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七十五章 委托

第七十五章 委托

    98卷第七十五章

    山清水秀的桂林有一个拿太阳伞捅椎拳崇的漂亮女生;貌似繁华的南镇有一个拿直拳砸Terry的七枷社。 .COM

    不得不,健壮的七枷社因为那些个唱片的销量以及时常若有若无的微笑模样,给了普通人不少才华横溢的感觉,但在King的眼里,这就是一个喜欢搞突然袭击的……笑面虎?

    或许,是个不错的形容。

    平心而论的话,一个八极拳的传人出现在一个泰拳出身的人开的酒吧里,这多少让人意外。但考虑到同样出现在酒吧里的某对暧mei男女,却也解释得通了。

    简单的,不过是不知火道场打算在南镇开个分店,跑到这个城市考察的两个年轻掌门人很快便忘记了自己的初衷,一个寻觅着自己的哥哥,一个构思着和队友不醉不归。

    格斗家的效率总是飞快的。

    这话很有道理,虽然用在这对男女身上多少有些调侃。

    总之,当七枷社闯入幻影酒吧的时候,他一下子找到了自己想找的Terry,以及坐在他对面的安迪,以及坐在安迪旁边一手握着酒瓶子,一手拉着King不放的不知火舞。

    穿着羽毛球服的女忍者……果然还是没有谢尔美丰满。

    发自内心的微笑挂在七枷社的脸上,他径直走向那靠近吧台的桌子,继续打量着脸色已经微微泛红的女忍者。

    和搜集的情报相符,不知火舞的酒量不好,酒品嘛……典型的酒疯子了。

    南镇,一个几十年来从愚昧和贫穷的打打杀杀中逐渐走进繁荣的城市,虽然不少所谓专家把它定义为畸形发展的怪胎,但起码,南镇人不会因为看到一个出现在KOF决赛圈的格斗家而发生什么狂热的举动,他们会微微或者热烈的打个招呼,然后继续上自己的班,喝各自喜欢的浓度的酒,调侃着有或者没有颜色的俏皮话,交或者收那么些吉斯或者其他人规定的费用。

    例如眼前这四个情愿或者不大情愿地围成一桌的格斗家,混在幻影酒吧里,和普通人无异。

    就凭这一份淡定,便让七枷社喜欢上了这个城市。虽然King那英气的五官里既有为好友相见而开心的脸蛋,又有闪着忧郁的眼睛。

    这个精打细算的女老板肯定又在心疼这三个蹭喝的家伙究竟会消耗多少本该成为利润的商品。

    可是,谁让她开酒吧的钱和不知火舞也有些关系?

    遐想着,七枷社已经来到King的面前,在他左手边,是Terry那被耐克牌帽子罩着的后脑勺。

    “七枷社?”

    King早已见他进来,但不知火舞的拉扯让她直到现在才打招呼。至于旁边的那对兄弟,正絮叨得兴高采烈。

    “来喝儿酒,以及,拜访下这个南镇有名的流浪汉。”

    展颜笑着,七枷社对着Terry偏来的目光微微头,然后……

    最终冲击!

    直奔面门,毫无征兆。

    猝不及防的Terry本能的举手格挡,身子同时后仰,借着那巨大的力道,依着椅子一个后翻,飞快的拉开了距离。

    或许,这也正是七枷社所计算的,从Terry身后没有别人以及他最终背靠的墙壁上龟裂的纹路可以佐证。

    这只是或许,就像七枷社那信手拈来般的出拳,没人知道他是早有预谋还是心血来潮。

    当然,无论如何,面对King质问的眼神时,七枷社不会傻到自己突然想玩玩。

    “你这是干什么?”

    站起身的安迪一脸诧异,不知火舞的舌头已经有些打结,King若有所思的挡在她前面,倒是回过味来的Terry整整那仿佛亘古不变的衣服,发出问来。

    七枷社已经将双手插入了裤兜儿:“想给你介绍份短工,顺手测试下这几个月你的功夫有没有落下。”

    “那要是我手艺生疏了,这张脸被砸得像碎防弹玻璃了怎么办?”

    “我给你出整容费就是了,前两天这附近不是出了两个整容整得和草薙京一模一样的家伙吗?”七枷社微笑着,左手摸出一叠钞票,用中指一分为二,“一半给King,算是付大家的帐单,一半作为短工的订金怎么样?”

    “一顿饭钱就当订金?你还真阔绰啊!”King的肩上搁出颗不知火舞的脑袋,虽然比多数普通日本人的英文发音要对得起听众些,但在这已经话不利索的时刻,听上去就有些找茬的味道了。

    也可能,此刻不利索的不是她的舌头,而是大脑?

    不在意的笑笑,七枷社继续看向Terry,他正看着自己手中的票子,虽然,他的眼睛所关注的不像King那样侧重于厚度。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和善的笑容中,七枷社腹诽着,顺势将Terry扫到仍然少不更事的大孩子的行列。

    旋即,他的笑容里泛起了同病相怜的滋味。没错,麦卓肯定也是这么把自己分门别类的吧!

    “接受一个扶持吉斯的人的工作……我该怎么和上面的养父呢?”

    周围的人们因为七枷社暴起的一拳而聚焦,但看到格斗家们立即恢复了和平,也便继续起各自的消遣了——重归于喧闹的氛围让Terry低低的声音有些不真切。但至少,近处的格斗家们能够明白那口吻里的微妙。

    “没有了杰夫的南镇走向了什么,你亲身经历了。没有吉斯的南镇,你思考过吗?”

    “这个命题向我问起过的人太多,包括我自己。”摇摇头,Terry回到座位上,抄起杯子将那剩余的半杯喝尽,“但这答案又有什么关系?吉斯杀了我父亲,他杀了一个好人。这是什么都改变不了的事实。”

    “吉斯杀的远远不止一个好人。”七枷社裂嘴而笑,“被歌功颂德的屠夫们总比被诋毁咒骂的屠夫好,他们至少能够破而后立。况且,吉斯没有动用他在南镇的资源去黑化杰夫,就像摩根财团对付特拉斯所干的那样。”

    “照你这么,我们还得感谢吉斯了?”安迪沉声问道。

    “你哥哥要是选择了那样的胸襟,也不会继续当一个流浪汉了。”

    七枷社哈哈大笑。

    “如果,我依然不呢?”

    “我可以去拜托Mary,让她知道她的男朋友宁愿跑别的女人的店里蹭吃蹭喝也不接受一份合理的薪水。”

    调侃的话引来了King的不满:“七枷社,你什么意思?”

    七枷社没有回答,只等待着,等待着Terry的思索。

    最终,Terry长叹了口气。

    “吧,你所谓的合理的薪水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