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七十二章 夫妻私语

第七十二章 夫妻私语

    98卷第七十二章

    “烧啊!”

    草薙京的住所门前有一块空地。 .COM不太大,方圆也就五百平方米左右,铺着散乱的青花石,间杂着无所谓品种的草——在草薙京住在这里时,那些杂草从来难以在青花石间露出头来,而便是他失踪的这些日子,它们便春风吹又生了。

    现在,一个少女立在这片空地中,右手燃烧着,向前方挥打出一次又一次庞大的火焰,那伴随着的轻喝声引得一旁的观赏者微笑。

    没错,这是大蛇薙,草薙葵打出来的大蛇薙。

    “静子,瞧,我当初就葵会努力的。”

    横躺在草薙京的门前的屋檐下,草薙柴舟身着背纹旭日的格斗服,左手撑头,右手掏着耳朵,看着眼前的刻苦练习的草薙葵,对自己身边的妇人调侃道。

    被草薙柴舟唤为“静子”的妇人看上去约莫四十多岁,微微的衰老痕迹没有掩盖多少她的美貌,那身华贵的和服与正襟跪坐的模样彰显着贵族般的气质,和草薙柴舟吊儿郎当的姿态形成鲜明的对比。

    在他俩之间,有一个木盘子,放着两个陶杯,正散发着茶的热气。

    “葵是个聪明的孩子,但她对武学的兴趣不大。”

    静子不咸不淡地应答着,看向草薙葵的眼神却露着欣慰:“她终于长醒了。”

    草薙柴舟立即反驳:“胡,葵有她自己的分寸而已。”

    “无论如何,她代替不了京的。”静子微微摇头,“当初的阳或许有儿希望,但现在,她还昏迷在葵的屋子里。”

    “无式……”草薙柴舟闻言不由叹息,掏完耳朵的右手习惯性地在衣服上擦擦,又继续掏着,“时代早就不同了,你们还是这么执着。”

    静子端起了一杯茶:“我从来对你们这些事情不感兴趣,但如果草薙柴舟的妻子也像他那么标新立异,他还能缓和自己和家族里的分歧吗?”

    “喂……老夫老妻了,出来干嘛?”

    草薙柴舟沉默了一会儿,声如细蚊。

    “你不是打算复出了吗?”静子反问道。

    “你以为我想啊?”草薙柴舟口吻中的无奈浓了几分,“现在草薙城里我瞧得上眼的根本没几个,那貌似温文尔雅的神乐千鹤好整以暇地等我们犯错误。这还不止,神乐千鹤以专心寻找京的名义把宫主的位置暂时交给了神乐潜龙……那姑娘,连我都怕啊!”

    “怕?”静子浅啜一口热茶,偏头看着自己的丈夫,他还在陶耳朵,“你这是怕的样子吗?”

    “不会无式不当草薙城主,不会零技之础不成神乐宫主,无论神乐宫是不是也有明文规定,这毕竟是几百年约定俗成的事情,而神乐潜龙从就没有习武,神乐千鹤却把重任托付给她,总不会是神乐千鹤连同整个神乐宫一起脑残吧?况且,那个人被神乐宫废了武功,在东京当了几十年的风清云淡的裁缝,却被神乐潜龙一夜服出山。这手段,这还不够让人发寒?”

    静子静静听着:“你们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我没兴趣,也不在行。”

    “只有你愿意听我这些嘛!”草薙柴舟嘿嘿地笑,“要是其他那些人,听草薙柴舟怕了神乐宫主,不知道又会闹出些什么叫嚣来。”

    “掌握真理的草薙柴舟,他们都那么。”

    “邋遢的草薙柴舟,你知道的。”

    “反正是我丈夫。”静子笑得有些幸福。

    “……对了,你……神乐潜龙从葵房子里出来时的那一脸鼻血,真的是无意碰出来的?”

    草薙柴舟半撑起身子,伸手抓过盘子里的茶杯,一口气咕嘟地喝了个干净,然后,干脆平躺着假寐。

    “真的假的又如何?人家当事人都不在意。”静子不明白。

    闭着眼睛的草薙柴舟弯了个残月般的嘴形:“我是在想,葵是不是像我当年那么狡猾。”

    “像你当年不知羞耻地闯进人家的闺房?”瞧着草薙柴舟那让自己熟悉的神态,静子一下气恼地羞红了脸。

    “那是走访好不好?”草薙柴舟理直气壮地反驳。

    “哪有人白天走访的!”静子放下杯子,一巴掌拍在草薙柴舟的前额,“不,都什么年代了,只有你这痴汉才这么……这么……”

    “管他什么年代,只有静子你在我眼中才那么美嘛!”草薙柴舟飞快地抓住自己额头上的静子的手。

    静子急了:“快放手!葵在旁边……”

    “葵练习大蛇薙那么认真。”草薙柴舟无视静子的要求,拉着静子的手,在那指间上忽然一吻,“既然你不喜欢白天……那今晚上我来走访你怎么样?实话,已经很久没有当初的激情了。”

    “去死!”静子红着脸抽手,却怎么也抽不掉,“都几十岁了……”

    “京不在身边了,忽然觉得怪寂寞的,你不觉得吗?”草薙柴舟自顾自地着,“静子,趁咱们还没老到头,想办法……”

    静子把头背到一边:“再,再我走了!”

    “好好好,私房话晚上,晚上。”草薙柴舟终于结束了话题。

    良久,静子丢了一句:“……你把胡子修修,好扎手。”

    “好!”

    草薙柴舟大喜。

    气氛再度安谧,却没有人再注视空地里的草薙葵。

    又过了一会儿,一阵吹过,把大蛇薙的热浪传了过来,似乎把气氛里的暧mei也卷散了。

    “柴舟,你真的不担心京吗?”

    “担心有什么用?再了,那是我们的种!”草薙柴舟傲然答道,却又突然睁开了眼,仿佛想到了什么,“……静子,你……让阳一直在葵那里,真的好吗?前几个月还有合冰照顾她的饮食起居,阳的那份也可以顺手料理,但现在……”

    “你啊……”静子掩口而笑,“还你看好葵,连这儿事都放不下心。”

    “我这……”草薙柴舟一时语塞,忽然跳了起来,“我去指导葵的动作了。”

    看着丈夫顽童般的模样,静子咬着嘴唇地笑:“笨蛋。如果葵不能自理,那这几个月里,谁给瘫痪的阳擦身的?总不会是合冰?”

    ……

    “阿嚏!”

    “怎么了?”

    “大概是伤风。”

    “格斗家也会伤风?恐怕是什么做了什么坏事被人揭露了吧?”

    “你这哪儿来的迷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