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七十七章 各处愁

第七十七章 各处愁

    98卷第七十七章

    “葵,刚才那记大蛇薙打得很好。 .COM”

    “苦练那么些日子,应该的。”

    “你啊……就不知道谦虚儿吗?”

    “在你面前需要谦虚吗?在其他人面前,恐怕你更希望我霸气吧?”

    “呵呵……你不怪罪我就好,毕竟,你还是如花似玉的年龄,把你往那上面推,任由你的心上人在神乐宫纠葛……”

    “别,以前有阳姐和京哥哥,我乐得自行其是;现在,草薙城舍我其谁?至于合冰,绯闻是你们自己炒作的,我可什么都没过。”

    “是啊,名门少女带男人在家里好几个月,你也不需要亲口什么了。”

    “你这是责怪吗?”

    “葵,你的父辈当初也不被多数人看好。但你还是出生了。而你呢,我希望你能够追求你想追求的事物,但有一个要求——你得比你的父母做得更漂亮。”

    “要求?我看你其实是对神乐宫插手草薙城的‘家务事’耿耿于怀吧?”

    伴随着草薙葵放肆的笑声,那青春的倩影走进了自己的大屋子,然后是轻轻的关门声。

    “但是,柴舟爸爸,我还是谢谢你。”

    ……

    中东?

    从没有去过的地方。除了海湾战争,对那里的了解不过是信仰坚定却又莫名其妙的各有分歧的人在那里挥霍着石油铸成的美圆。然而,即便是石油,我也只知道那里有一个什么欧佩克什么的名字。

    流浪汉没有汽车,石油也不能当饮料。

    Mary石油的价格与产量息息相关着美圆的坚挺程度,但那,毕竟离我太过遥远。

    现在,我却要去那里。机窗外一朵朵被抛在身后的白云为证。

    我竟要给八杰集打工?在吉斯生死不明的时候,是Vice控制住南镇的秩序的。

    谁也不能否认义父是一个好人,就像谁都知道吉斯的生命不干净。但南镇这个样子,对比起当年梦魇般的混乱……难道真如七枷社的那样,破而后立?

    但凭什么这其中的代价竟包含了义父的生命?

    可是,我却做不到吉斯做到的事情。

    就像我能够靠格斗而代言耐克,不需要什么工作而衣食无忧,但即使有了一辈子挥霍不完的存款,我也仅仅是一个流浪汉,就算我请全南镇人吃一顿大餐,却无法给每个人找一份称心的工作。

    况且,真正第一个举办大规模格斗大赛的,是吉斯;让KOF成为世界范围的大赛的,是怒加。

    没有他们的耕耘,世界各地的那些向往自由而又不得不面对衣食住行的格斗家们会是什么样子?

    答案,应该显而易见吧?我自己就是一个例子……

    善,恶……

    好,坏……

    对,错……

    比起复杂的命运,我的人生太短了……

    还是看看七枷社给的资料吧!摇摇头,将视线拉回到手中的印刷物品,Terry低头品味着那张名叫Whip的少女的军装照,以及附带的文字介绍。

    一个巴西雇佣军的年轻女孩,被麦卓大加赞赏,武器是……鞭子……

    不知道,会不会像在KOF赛场上伤到过草薙京的Leona那样出人意料?

    ……

    “潜龙,在狙击手身上埋藏追踪器,未免太狠了吧?”

    “杀鸡儆猴有什么不对?我不过是让谦灵为他做一个没有麻醉的手术,权当体罚;之后,让他享受一下无家可归的滋味。如果他真敢回自己巢穴,那我就更高兴了。反正,手术是在光天化日下做的,我期待着有谁愿意替他把追踪器取出来。”

    “或许,他会自杀?”

    “狙击手的心理素质没那么脆弱,如果真的折磨得自杀了,我也该消气了。”

    “原来你这么记仇……那如果他从此抛弃一切,静下心来干儿普通工作,过平凡生活呢?”

    “他要是真耐得下来……十年,我就给他一个机会,为神乐宫工作。”

    “你觉得被你害那么惨的人会回头帮你?”

    “合冰,十年可不是三流描述的那么眨眼而过,足够让一个狙击手把命运的强奸品酿成食髓知味的幸福了。况且,我也没打算让他为我重操旧业。人的价值不仅是他直接创造的事物,也包括他的遭遇和抉择给相似的人树立的榜样效应。”

    “……潜龙,你总是无时无刻千方百计地布局么?”

    “因为,我的棋盘是世界。”

    比利时境内的高速公路上,一辆劳斯莱斯奔驰着。好似一战时德国的进军路线。

    “而我,也是你的一枚棋子么?”

    “必然的。就像坐在你前面为我们驾驶的神乐玲,她是我手中的众多微不足道的卒子中的一颗。而你,则是我身边的士。”

    “哦?你还会中国象棋?”

    “仅仅因为你是中国人罢了。合冰,士为知己者死,所以,我得努力了解你,同时也让你明白我。”

    神乐潜龙的话听起来挺别扭,但合冰并没有立即回答,他只是凝神望着神乐玲的后背,这个刚刚相见,一身流行穿着,连认识都谈不上的女子,在同样听到代宫主将自己形容为微不足道时,竟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波动。

    “……潜龙,我宁愿为谁而活。”

    ……

    “你们……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和King勾兑的时候直接要去巴西的机票有什么不好?非要先来阿根廷。这下好,没钱了,打工你自己去,反正我们这长相去找工作,容易惹风波。”

    “而且,凭你这仙拉的相貌和身段,只要狠下心去,还怕赚不到钱吗?”

    “混蛋!直接去巴西?七枷社已经对我们疑心了好不好?还有,玉,你那话什么意思?什么相貌,什么身段,什么狠下心去?你的思想就这么龌龊?”

    “我什么都没,想得龌龊的是你。还有,近乡情更怯就明,怕被同僚笑话你搞成和Vice一样的遭遇也明,反正我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我跟定你了——他老人家就是这么吩咐的。”

    “……死玉!看我不收拾你!”

    “来吧,你也知道,我一直想实践你的身体构造。”

    “……”

    世界上,分分秒秒都发生着不同的人的大事,或者事,就像地球的转动一般,亘古如此。

    无论是草薙葵在散会后被草薙柴舟拉着自己念叨如一个普通父亲对女儿的感情选择的胡思乱想;还是外号饿狼的流浪汉在飞往中东的波音客机上望着窗外的云朵进而隐隐感慨命运;或者是合冰在与神乐潜龙坐上从德国开往法国的轿车上打量着司机位上一个名为神乐玲的女子的时尚背影;甚至于自名为仙拉的女性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带领着两个貌似草薙京的大孩子想办法找儿能凑合攒儿钱的营生时的愁容。

    都是一种无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