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七十三章 练胆

第七十三章 练胆

    98卷第七十三章

    桂林的山水对于旅游者来,总是从字面上的甲天下演化为万万千千的体会,就如同所谓的哈姆雷特;但对于定居桂林的人来,也不过是刺激当地经济的细水常流而已。 .COM

    然而,对于真正生活在这近乎原始的地界而不是供人旅游的景区线路的某人来,桂林,是个练功的清净地方。

    于是,一个苍老而矍铄的声音在山巅感叹:“大自然,鬼斧神工啊!”

    “鬼个头啊!”近在咫尺的地方立即埋怨起年轻人的哆嗦,或郁闷,“这么险峻的地方,摔下去不残废也得重伤!”

    没错,这便是镇元斋和椎拳崇,俯视着波光粼粼的碧绿湖水、那嫩得冒油的草地、怡情信步的牛羊……

    好吧,真相绝对没有这么浪漫——他们所在的地是一匹突兀的青山上横长在悬崖之外的一棵倒挂金钩的大树上,而区别则在于,镇元斋坐在坚实的树干边淡定地抽着旱烟,椎拳崇却站在悬空的树枝端头摇晃。

    “有雅典娜在,重伤算什么,我看你倒是时常盼着的。”

    镇元斋毫不留情地奚落道,仰躺着,喷了个标准的烟圈儿,眯起眼睛,望向那天边干净的云朵,以及那早上八、九钟的太阳,“巍巍青山……子,你看哪儿?叫你看脚下,脚下!”

    “得轻巧!这下面可是悬崖,这得有多少米啊!你谋划着让雅典娜守寡啊!”

    此刻的椎拳崇苦瓜着脸,身子随着脚下的树枝有规律地微微颤动,抬头迎面的是刺眼的阳光,脚下是引人眩晕的深深悬崖,而那稍微缓和一儿的远处湖泊,却又是师傅不许看的。

    显然,镇元斋对于自己刚刚制作的烟圈非常满意,不禁翘了个二郎腿,不屑地又瞥了一眼徒弟的背影:“八字连一撇都还没有,好意思意淫。”

    “我……”

    “再闹,越闹就越晃,迟早摔下去生活不能自理。”

    果真,这么一,椎拳崇立即闭了嘴。

    “要淡定,淡定!较真你就输了。”镇元斋美美地又抽上一口,“脚下是万丈深渊还是一步之凹,在摔下去之前没有任何区别。我知道你怕,你要是不怕我也不必带你来这儿了。”

    “这些你昨天就讲清楚了,问题是,知道和做到完全是两回事啊!”

    即使是哀叹,椎拳崇也是心翼翼地了。

    “这怨得了谁?你出生在热兵器时代,观念里根深蒂固地认为人体不能抵抗子弹,就算学会了挡子弹的方法,心里的恐惧也会让你无法发挥百分之百的能力。”

    “所以,你带我来这儿克服恐高症!不是好了是子弹吗?退一万步,人家恐高的是在悬崖边儿,你这是把我赶在悬崖外啊!”椎拳崇寒战着腔调,“要不,我们先缓缓……我错了行不行?”

    “这才十分钟不到,你想回去怎么和包?”镇元斋从怀里摸出个铜壳的怀表,风凉地摇头,“昨晚上是谁在包面前夸口刀山火海的?”

    “师父……”

    “师父?平时怎么没见你叫得这么巴心巴肝?一个时,自己慢慢体会。”眉头一拧,老人家的坚决一下便甩了出来,“你又不是不会用超能力弹,再高的悬崖也能借力,摔又摔不死你。真是枪林弹雨流弹漫天飞的战场,一个分神一丝慌乱你就死定了。子,乖乖从最基础的练起,跟着你师父我没错。”

    “一个时……”

    椎拳崇的声音越来越,最终归于安静。或者,除了镇元斋吞吐旱烟的声响,便是鸟鸣山更幽了。

    在这样的氛围下,时间流淌得无忧无虑,就像那山下的碧波荡漾。且不论椎拳崇那仍旧不时颤抖的身躯里包藏着怎样的心理活动,至少,他身后的镇元斋是惬意的。

    当一个时从开始渐渐向结束而去时,椎拳崇颤抖的幅度与频率也逐渐降了下去。这让眯眼而观的老人家笑而不语,当然,事实上,他心里盘算的却是在一时到头时要不要来个狮子吼测测徒弟的定力。

    最终,这个“邪恶”的计划没被实施——眼看着还有三、四分钟收工了,椎拳崇忽然伸手指向山下:“师父,那个……貌似是八神庵?”

    “叫你看山脚,你又往哪儿打望了?”老人家很不高兴,但也直起了身子,顺着徒弟的手望了望,“……还真是他!一个神器跑中国来干什么?还带了个女伴……不对啊,没听八神庵有什么女朋友好到一起旅游……”

    “那女的穿得怪华丽的,还拿了把太阳伞,不适合来这么原始的地方旅游吧?又不是排戏……等等,她怎么跟在八神庵后面这么远?难道在吵架?”椎拳崇也在喃喃分析,似乎已然不在意自己身处的环境,“要不要去问问?”

    “问问?”老人家眼珠一转,缓缓站起来,灭掉那还剩半截的旱烟,攥在左手,“对了,拳崇,你的跳水技术生疏了没?”

    “本来就没专业训练过好不好?”椎拳崇对于师父乱入的问题有些茫然,“也就是能良好入水而已。”

    “那就好,刚好。”老人家委琐一笑,右手往腰间一抓,伸手就是一葫芦,正中椎拳崇屁股,“表演一下吧。”

    于是乎,以一个完全谈不上优美的姿态,椎拳崇从高高的山,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像被大自然扔掉的玩具一般往那幽幽的湖面坠去。

    临了,还有一声猝然的惨叫。

    “啊!”

    “……这孩子,终究年轻了,还是不能处变不惊啊……”

    无奈地感叹着,老人家喝上满满的一口酒,系好葫芦,掏出个塑料袋,把烟杆包好,别在腰侧,蹭蹭几步助跑,以一个潇洒的身姿飞跃而起,同样奔向了那流光溢彩的湖水。

    “啪!”

    一个超能力弹砸在平静的水面上,四溅起了诺大的水花,这使得湖边不远处已经留意的八神庵显得讶然,而他身后十多米的女生更是瞪大了眼睛,脱口而出。

    “行为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