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六十七章 合冰的疑惑

第六十七章 合冰的疑惑

    98卷第六十七章

    合冰知道神乐潜龙唱的是一支似乎名为《晓の车》的歌曲,克劳撒却不知道。 .COM

    他只是因为自熏陶的礼貌而没有拂袖而去。于是,宁静而简单的曲调仿佛由远及近的流入他的双耳,紧接着的,是神乐潜龙空灵的歌声。

    似乎,宁静的城镇尽头驻足着一个目送离人的少女,正缓缓吐露着心声,或者回忆,还是……思虑?

    虽然还不是未成曲调先有情的境界,但克劳撒不得不从艺术的角度承认神乐潜龙的感染力很好。然而,她这是为了什么?

    神乐宫从来不做没有意义的事情,起码,身在其位的时候。那历史上的一任任才华横溢的家伙们宁愿压抑自己的理想而成全一族的兴盛,然后,如果能撑到功成身退的那天,必然是恣意的养鸟观日月之类,仿佛换了一副心思。

    算是神乐宫的传统了?

    了解一个人的往往是他的敌人。但克劳撒很不愿意自己了解这样的敌人——自己的历代先祖都没有从神乐宫身上讨得便宜,而现在,神乐潜龙仿佛在自己面前卖出一个破绽。

    和敌人一起切磋艺术,陶冶情操?

    克劳撒甚至认为神乐宫正在进行着什么针对自己势力的行动,而神乐潜龙则亲自把自己栓在这里——好吧,即使是这个目的也不必代宫主以身犯险,除非她疯了。

    可是,历代神乐宫又有谁能够完全用常理揣度?哪怕是神乐千鹤,那貌似温和的不动如山下不也在96年的时候把自己给阴了一把么!

    克劳撒更加迷茫着,虽然他那魁梧的身躯只是从直立的姿势缓缓坐到钢琴前。

    神乐潜龙的歌声却逐渐大气起来,或者,她手中的吉他音逐渐从弱有弱无的衬托发展到与那干净的嗓音交相辉映起来——继续缓缓流进克劳撒逐渐纠结的脑海中。

    一切,流露着一股沉醉的味道。

    至少,表面如此。如合冰双眼注视克劳撒的静如处子,如克劳撒视线落在神乐潜龙拨弄吉他的手指,如神乐潜龙逐渐高昂的音调。

    令合冰不解的是,记忆中的《晓の车》的长度不过是五分钟左右,神乐潜龙却已经时而温柔时而激昂的演唱了十分钟或者更多;另外,虽然不确定克劳撒懂不懂日文,但他此刻似乎没有什么焦的眼神表露着些许的忧伤,至少证明他听明白了神乐潜龙蕴涵在歌中的感情。

    可是,这是为什么?

    在进庄园之前,神乐潜龙敲在自己手指上的意思是想办法敲打敲打这里的主人,让自己留意克劳撒潜在的反扑。

    现在,却是开演唱会么?

    心里很是疑惑,但念头只是念头,身为保镖自然优先做好本职工作……等等,克劳撒的手渐渐握成了拳头,他的眼里……是痛苦?

    也算是身在高位的人了,怎么可能轻易让喜怒哀乐从心灵的窗户中泄露?况且,《晓の车》也不可能让人感受到心痛的氛围吧?

    不对,不对劲。貌似微而莫须有的变化让合冰高度警惕起来。

    但那也仅仅是警惕罢了。神乐潜龙继续连绵不绝着不算婉转的歌声——没错,随着时间的推移,无论是吉他还是唱腔都越发散发着肃杀的滋味。这显然不是合冰能察觉的,甚至,聆听着的克劳撒也没有意识到其中的推移——他似乎陷入了深深的思虑。而这,同样不是合冰能理解的。

    合冰能了解的,只是克劳撒的拳头越握越紧,逐渐退到自己身后。这仿佛无意识的动作让合冰更加警惕了。

    就算是坐姿,那也可以理解为恺撒波的起手式!印象中克劳撒的恺撒波可比怒加正宗多了,压根儿就不必蓄力什么的!

    他想偷袭神乐潜龙?理由呢?

    似乎,与克劳撒眼睛中流露的一样,合冰也陷入了思索。惟剩神乐潜龙继续着已经持续了半个多时的弹唱,仿佛丝毫没有疲倦。

    ……不,现在已经不是考虑动机的时候了。无论他自己是否意识到,克劳撒的身子已经快弯成一个弓型,那双手也藏在了身后,似乎随时可以发出致命的攻击!

    我,能保护好神乐潜龙吗?

    就在合冰打算抢先决断的时候,神乐潜龙发出一声尖锐的啸音,那好似神曲离喉,却更像是弦断帛裂的导火索。

    是的,导火索。这声连合冰都能听清的高音燃了克劳撒的动静——“喀嚓”!

    这是克劳撒坐下的椅子分崩离析的声音,但合冰更在意的是他猛然挥向神乐潜龙的双手。**不离十了,恺撒波。

    直到巨变当真发生的刹那,合冰反而心中一片宁静。他不再去思考克劳撒这样做的理由,只是如子弹般的动起来,用一个尽量呵护的姿势将神乐潜龙抱起,离开,停在剧场的门口。

    好吧,较真的,这速度离子弹还是有所不及的,但也完全脱离了普通人的理解程度。

    “轰!”

    以神乐潜龙刚刚所在的座位为中,仿佛被货车狠狠撞上一般,哗啦的大响后劲十足的连锁反应成一片。

    “喂,你把我弄疼了。”

    虽然巨大的噪音将神乐潜龙刚刚营造的氛围破坏殆尽,但她显然依旧保持着弹奏的状态,直到因为身在异处而发现手指没拨到吉他弦,才接着感受到身体的痛楚。

    “从静止到逃脱,这瞬间的加速度的确不是你普通的体质能够忍受的。但我已经尽力让你舒服一些了。”顺手取下耳塞,耐心解释着的合冰轻轻将神乐潜龙放下,目光却始终锁定向摔坐在地上喘着粗气的克劳撒。

    “虽然,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保镖,但请你配合我的工作,为我解释一下——你做下这个行为,是希望我们把它解释成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