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六十八章 威压

第六十八章 威压

    98卷第六十八章

    合冰的口吻很谦恭,即使那话语的内容是质问。 .COM

    然而,克劳撒只是双眼无神的定定望着他的方位,或者,克劳撒望着的是神乐潜龙。那剧烈的呼吸频率让他根本没办法回答什么。

    最终,打破这安静中的呼吸声的是克劳撒自己猛烈的咳嗽声,继而,他下意识的伸手捂住自己的嘴。

    隐约的,合冰似乎从克劳撒的指缝间看到鲜血的颜色。

    “你……”

    一丝犹豫,合冰不再向他追问,轻轻后退一步,用眼角对神乐潜龙抛去一个询问的意思。

    可是,神乐潜龙并没有注意到合冰的神态。虽然紫墨镜掩盖了眼睛,那微微弯曲的嘴角却泄露着她玩味的情绪,忽然间,她咯咯笑了起来。

    “呵呵……不愧是克劳撒啊,能够把恺撒波打出来。那么,确认一下,我可以把这个视为德国的地下势力向神乐宫宣战,还是你克劳撒针对我这个神乐代宫主?”

    吐着调侃的语气,神乐潜龙举起吉他,扛在背上,仿佛那是一根短扁担:“如果是势力间的宣战,合冰,你现在就护送我撤离;如果是个人的恩怨,我委托你为我报这个仇。”

    终于,她将头朝合冰偏了偏,却对他疑问的余光轻轻摇头。

    “现在,我,神乐代宫主,神乐潜龙,等待你的答案,沃尔夫刚·冯·克劳撒·施特罗海姆。你有五分钟的时间。”

    依旧是钢琴前,依旧是站在剧场门口的人出的选择题——恍若不久前的谢尔美。

    恍若。

    这样的形容词通常不适合赋予把坚强的形象昭示给外人的克劳撒,确切的,此刻的克劳撒略微有些神志不清,比起面对谢尔美时全身遭受电流的情况,严重得太多了。

    无论如何,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正如克劳撒逐渐安稳的咳嗽声,在这冷而静的气氛中独自着节奏。不过,在神乐潜龙断定她口中的五分钟过去之前,这个钢琴前倒坐的男人艰难而嘶哑的发出了音节。

    “不……请原谅我的……失态。”

    强撑着话的克劳撒前举起本是捂嘴的右手,那手掌上,以及嘴唇周围的血液触目惊心。

    好吧,触目惊心的是合冰,而神乐潜龙,虽然似有些微的讶然,但那微妙的意味依旧浮在嘴角。

    “失态?这是何等的失态啊……对不对,克劳撒?”好象老友闲聊的语调在此时此境很显得没有同情心,但神乐潜龙丝毫没有在乎克劳撒伤势的意思,“那么,请问,如果我委托合冰立即回赠你一个类似恺撒波的东西,你能不能原谅我的失态呢?”

    “不……我请求你……给我一个可能的补偿方式。”

    “方式吗?”

    抿着嘴,神乐潜龙背过身去,缓缓度出几步,头凑在剧场大门的那不大不的门缝,似乎斟酌了几秒。

    “你要想清楚。”回头的神乐潜龙右手仿佛变魔术般的生出一个袖珍录音机,平举在前,“如果你承诺,在公元一九九八年里,你所控制或者间接控制的任何势力都决不踏出德国,那么,你我之间就就同时承诺,今天我的拜访没有存在过。好吧,录音开始了,来一个中年男人的磁性嗓音吧。”

    “我……承诺。”

    即使那眼中的犹豫与不甘明显得如同文字,但从神乐潜龙话音落下到克劳撒真的应答,之间的时间也就那么几秒。

    这再度让合冰看不懂了。

    但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神乐潜龙满含笑意的收回录音机,再顺手将合冰手上的耳塞拿了回去:“刚才的摇滚乐还不错吧?”

    “流行天王自然有他的风格。不过……”

    “我知道你很有兴趣,但我们还是不打扰克劳撒大人安静独处的好。”神乐潜龙嘘了一声,拉起合冰的手,倒提吉他,回眸朝克劳撒露齿一笑,“录音机里的东西算不得法律依据,如果无所谓食言,你也没有义务遵守,但,当一只安静的乌龟不是很安全吗?”

    没有等待克劳撒会有什么反应,神乐潜龙爽朗大笑:“合冰,我们去法国。”

    “法国?”

    跟不上神乐潜龙的跳跃思维,合冰至少还跟得上她的步伐。两人轻快的出了剧场,没有理会四下的人物,径直往庄园大门而走。

    “潜龙。”

    “我知道你有很多想问的,但这里还是克劳撒的庄园。”

    “好吧……到时候你至少让我得个明白。”

    “没有问题。但首先,我得先拜托你护送我安全离开。”

    着,神乐潜龙停在庄园门口,吉他举向正前方——一辆大众汽车缓缓停在他们面前,那车尾气的声响尚未消散。

    紧接着,从车上下来一个人。

    笔挺的身材,笔挺的黑西装,成熟的欧洲中年男人脸,以及绕着下巴的胡子,举手投足间显露着良好的教养。只是,那看向神乐潜龙的眼神中微有一丝波澜。

    “你果然还是赶来了。”

    发愣,或对视的时间很短,在来人嘴唇动起来前的瞬间,神乐潜龙率先话。

    “不知神乐宫此来意欲何为?大人呢?”和神乐潜龙的气定神闲不同,中年男人的语速急促多了——哪怕合冰不懂德语也能听出其中的情绪。

    “放心些,克劳撒没有生命危险。”

    劝慰的话起到了反作用,中年男人眼神中的波澜被愤怒所取代:“你伤害了大人?”

    “果然是欧洲古典的好管家。”神乐潜龙忽然笑了,“也好,对待值得尊重的人的最好方式便是尊重他的价值观。”着,她放开了合冰的手,“合冰,格杀。”

    “什么!”合冰一下大惊,“他是谁?为什……”

    “呵呵,忘了,你不是神乐宫培养出来的保镖,而是我神乐潜龙选择的人。对不起。”似乎无奈的摇摇头,神乐潜龙指着面前那已经是战斗姿态的中年男人,“这位是克劳撒的首席下属,罗伦斯,彬彬有礼的格斗家啊。合冰,虽然半路出家于格斗场你还不习惯真正的战场,但你要明白——即使只打算打败对手,在出手时也要保持格杀的态度。”

    “这话……算是良药苦口?”

    不置可否的应上一句,合冰放低重心,却后退了两步,停在神乐潜龙的左后侧,左手虚护在胸前,右手弯垂在腰间,眼睛直视向蓄势待发的罗伦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