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七十八章 道往昔

第七十八章 道往昔

    [[[CP|W:355|H:300|A:C|U:http://file2.qidian.com/chapters/20101/25/65809634000497791713750570327.jpg]]]98卷第七十八章

    的别墅来了新客人。 .COM

    当包凝望着刚刚进门坐下的八神庵以及那自称棉花糖的姐姐时,他压根儿就忽略了一旁湿了一身的镇元斋,还有椎拳崇。

    “你们……也是来尝我做的清炖蘑菇的吗?”

    脆生生的童音引得客人微微的错愕,但对于另外两名主人,那简直是火箭上天的信号弹!

    “包!出去玩儿吧!”

    “今天中午我给你做好吃的!”

    一老一青的一唱一和三下五除二就将包推出了门,当他们转身大松一口气了,才发现客人脸上那由错愕化来的惊讶。

    “这个……包还,他的手艺不佳,我们怕怠慢了……”

    明显的装疯卖傻倒不必计较,盯着镇元斋眨巴的眼睛,八神庵不以为意地摇头:“孩子都有不好管教的岁数,所有人都一样。”

    “好啦好啦,我饿了!”棉花糖似乎真起了食欲,“椎,你做饭去吧,我给他们当个听众。”

    自来熟的腔调或许指挥不了椎拳崇,但镇元斋赞同的眼神让他乖乖地去了厨房,虽然,免不了谁也听不明白的嘟囔。

    终于,世界,清净了。

    “玉女剑法!”瞄着棉花糖那天真无邪的脸蛋儿,镇元斋一声清笑,“剑,兵中君子,飘逸灵动……但我怎么看你那都是枪法?”

    “东西都是祖传的,命名权不归我。但也没有谁能阻止我挂羊头卖狗肉塞些私货进去吧?”

    棉花糖自以为荣地笑。

    镇元斋摇头叹息:“只可惜你用的是伞,只能当单手枪使。”

    “双手大杆不是我的强项。”

    “是啊……自古月棍年刀一辈子枪,又有几个人敢动不动自称强项?”相对于正襟危坐的八神庵,镇元斋的心思显然更在棉花糖身上,“‘二十年梨花枪,天下无敌手。’恐怕在我有生之年看不到那样的境界了。”

    “哦?”棉花糖来了兴趣,“你见过梨花枪?”

    “梨花枪无缘得见,但十三枪倒还是切磋过的。”镇元斋呵呵地笑,那眼神望到棉花糖的背后,手指无意识却有节奏地敲打着烟杆儿,“姓叶的家伙不讲义气,气得裁缝和他打一场……亏我还给他没出身的孩子起了名字,结果他竟然……四九年从香港跑欧洲去了……也不知道叶真到底给他生了个带把的还是没把的……男的该叫叶星龙,女的……我起的该是紫龙……天知道了……”

    突然,八神庵问道:“都姓叶?”

    “是啊,堂兄妹成婚,不然干嘛离家远走?”

    “敢情前辈们也彪悍啊!”棉花糖大叫一声,也不知是赞是叹,“我听你文化也不少,怎么男的女的都起名叫龙啊?”

    “……”镇元斋闻言无语凝噎,“什么听?老子三七年大学毕业!”狠瞪了棉花糖一眼,镇元斋迅速回归那未尽的回忆状态,“当年……我和叶真他们逛夜市,碰见个算命的,新婚燕尔的心血来潮,就算了一卦。”

    “结果呢?”

    棉花糖的眼中闪着八卦。

    “结果,那算命的还是个郎中,给叶真号出个喜脉来!还是如果生男的,家学将青出于蓝;如果生女的,当世曹操……他都这么了,我起名时只能宁可信其有了……”着,镇元斋暴然一声怒骂,“狗屁!几十年了,没听过欧洲有什么厉害的枪家,也没有哪个女的混出了什么名堂……撒切尔的岁数和人种都不对。”突然间,一抹愁容染上了镇元斋的眉毛,“不会是……叶真……难产吧?”

    “叶星龙……好名字。”八神庵淡淡地评论道,“那个叶真是不是喜欢穿紫色?”

    “她喜欢紫色,但自己不那样穿。”

    观察着镇元斋朦胧的眼睛,八神庵继续问道:“她很漂亮?你有她的照片?”

    “当然漂亮了,但不给你看……你什么意思?”

    仿佛回过神来的镇元斋一下从椅子上惊起。

    “想必,你一直随身带着的。”八神庵也站起了身,“旦求一观。”

    “你……不给!绝对不给!”镇元斋连连后退。

    虽然不明白八神庵突然发问的缘由,但八卦总是多数人的天性——棉花糖在一旁起哄道:“老前辈怕是不堪露了风liu往事吧……嗯,这已经不仅仅是风liu能够描述的了……”

    “真不给?”八神庵眼光一紧,确认地问。

    “你想用强?看你这举手投足,我就知道你去年的伤还没好完……”

    没等镇元斋完,八神庵已经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屑风!

    八神庵的手伸向镇元斋怀里,却在接触的刹那被滑溜地闪过。

    “你以为你是李逍遥,练的是飞云探龙手啊?”

    八神庵没有答话,马不停蹄——琴月阴!

    却被镇元斋再度侧身避过。

    “房子这么狭,你再来我要还手了!”

    镇元斋大呼叫地四处乱窜,搞得连椎拳崇也从厨房里探出头来——但也仅仅是探个头出来,围观。

    一言不发的八神庵一招快过一招,很快就让镇元斋走投无路。而避无可避下,镇元斋当机立断,飞身躲到了棉花糖身后。

    却没料到棉花糖刹那间便跳到了椎拳崇旁边。那身法,和之前捅椎拳崇时完全是俩概念。

    大惊之下,镇元斋继续奔逃,八神庵顺手拾起了棉花糖的雨伞,留给两为观众一个潇洒的背影,猛的一个滑步,平刺过去。

    “砰!”

    一声闷响,鸡飞狗跳的两人不约而同地止了脚步。

    紧接着,便是镇元斋悲愤的叫喊:“我的酒葫芦,被你捅了个眼儿!”

    “没有捅穿。”八神庵放下雨伞,双手插进裤兜儿,浑不在意。

    “我……”镇元斋还想什么,却见两个不明真相的观众正凑过来,“算了,瓦罐不离井上破。”叹息罢了,又盯着八神庵的手,“刚才……你那下还真……精髓。”

    “皮毛而已。我也只有那一刺。”

    “哦?”镇元斋双眼放光。

    “所以我想看看叶真有多漂亮。”

    “现在,你已经不必看了。”镇元斋大笑,“非常漂亮!”

    “是吗?”八神庵摇头,“当你离开深山回到世界了,你就不会笑得这么写意了。”

    言罢,八神庵无视棉花糖与椎拳崇疑惑的表情,回到自己刚刚的座位:“清炖蘑菇,我等着。”;