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七十四章 切磋

第七十四章 切磋

    98卷第七十四章

    女生甜腻的声音似乎遭到了无视,或者,靠超能力弹减缓了坠落速度的椎拳崇仍然逃不脱入水的命运,那如鱼一般的姿势貌似正规,但在水花四溅的时候,也分不清那其中究竟有多少技术含量了。 .COM

    而在他完全末入湖水的下一个瞬间,镇元斋也在眨眼之间飞弹般的插入了水中。

    “敢情……他俩跑这深山来是练跳水的?”

    八神庵身后的女生张大了嘴巴,那撑在头的太阳伞也滑在了草地上。

    没有理会她,八神庵慢慢向湖边走去,看了看:“……这水深……”

    就在此时,椎拳崇的脑袋伴随着哗啦的响声从八神庵脚下不远处冒了出来,一边咳嗽着一边怒吼:“靠!谋杀啊!”

    “谋杀个屁!”

    在他附近,镇元斋一步一步从水中走到岸上,丝毫不在乎自己落汤鸡般的模样,甩甩脑袋上的水,心翼翼地打开包着烟斗的塑料袋,从嘴里喷出一朵火花上,细细地抽起一口:“在水里想搞仙气发动?破坏环境啊?把湖里的鱼儿虾米震死了怎么办?”

    “那你也不该用酒葫芦砸我!”椎拳崇依旧极度不爽,一个下坠沉入水中,在水底借力,一下跳窜上了草地,继续呛着湖水。

    “你们想去参加跳水比赛么?”

    左看看惨里偷闲抽旱烟的镇元斋,右看看一塌糊涂的椎拳崇,女生拾起掉地上的和那穿着的连衣裙一样白底缀粉红花的太阳伞,弱弱问道。

    “我……八神庵。”打量着这二十来岁的姑娘,镇元斋依旧迷惑,“这姑娘是谁?”

    八神庵面无表情:“懒得问。一进广西就纠缠着。”

    “纠缠?广西?”镇元斋眼中闪了一闪,低头死命得抽了口烟,喉头蠕动,仿佛要将这烟吞进胃里,“拳崇。”

    “干嘛!”

    椎拳崇依然气鼓着脸。

    “去试试这姑娘的斤两。”

    “什么!”鼓着眼珠子,椎拳崇来回扫视着貌似气定神闲的老人家以及把太阳伞束在手中的女生,“她……”

    老人家咋了咋嘴巴,享受着旱烟的味道,不屑地丢了一句:“瞧仔细了,跟着八神庵大老远的跑这儿来,你看她鞋沿儿上有多少泥?”

    “可是……”语塞的椎拳崇仍不服气,指着女生裙下腿,理直气壮道,“你见哪个格斗家穿过木头垫了这么高的鞋子?不怕崴脚啊?”

    “所以叫你去试试啊!”老人家慈祥地笑,虽然那笑容在椎拳崇看来绝对是委琐。

    就在此时,女生已经做好一个貌似防御的姿态,眼睛却水汪汪地看着师徒俩:“喂……我可从来没和外人切磋过,我不知轻重的啊!”

    “放心,这子没那么容易死的。”

    老人家的呵呵笑容没有感染到任何人。相反,椎拳崇胡乱抹了下湿漉漉的脸,满是不情愿地朝女声慢慢走去,中途还貌似大含深意地看了看立得挺拔而面沉如水的八神庵,直到距离女声两米来远了才停下,骚首踌躇:“这个,姐……请问,你叫啥?”

    “……你叫我棉花糖好了,我只是一个画漫画的普通少女罢了。我真的不知道分寸啊!”

    依旧摆着那防御的样子,自称棉花糖的女生一脸的不自信。

    “棉花糖?漫画?笔名么?”椎拳崇又拭了拭顺着前额流下来的水,脸上泛起些微笑,“果然长得很甜,虽然没有我的雅典娜漂亮。”

    “……”或许椎拳崇只是了自己的想法,但那理所当然的平凡神态更加证明了一个问题——无论如何,棉花糖一下撅起了嘴,“出手吧!”

    “好。”话音一落,椎拳崇便展现出格斗家一丝不苟的气质,即使他仍然不觉得这个叫棉花糖的女生有多么厉害,战术上的重视却是一定的。

    超能力弹!

    这并非全力的一击,在八神庵和老人家眼里更多是试探,但棉花糖却似乎因为没有亲眼见过而貌似有些呆滞,怔怔盯着这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透明球体。

    “喂……”

    就在椎拳崇忍不住出声警告的瞬间,棉花糖一个滑步迎向了超能力弹,右手握住太阳伞柄,平举前推,伞尖儿撞了上去,就像针尖儿碰到气球一般,随着一声脆响,超能力弹无影无综。

    “好象还行,你可以再加一把力。”棉花糖确认地头,依然带着些怯生生的味道,“要不,这次,我上?”

    倒不是没见过自己的攻击被化解,但这样的形式倒是第一次见,椎拳崇不免有些好奇:“等等,你那是什么招啊?”

    “昭君出塞。”

    答应一声,棉花糖一跃而起,以四十五度的俯角横着太阳伞向椎拳崇的脑袋斜劈而下!

    一边观战一边喝酒的老人家瞬间一口酒喷了出来:“这身法……在放水儿?”

    虽然旁观的老人家觉得棉花糖在空中的姿势颇为外行,但椎拳崇却不好判断这是缺陷还是陷阱,刹那犹豫之下,他选择了防御。

    “啪!”

    太阳伞被手臂格挡,响起闷闷的声响,震得椎拳崇后退一步,稳稳落地的棉花糖依旧是右手紧握太阳伞,又一个滑步上前,却爆发出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伞尖儿一下下飞快戳向椎拳崇。

    “这……”

    老人家的酒又喷了出来:“以伞为枪?忒狠啊!向上枪枪锁喉,刺中直取心脏,往下认准了老二……这姑娘当真不知轻重……”

    无论他的喃喃自语又没有被其他人留意到,至少,八神庵的脸上开始凝重起来,而椎拳崇就只能扭动着身子狼狈地躲闪了——倒不是他消极,而是他根本不敢保证良好的格挡。

    “一招抢先,步步抢先。”喉头动动,不知吞的是口水还是残酒,老人家收起酒葫芦,继续抽起旱烟,“果然有门道。”

    连绵不断的刺杀逼得椎拳崇一步两步的后退,当他退到湖水中时,那一脚踩下去的异样让他的身形没剁到位,情急之下只能出手去挡。

    细细的一声,伞尖儿扎进了椎拳崇的臂。

    “啊……我不是有意的!”失口惊叫下,棉花糖下意识的一抽伞,鲜血立即从那伤口中涌了出来。

    “我……你这又是什么招啊?”

    相比之下,伤员本身倒比肇事者镇定,但他显然咬着牙齿。

    棉花糖飞快地后退几步,低垂着头:“……玉女剑法。”

    “玉女?”椎拳崇一下抓狂了,“哪个玉女枪枪捅别人弟弟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