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七十六章 初试锋芒

第七十六章 初试锋芒

    98卷第七十六章

    “这里,没有神乐代宫主,惟八咫潜龙一人。 .COM”

    “时代变迁而忠直永存,潜龙不屑效德川氏之大礼夸仁德。”

    “八咫潜龙只能以簌簌泪强近拜求,神乐潜龙却期盼报偿立花家之门径。”

    “草薙城治下,惟传一伯爵虚名,立花家可看破,潜龙却不能让功者寒心。”

    “不知先生膝下如何?潜龙必定量才而造。”

    宽广的会议厅里,草薙柴舟端坐在正中央,低头注视着眼前几案上的资料,缓慢而清晰地朗读着上面的文字。虽然这声音不带丝毫感**彩,但他左右而下的两排人群无不正襟危坐。

    远看去,俨然古代皇帝赐宴的模样儿。除了在末尾的地方,有一个草薙葵几乎快趴在自己的几案上昏昏而睡。

    “一群蠢货!”

    突然,草薙柴舟大骂一声,举目扫视起来,特别是前排的那些人:“你们就凭这些捕风捉影的话就要求对立花家有所处理?有脑子没有?”

    “城主,如果我们毫不作为,恐怕……”

    左侧离草薙最近的男人刚刚开口,便被草薙柴舟打断:“恐怕将有无数曾经依附八咫族的余孽蠢蠢欲动?草薙四海,听你口气我就知道你想什么,但这正是你愚蠢的地方。”

    语言上毫不留情,草薙柴舟的口吻却早已平静下来。他望着眼前名为草薙四海的中年人,那四方脸上的剑眉刀鼻早已惯看了数十年。

    “葵,别打瞌睡了!你来给他解释。”随着话音而起的,是一记暗杀炎,从草薙柴舟的手中挥出,精准而快速地奔向草薙葵的位置。

    “嗯?”隐约听到有人叫唤自己,草薙葵缓缓睁眼抬头,却见迎面而来的火焰,立即下意识地打出了一记大蛇薙!

    “啊……对不起,我走神了。”

    火焰消散大半,只剩木质的几案还在跳跃着火苗时,草薙葵方才意识到自己是第一次出席草薙族的会议,而不是昨天的训练场。

    所以,她干净蹲下身子,将那些火苗拍灭。

    然而,在座的没有任何人指责她什么。因为草薙柴舟的存在;因为刚才那记大蛇薙的质量。

    或许,这便是草薙柴舟希望发生的事情。

    只有真正能够使用大蛇薙的人,才能列席于草薙族的会议。也只有在成年前达到这个标准的人,将来才可能拥有核心成员的地位。

    看了看已经被自己烧成渣的木头,草薙葵起身茫然道:“柴舟爸……哦,城主,你刚才让我做什么?”

    “我刚才诵读了神乐潜龙在立花家过的一些话,现在,你来给草薙四海解释那些话的含义以及我们应该如何应对。”草薙柴舟一字一顿地着,当众投以鼓励的眼神,然后,再读了一遍。

    “那些啊?”草薙葵默默听完,回答起来却不太当回事儿,“很显然,神乐潜龙不能在日本做什么,只能旁敲侧击地布这样看似闲着的局。如果我们不为所动,那就只能是闲着,而如果我们乱来,或者反应过激,那就成了千里之堤的蚁穴。”

    “八咫潜龙?她是,在日本,八咫族当年的所作所为,到今天也不会变。”

    “不屑效德川氏之大礼夸仁德?德川家康是我们当年选择的人,神乐潜龙是在影射我们喜好许空口之诺。”

    “八咫家在日本有心无力,神乐家却希望有所作为。”

    “神乐潜龙声称会给予比草薙城给的更好的待遇,并且赏罚分明。”

    “量才而造,这句话就更玩味了。”

    草薙葵不屑地笑笑:“总而言之,神乐潜龙表面上不过是在向立花家推销神乐宫,努力弥补数百年来八咫族对立花家的亏欠。而她的真正的目的正是等待我们因此而对立花家的态度。如果我们暗中处治立花家,将会让当初支持过八咫家的家族人心惶惶;如果我们把这些话作为证据公开而处治,那我们就花力气替神乐潜龙打了广告。其实,我们根本什么都不必做。时代已经不是武士冲锋陷阵的时代了,莫非立花家会因为几句歉意而抛却在日本的家业而远走欧洲?还是立花家能够为神乐宫卧底而刺探到我们的什么机密?四海叔叔,就像神乐千鹤会拉拢八神庵培养交情,会为了宣称为了寻找京哥哥而暂时离开神乐宫主的位置,就像神乐潜龙为了邀请那位裁缝出山而将神乐宫当初的格杀令弃如敝履——草薙城也需要表露出一颗海纳百川的心。”

    草薙葵的话以一抹纯真的笑容收尾,草薙柴舟却接过来话头:“草薙四海,你明白了吗?谨慎微几百年的立花家被神乐潜龙寄予了千金市骨的期望。不,她付出的仅仅是一席话,却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圈套。你愿意往那圈套里面钻吗?”

    “恳请城主原谅我的莽撞。”草薙四海的脸上写着后怕,但他依然疑惑,“但是,请城主明示——难道神乐代宫主前往立花家真的只是为了设下一个圈套?”

    “这正是我也有所不解的地方。”草薙柴舟承认得坦率,“葵,你的见解呢?”

    “恐怕,你们都想得太复杂了。”草薙葵盯着草薙柴舟的脸,侃侃而谈,“就算是神乐代宫主,她首先也是一个人,有她的尊敬与鄙夷。或许,向立花家奉上一位八咫家后人的感激,不过是她内心里理所当然的事情,再加上给我们下套的机会,便值得她花时间去做了。而且,你们想过没有:她是让合冰作为自己的贴身保镖的,而对于合冰而言,对于一个老裁缝愿意传授功夫的人来,一部只知道惟利是图的机器真的值得他伴随吗?所以,这或许便是神乐潜龙在合冰面前演的一出戏。无论如何,她的表演很成功。合冰愿意陪她去德国找克劳撒的麻烦便是明证。”

    “合冰……”草薙柴舟喃喃念叨了一下,继而关切地问,“葵,你真的放任他待在神乐宫的身边?”

    “无论神乐潜龙如何对他,我相信神乐宫迟早不能容纳他。这一,老裁缝的历史已经告诉我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