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七十章 格斗家对特种兵

第七十章 格斗家对特种兵

    98卷第七十章

    神乐潜龙的话让合冰大惊失色,但她只言尽于此,合冰也就不好追问下去了。 .COM

    开玩笑吧?

    下意识地甩甩脑袋,合冰不愿意相信这貌似不着边际的话里蕴涵的潜台词,但神乐潜龙却又没有骗过自己。

    难道……那其中的内幕和自己泛泛所知的大相径庭?那么,神乐千鹤的证言是撒谎还是别有苦衷?问题是,KOF96里她的表现又和自己原本的了解相符……

    偏头看看神乐潜龙恬静的脸,合冰的思绪似乎更加混乱,就像这周围的雨声一般杂乱无章。

    突然,合冰听到身后有什么动静,回头看去,却是蓦然出现的神乐谦灵,他斜伸着右臂,仿佛用巴掌拦着什么。

    “合冰,赶紧带代宫主离开,有狙击手!”

    话音未落,神乐谦灵将悬空的手掌翻转,赫然有一颗弹头正中没入!

    “谢谢。”没有丝毫迟疑,神乐潜龙夺过合冰手中的雨伞,“背上我,撤退。”

    合冰的动作很利麻,但他仍有些懵懂,在背上神乐潜龙往前方奔驰时,忍不住问道:“克劳撒?”

    “情报暂时不足。”骑在合冰背上,在高速移动中想将招风的雨伞撑好并不是件容易事,一手提着吉他的神乐潜龙更显得狼狈,“能够让谦灵受伤,他肯定不是通过听觉察觉的了,这明狙击手大概在千米之外。而这里是行道树不少的公路,也不是笔直,在那么远的距离下,合适的潜伏并不多,只要稍微分析一下就能发现,但我们现在不能回头。”

    “嗯。”既然背后会被狙击,那么眼前也不能掉以轻心了,粗粗答应一声,合冰奔跑的轨迹开始变得不规则。

    ……

    五分钟后。

    神乐谦灵散步般的走到行道林的一棵树下,他的右手已经经过自己简易的包扎,渗在纱布上的血迹只是微微的痕迹,而左手,则戴上了一只金属手套。

    “必须承认,作为一个狙击手,你的潜伏功夫非常好,然而,在真正的格斗家面前,除非你能像精神分裂者那样毫无杀气的开枪,而且是性能优秀的枪和子弹,不然,你连伤都伤不了人。”缓慢地信步,神乐谦灵静静的四望,“可能的隐藏并不多,被我找到只是时间问题。早儿出来吧,我问几个问题,就可以收工去吃晚饭了。”

    “撤退。任务失……”

    德语,男音。极快的语速。

    全神贯注的神乐谦灵没有让这细微的短句完,他转身一个疾纵,跃向附近的一棵树,那树上的针叶间同时发出一声枪响!

    神乐谦灵的左手瞬移般的一挥。

    锵!

    下一个瞬间,神乐谦灵已经靠上了树干,右手抓住了一个人的肩头,猛一使劲便将他拉下了树。

    “你……”抢先落地的神乐谦灵刚刚开口,却见被扔下树的人触地时灵巧的一滚,便半蹲半跪的停稳了,好似个准备起跑的运动员,“……你练过体操?”

    “略懂。”

    正宗的德语,没有任何地方口音。

    狙击手的枪落在他的一米多远,但他没有去捡的意向,反而紧盯着神乐谦灵,那迷彩服和涂油的皮肤是同一种绿色再加上那铺着些树叶的帽子,几乎看不出来年龄。。

    “幸好,你练的不是跳水。”神乐谦灵呵呵一笑,向前走了两步,“刚才你故意发声,一来是为了战友,二来是引诱我起跳?”

    “那是我唯一射杀一个格斗家的机会。”

    狙击手缓缓起身,语调不卑不亢。

    “机会?”神乐谦灵哈哈大笑,“当你发声的时候,我就看到了你的枪口,从而足够判断弹道,而从你扣扳机到子弹出膛的时间,也足够我提前做好格挡动作。”着,他伸出左手,“我信任这手套的质量,同时,也信任你那狙击枪的精度,毕竟是在千米之外能够射正的家伙。”

    “果然,特种兵和神乐宫训练出来的格斗家一对一,根本没有机会。”狙击手认命似的站直身子,大概是因为长时间的潜伏让肌肉不舒服,也可能是想摆个造型,“让人意外的是,一个神乐宫的人竟然用荒咬的起手式来挡子弹。”

    “哦?你也学过格斗?”神乐谦灵诧异了。

    “略懂。”

    “要是你希望,我可以让你死在琴月阳下。当然,如果你倾向于琴月阴也没问题。”神乐谦灵四下望望,轻叹了口气,从右边裤兜儿里掏出个软盒子,“潜伏了挺长时间?应该很饿吧?我带着儿军用饼干,要不要吃儿,饿着去地狱可不是好事儿。”

    狙击手没有去接的意思:“我不信耶酥,也不知道你那里面含不含自白剂。”

    “你……都视死如归了,话能不这么带刺儿吗?”

    神乐谦灵一脸委屈。

    “所以你真想杀我就直接动手,我不会什么呈堂证供。”

    “天知道你会自称克劳撒的手下还是别的什么,甚至草薙城?”神乐谦灵摇着头,从裤兜儿里摸出个巧手机,拨通电话,“代宫主……已经在火车上了?开枪的狙击手逮到了,是否就地处理……什么……嗯,明白了。”

    将手机塞回裤兜儿,神乐谦灵成了副笑眯眯的样子:“为了今天的晚餐不误,我们就不磨蹭了。”

    “来吧。”话是如此,狙击手却没打算坐以待毙,麻利地从军靴边沿抽出把匕首,摆出个防御的姿态。

    “真敬业!”

    赞赏一声,神乐谦灵一个箭步,以对方无从反应的速度对着下巴来了一记不轻不重的勾拳。

    “这才是荒咬,以后别弄错了,会被内行笑话的。”对着应声倒地的狙击手,神乐谦灵蹲在他脸庞,一把将那匕首夺了过来,“别装死,那力道只会让你眩晕罢了。”着,又冷不防冲着胃来了一拳,“嗯,现在你就暂时不能乱动了……别怨我,我可没随身带止痛药,只能以痛止痛……喂,别一眼睛的不配合好不好,我又不杀你,只是要给你体内移植个发报器什么的而已。手艺不精专,器材也不精良,多多包涵。”

    笑着,神乐谦灵耍着匕首,将狙击手的袖口挑破。

    “开工了!”

    (因为百度贴吧里某人的消失,于是,这一章当是烧给他的,没错,烧给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