵呵一笑:“艺术是公平的。”

    还是那个音乐厅,当克劳撒带着神乐潜龙以及一言不发的合冰走进去时,他仿佛再次感受到谢尔美那记无云之雷电,仿佛。他再次认为那是谢尔美给他的一个提示,哪怕他仍然不能参悟。

    但现在,不是沉思的时候。

    “请恕失礼,两位如果仅仅是想在这庄园里游玩,作为你神乐代宫主的身份,我也不至于不允许,但如果没有正经的事情,我就不亲自陪同了。”

    神乐潜龙哑然失笑。

    “难道克劳撒大人有什么正经的事情?像九四年跑到南镇去闹个灰头土脸,还是像九六年跑东京参加KOF被我神乐宫趁虚而入?德国的黑社会虽然统一,但在欧洲的眼界来看,不过是一只盘踞的乌龟,安静的缩在壳里还能为神乐宫垫垫箱底,如果忍不住露出头来,不怕被我拿去泡酒吗?”

    咄咄逼人的话并让克劳撒争辩什么,那样做没有什么实在的好处,同时,他也不可能由此发下什么狠话——那恐怕就真的落了圈套。

    不过,神乐潜龙却没有因为他的忍让而止住话头:“所以,还是请留下来一起探讨探讨艺术。只要你不自己露出破绽,我暂时也没兴趣挑起什么不浪漫的事情。比如……来一曲肖邦的《葬礼》?那似乎与你挺般配。”

    “《葬礼》?”

    虽然询问的是勉强镇定的克劳撒,但一旁的合冰也与他一样微微动了动眼神——作为一支代表了肖邦在华沙工人起义时期的作品,普遍对其的艺术解读如果是神乐潜龙隐喻给克劳撒的处境……甚至将来……

    那就微妙了。

    可惜,两人都不能从神乐潜龙的紫墨镜下分析出什么,她只是随意挑了第一排的一个座位,静静坐下,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如果可以,请开始吧。”

    于是,在静静对克劳撒对上一眼后,合冰站在了神乐潜龙旁边。

    “你不坐吗?”

    “我不能确保在端坐的姿势下为你防御住克劳撒潜在的突然袭击。”

    神乐潜龙的笑问得到合冰一丝不苟的回答,他面沉如水的看着克劳撒,保持着的姿态极像自己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的八神庵。

    这口吻不禁恼着克劳撒几分:“你认为你能防住?如果我真的出手攻击?”

    “我只是一个保镖罢了。如果你有出手的理由,可以试试。”

    合冰始终在谦逊中带着淡然,或者,轻视。

    不过,克劳撒在几许呼吸后也没有真的动怒:“不用激将。”然后,他看向神乐潜龙,保持着歉然的神态,“很抱歉,我不会演奏那首曲子。”

    “不会……吗?”

    神乐潜龙拖长了声音,口吻中带着戏谑,却将怀里的吉他横着,那是弹奏的姿势:“那么,请聆听一下我的技艺如何?这可是单独为你准备的。”

    不管克劳撒的反应,神乐潜龙摸出一对的耳机,还有一个MP3,递给合冰:“你听听其他音乐吧。我的演奏会可是要收高额门票的。”

    “什么歌?”

    接过手,一丝不苟的戴上耳塞,将MP3夹在胸前的领口,合冰的眼神却始终锁定在克劳撒身上。

    “一些好听的。QUEEN的《Wewillrockyou》啦,迈克尔的《Beatit》啦,之类的。”

    “英文摇滚?”伴随着一丝错愕,合冰勉强头,按下了MP3的播放键,“就当是偶尔换换口味了。你们开始吧。”

    此刻,神乐潜龙再次将目光对向克劳撒的眼睛,无论他正处于什么样的情绪,或者压抑着什么样的情绪:“现在,我将要演奏的,是我原创的歌曲,请沃尔夫刚·克劳撒仔细倾听。”

    完,神乐潜龙扭扭身子,在坐位上择了个舒服的姿态,指尖开始在吉他弦上纵横。

    不大的剧场里响起了轻柔的乐音,很快,加入了神乐潜龙仿佛由远及近的歌声。

    而这,瞬间便让合冰心生波澜——毫无疑问,神乐潜龙正在演唱的是十有**就是《晓の车》!

    问题是,现在才是1998年!

    很快,MP3中的摇滚乐也越发激烈,合冰再也无法分清神乐潜龙唱的内容,而这,不正是她的要求么?

    想着,合冰的脸上聚出一个若有若无的表情,然后消散,继续着自己所谓保镖的工作。

    ……

    圣彼得大教堂,或者称为梵蒂冈圣彼得大殿,有人它是欧洲的信仰之源。这个法虽然更多是比喻的意味,却也颇为中的。

    就在德国的某个古朴的庄园剧场里由神乐潜龙向沃尔夫刚·克劳撒演奏吉他时,这个历史与声名并重的教堂里正默默走过一个娇的身影。

    她穿着蓝黑两色的修女装,这颇不同于一般的同行,但这仅仅是潜意识里的习惯,并不重要。而现在,她正要去往职员教堂里祷告。

    圆穹内壁的大型镶嵌画历来是供人膜拜的传世杰作,只不过,对于这位朝夕相处的修女来,没有丝毫值得驻足欣赏的地方了。

    “莎兰,什么事让你心不在焉?”

    当她走到教堂的角落时,一个中年修士叫住了她。

    “特伦洛修士,我……”修女转过头来,显出修女帽掩盖不住的金色头发,那粉嫩的皮肤显然属于一个尚未成年的少女。

    “别,虽然你的教名是‘Wind’,但在我们单独交谈时,我还是希望你做为那个经我养育的女孩,莎兰·达格斯蒂诺。”

    中年修士和善的笑容让她低下了头:“特伦洛……叔叔。”

    “好了,告诉我吧,让你心烦的原因?”

    “我不清楚……但很长一段时间里,嗯,已经有一年多了,我的脑海里不断出现一个人,和一些……印象。”

    “人?”中年修士似乎哑然,“是哪个年轻英俊的少年郎?我的莎兰究竟已经快十四岁了!”

    “不……不是您的那样!”修女的头埋得越来越低,“这个人我从来没有见过,应该是……是一个中年男人,穿着类似于我喜欢的那种蓝黑两色的修士服,虽然我不能明白他细致的相貌,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底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

    “蓝黑修士服,中年,亲切……”中年修士咀嚼着自己挑出来的关键词,似乎想到了什么,“……所以,你最近祷告得越来越频繁了?”

    “是的,我很烦恼。”

    “去吧,孩子。”中年修士头,转身离去,“如果你能够认清你脑海里的那个人了,请对我描述一下。”

    修女忽然抬起头来:“特伦洛叔叔……你相信我的话?”

    “莎兰,你对我撒过谎吗?”

    中年修士回首一笑。

    “可是……”

    “比起所谓荒诞不经的事情,我更相信你的纯洁品质。”

    完,中年修士越走越远。

    “……谢谢……叔叔……啊!”

    心潮澎湃的修女望着他,喃喃的话却忽然被一声低低的惊呼取代——一股莫名其妙的风掀起了自己的裙子。

    这尴尬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这羞人的事情又怎么好对别人起呢?

    依旧烦恼的修女Wind按着自己的裙子,继续往职员教堂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